趣味

蓝色的海洋
2018-05-06 看过

写抑郁症的书很多,我也读过一些,但大多是理性而枯燥的,措辞讲究而准确,但对作为特殊群体的抑郁症或泛抑郁症患者(包括有抑郁倾向或自以为有抑郁症的人群)来说,未免有点隔靴搔痒甚至隔岸观火的意味。更适合用来研究,而不是感同身受,这大概与作者的身份有关。《高兴死了》的特别之处在于,作者自始至终都用一种很不正经、语无伦次、近乎疯癫的方式在表达(是的,纯粹是单向的“任性”的表达,完全不考虑任何可能的“交流”——我说我的,你要么懂,要么滚,大概就是这么个态度),就像一个精神病人的自言自语——而事实上,作者最重要的身份,正是资深的精神病(重度抑郁症)患者。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本书,我会说这是一个怪人写给所有怪人的碎碎念。古怪、有趣、诚实,以及不止一点点的特别。”这是作者自己对这本书的形容,我非常认同,并且认为同样可以用来形容很多常人眼里的“怪人”。 说到怪人,想到一个豆瓣小组的名字:如果你喜欢怪人,那么我很美。 刚读完正文之前的那部分内容,我就不由得想起了李诞的脱口秀。夸张表演、貌似装疯卖傻的背后藏着的是真诚和智慧。我将此理解为他“破我执”的“法门”——“我”不重要,那么“别人怎么看我”自然也变得不再重要。我颇有一些这样的朋友:他们插科打诨,调侃一切——调侃自己,也调侃世界。我偏偏知道,他们每次很不正经地开口,其实都是在给你发出信号:请注意,我要和你说真话了。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式的真诚。 事实上,读到后面我发现,作者患了抑郁症之后的很多“荒唐可笑”(作者用这个词来形容。准确地说,是世俗社会一定会有的“正常评价”)的行为,都与李诞的脱口秀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参加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去追寻UFO的踪迹,比如跟在龙卷风后面奔跑,比如租借树懒,按小时计费,比如走钢丝,比如在早已被人遗忘的洞穴里潜泳,比如穿着拖地红色晚礼服在公墓里光着脚奔跑,比如在网络上发起“高兴死了”运动……所有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一种类似解放天性的“破我执”的行为。用作者自己的话说: 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每个深陷于抑郁症的人都无比消极,但每个从抑郁症里走出来的人,都会变得积极而有趣。 从某个角度看,抑郁症能够帮助你(有时候是强迫你)探索情感的深度,这是大部分“正常人”永远无法体会的。……这些人也许能够以一种“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方式感受极端的喜悦。 你可以理解为,他们构筑了新的人生。在我看来,还不只是探索情感的深度,还有思想的深度、宽度、广度、厚度。我一直以来都有个观点:那些得了抑郁症的人,比大多数“正常人”都无比接近真理。佛陀也好,耶稣也好,如果真的存在,我姑且称他们为智者,而那些在外界看来得了精神病的人,都获得了更多与智者对话的机会。只要没被消灭,就一定会拥有更为强大的精神世界。恐惧的反面是自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