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照片里的时间,以及世界

利普斯
2018-05-06 20:15:49

(主要是一些与主题关系不紧密的胡思乱想)

近期一直苦恼于厌恶自己无处不在的理性主义,约翰·伯格给了我一种答案:用感性去触碰,去观察,去体会,以此来带动理性,去理解。这和我不久前得出的一个想法不谋而合:去认识一个人,不要去分析她/他。这本论摄影的著作集,有些篇章形式上像极了理工科生的研究文本,有充分详实的背景调查和引用,会用分段式标题,有示意简图,有清晰的逻辑思维和抽象分析。书中探讨的照片大多比较严肃,有大量的政治、历史和社会因素在里面,透过一张照片,要理解它内在的时间,看到后面延展开来的世界。关于如何理解我们私人生活领域里接触到的有些泛滥的照片,引用马蒂娜的话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张照片不一定非得是谎言,但它也同样不是真相。它更像是一种飞逝、主观的印象。”

约翰是一个知识广博的人,书中有很多引人思考的见解,哲学引用是他写作中的习惯,读到倒数第二节时,遇到了海德格尔的森林和他的林间小径,于是我跳过了最后一节对阿拉姆·谢卜利:《追踪者》的评述,给自己一种唯心的满足感:我多少也可以和这位“博世者”聊聊了,虽然很简单。回过头来时发现,我误以为保罗·斯特兰德是那个写出《我们生

...
显示全文

(主要是一些与主题关系不紧密的胡思乱想)

近期一直苦恼于厌恶自己无处不在的理性主义,约翰·伯格给了我一种答案:用感性去触碰,去观察,去体会,以此来带动理性,去理解。这和我不久前得出的一个想法不谋而合:去认识一个人,不要去分析她/他。这本论摄影的著作集,有些篇章形式上像极了理工科生的研究文本,有充分详实的背景调查和引用,会用分段式标题,有示意简图,有清晰的逻辑思维和抽象分析。书中探讨的照片大多比较严肃,有大量的政治、历史和社会因素在里面,透过一张照片,要理解它内在的时间,看到后面延展开来的世界。关于如何理解我们私人生活领域里接触到的有些泛滥的照片,引用马蒂娜的话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张照片不一定非得是谎言,但它也同样不是真相。它更像是一种飞逝、主观的印象。”

约翰是一个知识广博的人,书中有很多引人思考的见解,哲学引用是他写作中的习惯,读到倒数第二节时,遇到了海德格尔的森林和他的林间小径,于是我跳过了最后一节对阿拉姆·谢卜利:《追踪者》的评述,给自己一种唯心的满足感:我多少也可以和这位“博世者”聊聊了,虽然很简单。回过头来时发现,我误以为保罗·斯特兰德是那个写出《我们生活的故事》的马克·斯特兰德,初读时漏掉了下面的“他的这些照片”的信息。是一个小小的打击,不过,如果这将是我和约翰之间的一个对话,那么我还是欣喜自己至少接得住“历史性的语气”,我不以说出“Sorry I got the wrong person, but please enlighten me!”为耻。

我喜欢他作品里展示的对话者的态度。在《本托的素描簿》里,他通过素描和斯宾诺莎对话,在这本《理解一张照片》中,他和不同的摄影家谈话,和马蒂娜·弗兰克发传真交换想法。很喜欢属于马蒂娜的这一小节。那是发生在1998年3月的事情,人们还没有功能强大的手机电脑,没有4G网络,通过传真来保持通话。听起来老派但使我着迷,一次传真内容是一篇不长的随笔,通过发问来诱惑回复,进而逐步就某些论点交换意见。“不,我从来没有想要成为一个杂技演员”“我们说的是同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我羡慕得到类似句式的信息,这是多么亲密的交流啊。蛮喜欢马蒂娜的,会问“你快乐吗”的人,我很容易有亲近感。约翰的回答很妙:

“我快乐吗?我真的不认为快乐是一种状态,但不快乐是,而快乐则本质上更像是一个瞬间,这个瞬间可以持续几秒钟,一分钟或者一小时、一天,以及一晚,但我不认为它可以持续一周的时间。不快乐总是像一本长篇小说,快乐则更像是一张照片!”

想到了《广告狂人》里的台词:

“But what’s happiness? It’s a moment before you need more happiness.”

既然已经透露了很多这一节的内容,索性再多一点吧,SPOILER:书封面的插画(虚线、脚)也出自这里。

一个随便但不是很像巧合的联想。“蜂巢源自希腊一个传统符号象征,代表着时间的自然流逝。”开启手机流量的按钮是cellular,它之所以得名,和由六边形组成类似蜂窝的区域分布不无关系。我们的很多时间也确实是通过它而流逝的。“抓住各种各种巧合,它们无穷无尽。大概也正是亏了它们,我们才可以瞥到隐藏在内的秩序……”

172页的翻译用词“熨帖”,使我目瞪口呆,虽然可以收纳进词汇库,可是好难用的一词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解一张照片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解一张照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