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诺拉 韦伯斯特》

2018-05-06 19:08:55

根据书中英国军队对德里和平示威队伍开枪事件的描述,故事发生在1970-1972年期间,诺拉的丈夫莫里斯去世后的三年里,诺拉抚养四个孩子的故事。 在这三年里,长女奥菲那从都柏林大学毕业后回到镇上教书;二女儿艾尼顺利通过考试进入都柏林大学读书,热衷政治,多次参加和平示威游行活动;多纳尔热爱摄影,在父亲去世后,说话变得结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其他人一贯漠然,但关心诺拉胜过自己;小儿子唐诺非常聪明,凡事过耳不忘,善于观察,总是忧心忡忡。 在这个过程里,诺拉完成自我身份的认同,并且获得了一种新的自由、新的生活,这份自由和生活是莫里斯从未跟随过来的地方,哪怕在死后。 嫁给莫里斯后,诺拉得到了一种自由,趁着孩子去上学或幼子睡觉时,她在家里随意走动,翻看书籍,眺望窗外的风景,相比婚前在办公室上班如同关在笼子里一般的生活,这种闲适的生活令她感到自由,并且从未使她感到厌倦和灰心。而莫里斯去世后,诺拉为了照顾四个孩子,不得不卖掉山虚的房子,并且回到吉布尼工作,吉布尼被诺拉和她的朋友们视为“一个她们没有得到与其才智相当的机会而只能在那屈就的地方”。但为了生活,诺拉不会拒绝这样的工作机会。 在吉布尼的工作,是诺拉新生活的开始,每日与数字、单据、发票打交道,这样平庸而无聊的工作并未给诺拉带来心灵上的满足,但是工作使她远离了生活开销和压力带来的窘迫。托宾笔下的女性形象,都有一份自己的简单工作,那不是她们的精神所在,却是她们的立身之本。 起初,诺拉是战战兢兢的。她第一次去镇上染发,担心回来的路上会遇见熟人;想卖掉古虚的旧房子,当达西太太热情提出会帮她装修那房子时她也未能言明要将房子出售;诺拉太过在意每个人,猜测他们是怎么想自己的……诺拉感觉自己仿佛生活在水底,已放弃游向空气的挣扎。 当米克·辛诺特邀请她参加工会,她自己拿定主意去参加,而且没有过问其他人的意见,这是诺拉第一次感到喜悦。 诺拉的生活在一点点打开,她与菲丽丝一同去黑水村作为知识竞赛的记分员,赛后在酒吧和菲丽丝一同演唱摇篮曲。诺拉有着唱歌天赋的,但她的天赋被忽视了。现在,她跟着劳丽学习唱歌,参加当地的留声机协会的聚会,去拉德福德家听唱片。她为了自己活到现在才领略到音乐的魅力而感到悲哀,她意识到“以前要成为另一个人是多么容易,留在家里等她的孩子,床和床头灯,还有她明早的工作,都只是某种因缘巧合而已”。她终于决定买下喜欢的音响和唱片,但此时的她已经不在乎他们会如何评价她的奢侈,她坚定自我,她得到了想要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在孩子的事情上,诺拉是一位了不起的妈妈,当小儿子唐诺被无故从A班换到B班时,她在找到学校负责人协调无果后,她给所有她认识的教师写信要求他们将唐诺调回原来的班级,在老师上门拜访时,她毫不妥协,她甚至做好了标语准备次日去学校示威。当唐诺开心的告诉诺拉他回到原来的班级时,诺拉对事情的经过闭口不谈,假装不知道。多年前,奥菲那因老师太凶打人而不敢去学校时,诺拉也曾写过匿名信,并制止了老师的暴躁行为。多纳尔不适应转入的寄宿学校时,诺拉下定决心,不能给他一条轻松的路走,因为她知道一旦多纳尔重返原来学校,除了惨败将无以形容,后来多纳尔适应的新的学校,与诺拉也有了更多的交谈。当德里和平视为行动遭到英国军队的枪击时,因联系不上艾妮而担忧时,诺拉四处奔走,当她到达都柏林,知道艾妮并未失踪时,她回到镇上。 在小说的最后部分,诺拉病了,她躺在黑暗中,回忆起她去世的母亲,那是她第一次明白死亡的意义。后来,她在房间里看见莫里斯回来了,她与他交谈。莫里斯的出现,是诺拉脆弱时的幻象,她渴望莫里斯回到他们身边。当她恢复健康后,她仍然是坚强的,她请朋友们帮忙清理莫里斯从前的衣物,她将莫里斯写给她的信塞进了壁炉了,它们属于一段已经结束、一去不返的时光。我们要习惯说再见,这是人世常理,是解决之道。 周末两天的时间读完《诺拉·韦伯斯特》,这是一本非常克制和琐碎的书,在现实路径之下,是心灵的探索。诺拉在音乐里找回了自己的灿烂幻想,那是不同于无聊生活本身的。她走出了困境,未来她依然会为失去至爱而悲伤,但她的心灵有了自己的地图。有时生活会非常粗暴的打乱你的现状,但也会推着你继续前进。生活本身也许千变一律,但经过命运战栗之手的人与那未受摧残的人,对生命的体验是不一样的。 2018年5月6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诺拉·韦伯斯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诺拉·韦伯斯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