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是一边活不下去了一边拼命地活着

Vai-係邊個
2018-05-06 17:51:08

《高兴死了》这本书翻译自美国的专栏作家珍妮·罗森,记载了作者是如何与抑郁症、焦虑症及多种障碍症抗争的一切故事。

在阅读这本书之前,我从未深入了解过“抑郁症”这一疾病。和普遍大众一样,所谓“抑郁症”不过是“矫情”、“做作”罢了。抱着好奇的心理翻阅这本书,逐渐地,就像在一层一层地剥开“抑郁症”患者人群坚硬外表下那颗鲜红柔软却又异常敏感的心。

作者尤其喜欢动物标本,还将其视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特别是那只陪伴着读者的欢笑得很诡异的死浣熊罗里。或许我可以暂且认为,是人总会有几个奇奇怪怪的爱好,更何况抑郁症患者呢?

事实上,罗里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作者的某种心理,这只死浣熊标本狂喜的笑容看上去很友善,但又令每个人经过的时候感到害怕。大概这就是笔者所说的“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已经为感受极端的情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这些人也许能够以一种‘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方式感受极端的喜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兴死了’的真谛。”

与其他疾病不同,抑郁症患者与病魔抗争往往是不为人知的,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他们羞于承认一些被

...
显示全文

《高兴死了》这本书翻译自美国的专栏作家珍妮·罗森,记载了作者是如何与抑郁症、焦虑症及多种障碍症抗争的一切故事。

在阅读这本书之前,我从未深入了解过“抑郁症”这一疾病。和普遍大众一样,所谓“抑郁症”不过是“矫情”、“做作”罢了。抱着好奇的心理翻阅这本书,逐渐地,就像在一层一层地剥开“抑郁症”患者人群坚硬外表下那颗鲜红柔软却又异常敏感的心。

作者尤其喜欢动物标本,还将其视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特别是那只陪伴着读者的欢笑得很诡异的死浣熊罗里。或许我可以暂且认为,是人总会有几个奇奇怪怪的爱好,更何况抑郁症患者呢?

事实上,罗里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作者的某种心理,这只死浣熊标本狂喜的笑容看上去很友善,但又令每个人经过的时候感到害怕。大概这就是笔者所说的“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已经为感受极端的情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这些人也许能够以一种‘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方式感受极端的喜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兴死了’的真谛。”

与其他疾病不同,抑郁症患者与病魔抗争往往是不为人知的,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他们羞于承认一些被当成“个人缺点”的东西……害怕人们会为此担忧,更害怕他们不会担忧。当他们回到日常生活里,比以前更瘦、更苍白、更虚弱……但他们是幸存者。公司里的同事不会拍着他们的背,祝贺他们活了下来。在他们醒来之后要去做比以前更多的工作,因为他们的亲朋好友为了帮助他们打赢一场他们自己并不理解的战斗,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在生活中,有多少人表面看似无比乐观,可他们却在独处时,一边想尽办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一边作出多大的努力才能克制住自己这种死亡的念头。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也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