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理想国 8.8分

苏格拉底死因:政治家审判政治哲学家有罪

吹笛在湖北
2018-05-06 17:02:14

——政治哲学家不是政治家,政治哲学家只执着于正当性

——苏格拉底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具体是怎么死的

提要:苏格拉底说,“在行动时,人只须考虑一件事,那就是行为正当与否。”这就是说,追求大善、真理和灵魂之知识的苏格拉底,死于不顾及合法性(Legality)、合理性(Rationality)和有效性(Effectiveness),只考虑正当性(Legitimacy)。

(一) 具体问题是,苏格拉底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他具体是怎么死的,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强调一点:苏格拉底被审判乃至被处死的原因,不是他具体的某些“言论”,不是他的控告这指控的那三条,而是——因为他是民主的敌人。这些,可以去读Euthyphro,Apology,Crito,Phaedo。(游叙弗伦篇,歉意,克利托,斐多篇)Apology 讲的是审判经过,Phaedo 讲的是他的死。

澄清一件事:首先,古希腊并不是个现代意义的法治社会。你可以因为任何原因,控告任何一个人,由陪审团判定此人是否有罪。这时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对于这个“罪名”,法律有规定的惩罚;另一种是对这件事法律并未规定惩罚。在第二种情况下,如果被判有罪,一般由原告提出一个惩罚,被告提出一个惩罚,陪审团投

...
显示全文

——政治哲学家不是政治家,政治哲学家只执着于正当性

——苏格拉底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具体是怎么死的

提要:苏格拉底说,“在行动时,人只须考虑一件事,那就是行为正当与否。”这就是说,追求大善、真理和灵魂之知识的苏格拉底,死于不顾及合法性(Legality)、合理性(Rationality)和有效性(Effectiveness),只考虑正当性(Legitimacy)。

(一) 具体问题是,苏格拉底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他具体是怎么死的,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强调一点:苏格拉底被审判乃至被处死的原因,不是他具体的某些“言论”,不是他的控告这指控的那三条,而是——因为他是民主的敌人。这些,可以去读Euthyphro,Apology,Crito,Phaedo。(游叙弗伦篇,歉意,克利托,斐多篇)Apology 讲的是审判经过,Phaedo 讲的是他的死。

澄清一件事:首先,古希腊并不是个现代意义的法治社会。你可以因为任何原因,控告任何一个人,由陪审团判定此人是否有罪。这时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对于这个“罪名”,法律有规定的惩罚;另一种是对这件事法律并未规定惩罚。在第二种情况下,如果被判有罪,一般由原告提出一个惩罚,被告提出一个惩罚,陪审团投票决定是否采纳被告的提议。

苏格拉底的情况是后者。 苏格拉底受到的三条指控:

1)不信仰城邦供奉的神,而信奉新的神;2)腐化青年;3)turn weaker argument stronger(把较弱的论据变得更强,“颠覆人们传统的认识”)。

这都不是法律规定的“罪项”。

但苏格拉底确实有一个比较奇葩的宗教观。 总体上,古希腊社会对宗教异见者并非不能包容。古希腊人不像后来中世纪的基督教徒,你说点什么和 Orthodox(正统)不符的就要把你烧死。古希腊甚至有个谚语:真理有两个反义词,一个是错误,一个是信仰。当时的哲学家还有提倡原子论的,有说地球是圆的,太阳是块石头的,几十年后的Epicureanism(享乐主义)还说神都是由原子构成的,从不干涉人类生活呢。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享乐主义是无神论者,人家也活得好好的。古希腊剧作家对“神”也没什么敬意,Orestes (奥雷斯特斯)里面的Apollo(阿波罗神),Frog (青蛙)里面的 Dionysus (狄俄尼索斯神)简直都被黑出翔了。确实,苏格拉底奇特的宗教观可能让雅典人反感他,但这不是迫害他的根本原因。

至于turn weaker argument into stronger,颠覆人们传统的认识,也不足以让人们恨得要杀死他。“颠覆人们传统的认识”这种事,剧作家也在做啊。Euripides (欧里庇德斯)和 Aristophanes (阿里斯托芬)这种人对“传统”毫无敬意的,他们甚至在剧中公开嘲笑、侮辱观众和他们的观念。比如在Aristophanes(阿里斯托芬)的clouds (云)里,有这样一段对话:“雨是怎么产生的呢?”“啊,是宙斯降的雨!”“宙斯怎么降雨的呢?”“嗯……他对着筛子撒尿。”要知道雷、雨等天文现象是是宙斯造成的这个观念,是雅典人的传统观念,这里Aristophanes(阿里斯托芬)明显是在嘲笑它。

一个人如果热爱在路上“骚扰”行人,拦着他们发问,直到逼迫对方承认自己一无所知,他确实会给自己制造很多敌人。

苏格拉底就是一个热爱在路上“骚扰”行人的人,但雅典人恨苏格拉底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他是民主的敌人。

这二三十年以来雅典动荡不安,内忧外患,对内而言民主制度曾在411 年和404年两度被推翻,对外而言和斯巴达的战争失利,以雅典的惨败告终。404年雅典投降,同年寡头政府"thirty Tyrants" (三十个暴君)被推翻,民主重回雅典。民主重建后,雅典人就开始清算之前政变和战争时期的问题分子。让雅典头痛的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Critias(克里提亚斯), 寡头政府Thirty Tyrants的领头人;一个是Alcibiades(阿尔西比亚德),被雅典流放后投靠了斯巴达领军攻打雅典,后来又投靠波斯人的问题分子。此人还曾参与411年的颠覆民主的政变。在战争期间他是雅典人最头痛的对象之一,甚至Aristophanes 的戏剧Frog,讨论的就是“我们要不要让Alcibiades 回来”的问题。

人们发现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和苏格拉底有亲密的关系。Critias 是苏格拉底的朋友。Alcibiades 是苏格拉底的学生和男朋友。为什么Apology(歉意)里面苏格拉底不停地强调自己从未“教”过任何人,为什么他要强调在Thirty Tyrants统治的时候他并没有遵从他们的命令去杀人,想来也不难理解了。他试图为自己辩白,试图说服雅典人不要把他连坐。 但他失败了。

而苏格拉底本人最“著名”,或说“臭名昭著”的,即是他宣扬反民主观点。Republic(共和国)是西方古典时代最伟大的反民主政治学作品。 这些,看plato(柏拉图),英文有shmoop和spark notes。

所以雅典人想摆脱他,一劳永逸地摆脱他。

(二) 苏格拉底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就是话太糙才难听,把很多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惹毛了就被告了。

他具体是怎么死的?嗑药;在粉丝和朋友面前自己喝的。死前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死挺好的,灵魂解放,离真理更近。“phaedo”(斐多篇)全是讲他死前的。“crito”讲crito(克利托)这个朋友要帮他越狱他不走。为啥苏格拉底之死于话槽? 就是话太糙才难听。

苏格拉底之话槽与大部分人比有三大观念差异:Socrates(苏格拉底)的“爱” vs 别人的“爱”——

1)大善 vs 舒服

Socrates的“爱”是“大善”,而别人的“爱”是“舒服”。Socrates觉得大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form”(形式),就好像太阳(理想国第六本最后)。举例:要考试了小明不想复习想睡觉,睡觉很舒服,复习很累;睡觉会考砸,考砸没工作,没工作没老婆;复习很辛苦,但是会考好,考好有工作,有工作有老婆。所以在考前这个时间点,复习是大善,睡觉是舒服。

2)真理 vs 表象

Socrates的“爱”是“真理”,而别人的“爱”是“表象(bb)”。真理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form”,就好像光 (理想国第六本最后)有了太阳有了光,大家就可以看到世界上的东西,但是他觉得太阳和光都是看不见的;表象,就是钱啊、色啊,显得的好啊,但是Soc觉得这些就好像一个物体的影子,换一个角度就换一个样子。

3)灵魂 vs 身体

Socrates的“爱”是“灵魂”,而别人的“爱”是“身体”。灵魂是感知大善和真理的东西(phaedo(斐多篇)本里面说的,理想国第六本也说了);身体是感知感觉的东西。Soc觉得身体被表象欺骗,灵魂不会被骗。他自己的例子是,伤好了的那一瞬间,相比疼,是舒服;相比健康,是疼。这些是身体感受到的,所以不同时刻给你了不同的感觉;但是灵魂感受到的东西是不应该变的。

(三) 柏拉图的“Caveallegory(洞穴寓言)”形象概括了Socrates(苏格拉底)为啥跟别人不一样,大家为啥恨他,他为啥要那么奇葩。

知道了三个观点区别,我们来看《理想国》第七本刚开始的Cave allegory(洞穴寓言),生动形象地解释了Socrates为啥在对话录里是奇葩:

故事就是大概发生世界人民都被捆在洞里面,洞里有个火堆,人们看外面的世界看到的都是影子,然后只能猜到底发生了是什么。Soc觉得自己不知道为啥被松绑了,然后走出去看,然后阳光给他晃成狗,但是慢慢他开始适应光线才知道原来造成影子的是一些真实的东西,影子都是假的,这时候他要回洞里。Soc回到洞里觉得洞里的都是一帮SB,然后就要想尽办法告诉洞外面的人外面在发生什么。他觉得让别人找到真理的方法就是对话(理想国7前面),对话里面他最终都证明了别人是SB (理想国7后面)。 你觉得Soc回洞里告诉一帮人,说“外面有鸟,你看到的都是鸟的影子”。会有人信吗?

Soc在书中明确说,自己意识到大家会觉得他是SB,甚至会杀了他。假设你是洞里一个原始人,发现别人比你聪明,很牛逼的样子,一部分跟他混,不过太多人还是恨他吧。Meno(梅诺)里面Anytus(阿尼图斯)被说成了筛子,结果也成了控诉Soc的人之一,至于罪名什么的,恐怕是莫须有的。

另外,Soc觉得自己应该死。 在Apology(歉意)最后他说,“This perhaps had to happen. I think it is as it should be”(“他也许不得不发生,我认为这是应该的”),暗示了自己该死。

客观原因前面基本说清楚了,主观也有三个原因。

1)言行一致。Soc在辩解的时候说自己不怕死,雅典人关注言行一致,所以自己恐怕有行动证明了。参考Laches(懈怠)篇里面Laches说,言行一致大大的好;Apology里面,Soc在bb完很多自己不怕死之后说,让我告诉你们我是怎么做的吧!然后举了两个栗子说自己怎么怎么不怕死。 Soc觉得恶行好于冤判(应该是冤判好于恶行?因为恶行会坏了灵魂,冤判只坏了身体。何 2018-1-26) 在Gorgias (高尔吉亚)475b-d里面他向Polus(波鲁斯)解释的为啥恶行好于冤判(冤判好于恶行)。因为恶行会坏了灵魂,冤判只坏了身体。这是根本的Soc和大众的观念区分——对他来说,冤判是聪明人在洞里被搞死,恶行是自己跑到别的城邦而不帮助雅典(,这也证明了自己为啥苏格拉底在Crito(克利托)里面没跑)。

2)对他的上帝虔诚。Soc的罪名之一就是对上帝的不虔诚,但是我们应该说他虔诚的方式不同。雅典的上帝是阿波罗、太阳神(宝贝,表象、感官,何2018-1-26)。对Soc,太阳就是大善,所以他对雅典神是虔诚的。(读了前边三大观点区别,很明显吧?)只是苏格拉底不像别人那么对伊利亚特里面的神一样,Soc觉得荷马就是扯淡。因为Soc问荷马,荷马说自己伊利亚特就是在bb(宝贝,表象、感官,何),而不是真理(无限知识、哲学,何)。Soc觉得凡不是真理的都呵呵,所以这就是为啥他不信大家的神。(这段出自是apology,歉意篇。)

3)灵魂不死论。Phaedo(斐多篇)里面四个灵魂观点,Soc觉得死只是身体灵魂分离,身体会腐烂,灵魂还会在。Soc只关注灵魂怎么着,不关注身体,死就死呗。

到此,说这么多。这是因为刚上完Plato's Socrates(柏拉图的苏格拉底)的课,老师是Harvard(哈佛)政治学phd毕业的希腊人,脑子里全是这些 bb玩意儿,所以希望提出新见解。然后,我的理解是根据Laches(懈怠),Symposium(座谈会), Meno(梅诺),Protagoras(普罗泰戈拉),Gorgias(高尔吉亚),Republic(共和国), Euthyphros(游叙弗伦篇), Apology(歉意),Cito(克利托),haedo(阿埃多)来的,所以历史背景和其他的可能就不是特清楚了。 (发布于 2015-05-10)

(四) 苏格拉底具体是怎么死的,想要了解他,多数还要从柏拉图的书入手。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苏格拉底是个伟大的哲学家,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想要了解他,多数还要从柏拉图的书入手。在当时,古希腊人主要使用石板和埃及进口的莎草纸写字,即便在稍晚的时期,也只是用羊皮纸和牛皮纸。书写的那个费劲先不说,制作流程复杂,成本自然在当时就是天价一般。要命的是这储存还要看老天。所以具体到什么话,什么事情导致了苏格拉底之死,不能面面俱到,但大方向还是可以的。

简单概括,苏格拉底之死就是——自己作的。 苏格拉底是被陪审团判了死刑的。这个陪审团是个什么制度?当时的希腊是多少人陪审团?——500人。这里的500人不是贵族,不是宗教,而是真正的人民陪审团。不论学历,不论职业,不论官阶,成年雅典公民即可。大家畅所欲言,有理即可。

苏格拉底之死常被现代人当做“民主暴政”的例子,甚至流传了很多解释。在色诺芬的《回忆苏格拉底》中,还提出了苏格拉底受了一些学生犯罪的牵连。当然,现在结论最多的无非是以下三种:

1)因为他反民主的思想与言论引起了民主派的恐慌。他们担心苏格拉底的言行会导致新的寡头政变,所以才起诉他。本来是想将他驱逐出境,但由于苏格拉底的傲慢与固执,最终只能杀之了事。简单的说就是苏格拉底由于反对民主,所以死于民主派的“政治迫害”。

2)因对民主政治持反对看法,苏格拉底要用自己的生命实践证明民主政体的荒谬。他故意向民主派与民主制度挑衅,目的就是逼民主派杀了他,证明“以言论自由著称的一个城市竟对一个除了运用言论自由以外没有任何罪行的哲学家起诉、判罪、处死,这给雅典的民主烙上永远说不清的污点”。简单来说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证明对方的愚蠢”,以身死证明自己思想观点的正确。

3、苏格拉底死于民众对精英的恐惧与敌视。简单来说,就是人家觉得这个人比咱们都聪明,咱让他狗带吧,不然每天怕怕哒。

观点众说纷纭,以上三种并不矛盾。结合之前说的陪审团制度,说白了一句话,就是大家就是想让你狗带,理由什么的咱有500个够不够? 其实,最后高票通过,有360票赞同他死,140票反对。但既然是陪审团,又是民主的,苏格拉底是有机会去为自己辩护的。按照色诺芬和柏拉图的记录,苏格拉底在法庭上对所有指控一一打脸,雄辩有力,通俗易懂。即便你现在去搜搜关于苏格拉底的书,也有不少,像柏拉图的《苏格拉底之死》以及色诺芬的《回忆苏格拉底》等,相信也忍不住认同他。

这又证明了我之前说的——大家就是想让你去死。

(五) 苏格拉底一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问问题,而且从来不考虑被问人的感受。

重点是,他知道问题的答案,但是又觉得自己想的不对,所以问别人;然后发现别人的回答总不能让他满意,就和别人辩论。怎么打脸怎么来,最后说完还来一句,“其实俺啥都不会。”换言之,他一定要问到你哑口无言,再贱兮兮的告诉你在他看来的正确答案,然后再一脸卖萌的来一句,“其实俺啥都不会。”试求此时被问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我所知道只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苏格拉底)

无论你是和女票逛街,还是陪老妈买菜,还是带奴隶遛狗,还是和贵宾喝茶,他就那么悄悄地来,问你几个问题,再骄傲的离去。对于这些事情,柏拉图在后来是这样记录他老师的言论的,也是苏格拉底在审判时说的: 我到处奔波,秉承神的意旨,检验每一个人我认为智慧的人,不管他是公民还是侨民,如果他并不智慧,我就给神当助手,指出他不智慧,这件工作使我非常忙碌,甚至没有时间干别的。 之所以苏格拉底最后补刀说——“俺啥也不会”其实是有道理的。古希腊哲学家芝诺有个著名的比喻,说人的知识就好比一个圈,知识越多,圆圈的周长就越长,越会发现自己的无知。可这个咱心里明白就成,苏格拉底犯的错误就好比——打了人的脸还对别人说,“你为什么拿脸来撞我的手,这手不受控制,我苦啊”。

这种很不谦虚的谦虚,和莫名其妙的发问没有被当时的人接受。

最初,第一次投票是280票对220票,还有周转余地,甚至可以通过拿钱抵消。他的学生纷纷解囊愿意助老师脱离牢狱之灾,然而苏格拉底这是真作啊。他不干,“宝宝不开心了,你们啊,就是图样图森破啊!我对你们有那么多贡献,你们要养我啊”。艾玛,陪审团一看着家伙嚣张啊,那重新投一次吧,于是他就被判死刑了。

万万没想到啊,他依旧有机会跑啊!推迟一个月行刑啊喂!这老天是待你多不薄?你说别人作死一两回也就够了,你天天作死大家夸你是雅典最有智慧的;把大家作烦了,大家也没让你立马死,交个钱,认个错也就算了;还作,没事儿,你有人脉儿,学生帮你打点好了,自个儿有腿就行。他不干,继续作。“宝宝不开心,bb不走了,你们杀我啊,愚蠢的人类”。

“在行动时,人只须考虑一件事,那就是行为正当与否。”(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暗示,一生所遵循的道德论证告诉他逃跑是不对的。(案:就是说,追求大善、真理和灵魂之知识的苏格拉底,死于不顾及合法性(Legality)、合理性(Rationality)和有效性(Effectiveness),只考虑正当性(Legitimacy)。1)正当性主要是一个实体正义的概念; 2)合法性主要是一个程序正义的概念;马克斯·韦伯(MaxWeber)区分了合法性和正当性,大致认为,人们主要是基於传统、感情和价值理性的信仰而认可某种统治秩序为正当的秩序,而合法性则主要是基於法律的规定性,合法性是正当性最普遍的形式。3)合理性是一个工具理性的概念,是一个价值中立的概念。譬如,中国帝制两千年,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合法性,但充满着现代意义上的合理性,中国帝制和後帝制时代有西汉平民政治、隋唐文官政治和改开农民解放三次人力资源的大解放。4)有效性概念是对绩效评价。何 2018-1-26)

很显然,用生命和鲜血来证明自己的论证,值得尊敬,但终究他还是死了。

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呀?

首先,他总说别人不乐意听的;其次他还总占理,然后把你说服了吧,他还在那假谦虚;最后还是一块硬骨头。

(整理自 知乎,感谢发帖者,2016-01-29)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