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些常识,你都必须知道

绿萝宝贝
2018-05-06 14:32:37

十多年前,我父亲得了出血热。在我们县医院住了四天后,医生给出两个方案:一个是,把病人接回家。因为半个月前,也是我们家附近的村子,也是和我父亲年纪差不多大的老人患出血热离开人世;另一就是,转到地市级医院,那儿的医疗条件好,可以做血液透析,但是治愈的希望不是很大。

那时候的手机还没有上网的功能,各方面资讯的查询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我一门心思憋着劲,支持医生采取一切措施,给父亲治病,输液,输血,打人体蛋白,血液透析。

父亲的肚子像装满了水的暖水袋一样胀鼓鼓的。已经到了用灌肠和导尿管来排泄的地步,大腿内侧还插着大拇指般粗的透析预置管。

临到最后,父亲仅留一丝气息的时候,我还吵着闹着要给父亲做胃镜,想让医生查清楚,什么原因导致肚子那么鼓,好对症下药。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的做法,就是千方百计挽救父亲的生命,减少他的痛苦。是为父亲好。不久前看了《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

...
显示全文

十多年前,我父亲得了出血热。在我们县医院住了四天后,医生给出两个方案:一个是,把病人接回家。因为半个月前,也是我们家附近的村子,也是和我父亲年纪差不多大的老人患出血热离开人世;另一就是,转到地市级医院,那儿的医疗条件好,可以做血液透析,但是治愈的希望不是很大。

那时候的手机还没有上网的功能,各方面资讯的查询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我一门心思憋着劲,支持医生采取一切措施,给父亲治病,输液,输血,打人体蛋白,血液透析。

父亲的肚子像装满了水的暖水袋一样胀鼓鼓的。已经到了用灌肠和导尿管来排泄的地步,大腿内侧还插着大拇指般粗的透析预置管。

临到最后,父亲仅留一丝气息的时候,我还吵着闹着要给父亲做胃镜,想让医生查清楚,什么原因导致肚子那么鼓,好对症下药。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的做法,就是千方百计挽救父亲的生命,减少他的痛苦。是为父亲好。不久前看了《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这本书,我才明白,自己那时候真的太傻了。


当医疗不能再有效延缓生命进程时,如果还继续采取各种医疗措施,做所谓的“尽心”,那反而会适得其反,让临终的人更加痛苦不堪,或许还会加速病人的离去。更无法让病人和亲人们做最后的最好的告别。

《最好的告别》这本书的作者阿图.葛文德(以下简称阿图)特别厉害,他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外科教授,是克林顿、奥巴马两届美国政府的医改顾问。不仅如此,阿图.葛文德还是是一名畅销书作家。他的作品有《医生的修炼》、《医生的精进》、《清单革命》等,美国的《纽约客》杂志上还有阿图的专栏。

阿图·葛文德的身份和才华,足以说明《最好的告别》值得一读。然而,如果你看过这本书,你一定会认为,这是一本极为难得的好书。

《最好的告别》这本书,通过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揭示了医药的局限性,和如何有尊严活到生命终点的可能。书中用了很多真实的故事,来说明衰老和癌症给人们带来的状态,以及如何在临终前按照当事者的意愿走到生命终点的必要性。


01

在这里,我只选取两个最有代表性的故事,来举例说明作者写这本书的意图。

第一个故事讲述衰老的进程,以及人到老年,走过最后一段路程的艰难。说明了社会养老机构服务不断改善的必要性。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爱丽丝.霍布森(以下简称爱丽丝)。是作者阿图的妻子的祖母。

爱丽丝56岁守寡,一直一个人独立生活。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人身体功能的逐渐退化,各种老年疾病不断跟随而来。爱丽丝一个人的独立生活,变得越来不容易。

从倒车时没有刹住车,到接二连三的被骗被威胁,爱丽丝在儿子的安排下,住进了老年公寓,过上能提供一日三餐、有人照顾的集体生活。

但是,爱丽丝并不喜欢新的集体生活。她没有自由,却又无能为力。在这个度过生命最后一程的地方,爱丽丝觉着疗养院,是个让她很痛苦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不是家。

然而,爱丽丝最终还是在疗养院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其实,比起之前的那些老人,爱丽丝算是幸运的。她所在的朗沃德疗养院,拥有最新的设施,和最高的安全护理评级,有着家里的舒适。

可能,人是一个恋旧的群体。尤其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最怀念的地方就是家了。人只有在家里才能感觉到完全的自由,家让人们有安全感,回到家,心里就很踏实。这也许就是“叶落归根”的感觉吧。

爱丽丝的故事,从另一方面,对社会养老服务机构,提出了的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不断改进。越有家庭氛围的疗养院,越符合老人的心理期望。

02

第二个故事讲述了,绝症患者什么时候该努力医治,什么时候该放弃治疗这样的事实,说明了尽全力救治也许不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最好的告别》的这本书作者阿图·葛文德的父亲。老人在被查出得了癌症后,医生给了他两种选择,一种是立即做手术;第二种选择是,等身体不适的症状出来之后再做手术。他们选择了第二种。手术本身很成功,但是手术没有遏制住肿瘤的生长。于是,阿图的爸爸又做了放疗。放疗并没有多少效果,反而多了副作用带来的其他病症。

他们没有再做化疗。接受了善终服务。临终前,阿图的父亲坚决不要医院给他用抗生素、吸氧等保证活命的措施,他不想受那些苦。

如果一个人知道死亡离自己很近,那么镇定冷静地选择如何面对死亡,是很不容易的。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临终前选择完成自己心愿,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我大伯就是这样的人。

大伯老家是河南的,年轻的时候逃难来到陕西,在我们村落了户口。大伯还有一个弟弟在河南老家,十多年前,来我们村看望过大伯一次,后来再没来过。

去年,大伯得了肺癌。他坚决不去医院化疗,只带了些药回到家。不久,大伯要求回河南老家看他弟弟,周围人怎么劝说都不行。后来,堂姐堂哥陪大伯回河南老家,呆了一星期,了了大伯心愿。从河南回来的第三天,大伯就去世了。

知道自己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大伯没有选择去医院治疗,而是去河南老家看自己的亲人,将最后的时间用来去完成自己的心愿。现在看来,这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通过这类事件,我们或许都会明白,癌症病人生命最后阶段,在医院度过,也许并不是最好的做法。让他在有限的选择空间里,尽量按自己的意愿生活,也许才是最好的告别过程。

因此,书中阿图父亲的这个故事所展示的观点,非常值得借鉴。


长期以来,我们都有这样一个观念,尤其是在农村,如果老人或者绝症患者临终时,就算咽气也要在医院里,不然的话,周围人就会指责儿女们怕花钱不孝顺。其实,这个观念是很不正确的,也很不人道。

现在,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虽然不是百分之百完善的,但是比以前好了很多。城镇人口不用说,有医疗保险,有大病保险。农村人口,都有合作医疗。在医院的花费,国家会报销多一半的。儿女们怕花钱这个说法,还真是站不住脚的。

再者说,让老人或者绝症患者临终前在医院接受医药器械治疗,就一定是孝顺的、对病人好的吗?不一定。有时,过度的治疗,或许比保守治疗能让人更快走到生命终点。医药不是万能的,多多少少都有副作用。或许这个医疗措施并没有达到改善病情的效果,反而却增加了很多其他病症,作者阿图.葛文德的父亲就是个例子。


关于什么时候该医治,什么时候该放弃医治这一点,作者阿图·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做了明确的回答,就是如果医疗无法阻止大限的来临,与其在医院接受没有隐私的医治,还不如接受善终护理,有尊严有自由的离世。

书中涉及到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必须面临的问题:接受个人的必死性、清楚了解医学的局限性和可能性。这需要一个过程。

关于这个过程的描述,作者阿图·葛文德说:在年老和患病的时候,人至少需要两种勇气。第一种勇气是面对人终有一死的勇气——寻思真正应该害怕什么、可以希望什么的勇气。第二种勇气——依照我们发现的事实采取行动的勇气。

每个人都有衰老的一天,我们每个人在临终,都需要有这两种勇气,来面对现实。

在一个个让人沉重的故事案例中,作者还穿插介绍了美国养老机构的发展过程。美国的社会化养老体系已经相当成熟了,而我们中国的养老事业正处于起步阶段,《最好的告别》一书无疑为我们提供非常有价值的资料和借鉴。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dwz318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