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空空荡荡,魔鬼都在人间

2018-05-06 看过

读书时的那种冲动,就像是想要让她的伤口在自己的身上愈合。 她的比喻要很吃力地去嚼。一个字一个字地嚼,画面在想象里一帧一帧地构图。大概因为我们的文字里,或者说文化里,又或者无知的概念里,没有林姑娘能拿来勾勒、具象自己所想要表达那种状态的词语,所以她竭力寻找最相似的比喻,意图给他人还原房思琪所处的境地,以及那种境地下的房思琪。读她,就要放下自己,忘记自己,抽离自己。完全的理解只能建立在完全的成为她的条件下,这对于近乎100%的人来说,都是近乎100%的不可能。她跪在地上徒手去挖出深深掩埋在碎石瓦砾下的那些比喻,只为了让我们在真实世界的舒适中,安全而不受伤害地成为一次房思琪。 房思琪、刘怡婷、许伊文……这三个人身上似乎都有林姑娘的影子……或者说,都有她曾拥有的过去,以及可能性。她分别置放了一些自己在她们身上,又揉了不同程度的“非我”进去。甚至是晞晞……这让她们看起来就像……就像是每一个在这样的黑白灰世界里成长起来的姑娘的剪影。 思琪终究没有向伊纹求救,哪怕是可以当她作'没人'——可以对'没人'说的话,大概也就是只能对自己说的话吧——可是这些话,她连对自己都说不出口啊。她连自己都没办法面对被周遭这样抛弃又碾碎的自己,她被李老师和站在岸上看着她溺水的哪怕最亲近的人一起钳住精神的两端,狠狠地扭曲,没有自己了。于是就算是被挤压到爆炸,不说,便成了护着自己不被光着身子示众的仅存的、可怜的自尊心,她松开救命的稻草也要把这稀薄的自尊心窝在怀里,这唯一没被恶魔夺走的东西。 这唯一被恶魔留下给她,用来让她闭嘴的东西。 思琪说如果伊纹能用莎士比亚来擦眼泪,那她一定也可以拿莎士比亚擦掉别的东西,甚至擦掉自己。可是思琪,莎士比亚明明有告诉过你,HELL IS EMPTY, ALL DEVILS ARE HERE. 你不是魔鬼,他才是,他们才是。


林姑娘把能感受的感受,都借书中的自己,说尽了。所以摘些原文,连同美丑喜怒一并放在这里,留给以后忘记的自己看。

*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 “你要说吗?没办法说也没关系,不过你要知道,没办法说的事情还是可以对我说,你就当我是‘没人’吧”。 * 大起胆子问他:“做的时候你最喜欢我什么?”他只答了四个字:“娇喘微微。”思琪很惊诧。知道是《红楼梦》里形容黛玉初登场的句子。她几乎要哭了,问他:“《红楼梦》对老师来说就是这样吗?”他毫不迟疑:“《红楼梦》《楚辞》《史记》《庄子》,一切对我来说都是这四个字。”

一刹那,她对这段关系的贪婪,嚷闹,亦生亦灭,亦垢亦净,梦幻与诅咒,就全部了然了。 * 老师总是关灯直到只剩下小夜灯,关灯的一瞬间,黑夜立刻伸手游进来,填满了房间。黑夜蹲下来,双手围着小夜灯,像是欲扑灭而不能,也像是在烤暖。 * 为你浪费的时间比其他时间都好,都更像时间。 * 如果姐姐能用莎士比亚来擦眼泪,那我一定也可以拿莎士比亚擦掉别的东西,甚至擦掉我自己。莎士比亚那么伟大,在莎士比亚面前,我可以用数学省略掉我自己。我现在常常写日记,我发现,跟姐姐说的一样,书写,就是找回主导权,当我写下来,生活就像一本日记本一样容易放下。 * 看着看着,她渐渐明白电影与生活最大的不同:电影里接吻了就要结束,而现实生活中,接吻只是个开始。 * 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 她的人生跟别人不一样,她的时间不是直进的,她的时间是折返跑的时间。小公寓到小旅馆,小旅馆到小公寓,像在一张纸上用原子笔用力地来回描画一个小线段,画到最后,纸就破了。后来怡婷在日记里读到这一段,思琪写了:“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 怡婷看完了日记,她不是过去的怡婷了。她灵魂的双胞胎在她楼下、在她旁边,被污染,被涂鸦,被当成厨余。日记就像月球从不能看见的背面,她才知道这个世界的烂疮比世界本身还大。她灵魂的双胞胎。 * 怡婷,你才十八岁,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你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你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从你们出生相处的时光,到你从日记里读来的时光。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你懂吗?你要经历并牢牢记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绪、感情、感觉,记忆与幻想、她的爱、讨厌、恐惧、失重、荒芜、柔情和欲望,你要紧紧拥抱着思琪的痛苦,你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连思琪的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 你可以把一切写下来,但是,写,不是为了救赎,不是升华,不是净化。虽然你才十八岁,虽然你有选择,但是如果你永远感到愤怒,那不是你不够仁慈,不够善良,不富同理心,什么人都有点理由,连奸污别人的人都有心理学、社会学上的理由,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你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你可以放下,跨出去,走出来,但是你也可以牢牢记着,不是你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 * 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怡婷,你可以写一本生气的书,你想想,能看到你的书的人是多么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