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选集·小说 鲁迅选集·小说 评价人数不足

读鲁迅小说有感

缘缘
2018-05-06 看过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林贤治在小说正文旁边加上自己的评注或解说,让我们可以一窥作者对于小说的看法,于阅读小说之际,也多了几分交流和思考的乐趣。

说到鲁迅的小说,一下子就能想到《药》、《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这些,但我却格外在意《风波》。可能是因为小说里的命名方式太独特-婴儿生下来几斤就叫什么名字。人物形象也很突出:总是在说“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被剪了辫子生出很多忧虑的七斤、泼辣精明尖刻的七斤嫂、天真烂漫却被裹脚的六斤组成的一大家子。

在《风波》第一段旁,作者标注着本文是以“复辟”为背景,在某种意义上说,写复辟也是写革命。鲁迅以一个农村家庭对皇帝复辟与否的不同反应,来表现时事的动荡与人们的愚昧。但“写复辟也是写革命”,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仔细思量一下,与皇帝复辟相对的不就是革命吗?七斤的辫子就是进城的时候被人割了去的。结合近代历史,我们不难得知,割辫子正是辛亥革命后,孙中山推行的政策。所以,鲁迅写的其实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前最重要的一场革命了。

第二段描写了村里的文豪,他看着农家的日常生活,诗兴大发,“无思无虑,这真是农家乐啊”。即使现在如我这般不通晓诗词结构音律的人,也觉得这句和诗兴大发真是没什么联系。业务水平不行就算了,这位文豪还看不到生活的深层面,把他说成文豪,讽刺意味不可谓不浓。也难怪作者林贤治会在旁边批注鲁迅先生这是在闲笔带过对帮闲文人的批评了。

《风波》里七斤的对头是赵七爷,其实两人的纠葛就是两年前七斤喝醉了酒,曾骂赵七爷是“贱胎”。于我们看来,七斤固然不对,“贱胎”一词也气人的很,但要是以此就去对对方的死亡危险幸灾乐祸,实在是不可思议。奈何这位赵七爷就是锱铢必较得很。知道了皇帝复辟的消息,就要来七斤家打压七斤一把,非得让七斤一家人都不得安生才好。赵七爷这样做,应该也和他的乡绅身份有关。林贤治的批注中写到,旧时中国里,乡绅的地位不容小觑,鲁迅对于赵七爷衣着、言语、动作的描写,显示出赵七爷的细微变化都表达了非常危险的信号,危险到能决定生死。再联想到《阿Q正传》里的赵老爷。旧农村的愚昧黑暗独裁昭然若揭,而这不过只是旧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鲁迅选集·小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迅选集·小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