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 关羽 7.2分

结语 后记(渡边义浩)

秘書省校書郎
2018-05-06 10:58:25

结语

《三国志》英雄关羽得到的评价,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很高的。

《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评价关羽十分傲慢且自尊心过强,由此导致失败,并为他未能完全发挥武勇的一生而感伤。但被陈寿称为“万人之敌”的武勇,在后世形成了传说。关羽凭借其武勇在唐代成为位于其战死之地的玉泉寺中伽蓝神,也从祀于国家祭祀的武成庙。尽管如此,关羽的祭祀规格在历代名臣中并不突出,例如与诸葛亮相比,关羽得到的待遇要差一些。

改变这一状况的是晋商的崛起,他们从关羽故乡解县附近的广阔盐池中开采解盐进行贸易。在宋代,关羽作为国家的守护神多次被赐予封号,并形成了关羽作为守护盐池的财神的传说。元代出现了“关云长大战蚩尤”的戏曲;到了明代,关羽成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登上了道教世界的顶峰。

关帝成为晋商的神,在与晋商联系密切的清朝,成为与文神孔子并列的儒教武神,由国家进行祭祀。清朝对关帝信仰的宣扬在乾隆年间达到顶峰,使关羽成为体现“义”并受到中国民众笃信的财神。无疑,关于身上有着足以作为神而收到信仰的生存方式。在关于被神话的过程中,晋商的实力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

...
显示全文

结语

《三国志》英雄关羽得到的评价,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很高的。

《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评价关羽十分傲慢且自尊心过强,由此导致失败,并为他未能完全发挥武勇的一生而感伤。但被陈寿称为“万人之敌”的武勇,在后世形成了传说。关羽凭借其武勇在唐代成为位于其战死之地的玉泉寺中伽蓝神,也从祀于国家祭祀的武成庙。尽管如此,关羽的祭祀规格在历代名臣中并不突出,例如与诸葛亮相比,关羽得到的待遇要差一些。

改变这一状况的是晋商的崛起,他们从关羽故乡解县附近的广阔盐池中开采解盐进行贸易。在宋代,关羽作为国家的守护神多次被赐予封号,并形成了关羽作为守护盐池的财神的传说。元代出现了“关云长大战蚩尤”的戏曲;到了明代,关羽成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登上了道教世界的顶峰。

关帝成为晋商的神,在与晋商联系密切的清朝,成为与文神孔子并列的儒教武神,由国家进行祭祀。清朝对关帝信仰的宣扬在乾隆年间达到顶峰,使关羽成为体现“义”并受到中国民众笃信的财神。无疑,关于身上有着足以作为神而收到信仰的生存方式。在关于被神话的过程中,晋商的实力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整理《三国志通俗演义》的罗贯中生于太原,后经东原移居杭州,他也是山西人。“降汉不降曹”“千里走单骑”“单刀赴会”等《三国志演义》中的虚构故事强调了关羽的“义”,其中“义释曹操”则表现出关羽对敌人也有“义”。康熙年间成书的毛宗岗本《三国志演义》描写了“义绝”关羽的形象,使关羽的“义”广泛而深入地渗透到民间。

晋商利用“武”神关帝作为跻身国家政商阶层的手段,同时利用《三国志演义》等小说和杂剧这些当时最广泛的媒介,不断传播“义”神关帝形象。晋商修建的关帝庙中设有表演关羽戏剧的舞台,向广大民众开放。另外,晋商为积累自身功德和传播信仰而印刷善书和灵签等,关帝由此得以不断教化民众、显示灵威。

于是,巨大的商业资本通过操作媒介创造出“关圣帝君”这一君临中华世界的神。关羽保持的“义”这一核心的价值观,成为当今华人社会依然广泛信仰关帝的主要原因。

后记

在我升学博士时,曾陪同野口铁郎老师周游中国台湾,参观寺庙。虽然老师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明代的白莲教,但他从未对我说过“去研究明代吧”或者“去研究道教吧”这样的话。因此,我一直悠闲地学习东汉儒学和魏晋贵族制度,那是我第一次进入道教寺庙。

从顶棚垂下来的线香散发着缕缕烟气,童乩召唤出死者的言语,死者的亲属痛哭流涕,人们专心致志地摇晃着“杯”向神明祷告。这样的热闹场面出现在眼前时,我的内心感到特别震撼。在这些神明中,关帝尤其受到人们的笃信。

当时,我的打算是以诸葛亮为中心写作与蜀汉相关的论文。尽管如此,当我在台湾的寺庙看到人们对关帝的信仰时,便不知不觉在心中买下了学习和研究关帝信仰的念头。然而,接近关羽或者关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弄清关帝信仰的由来,就必须理解道教。在硕士研究生时期,我旁听了两年老师在别的研究科开设的道教史课程,并参照当时的笔记去理解道教。关羽盐业,我在读硕士研究生时也曾选过吉田寅老师的盐业史课程,因此并没有感到特别困难。让我感觉困难的是小说和戏曲中出现的关羽形象,说实话这次几乎没有采用,以后我把它作为专门课题进行研究。

话题再回到台湾之旅的回忆。在庙的周围有神像在售卖,以供家庭供奉时使用,关帝像并不是很贵。我想随大流买一尊关帝像带回去,跟老师商量时,他说:“关帝像还是不要买回去了。”因为关帝的神力很强,照料起来很费劲,但买了之后也不能随便扔掉,只能送回台湾的庙里。老师以十分严肃的表情说了这番话,所以我没敢买关帝像。当然也有一些可以买回家的神像,但我对关帝以外的神像没有兴趣。

去年,野口老师的老师酒井忠夫先生以97岁高龄辞世。酒井先生在晚年整理了《中国日用类书史的研究》,我曾前去帮忙,得到了先生的垂爱。由于这层缘分,野口老师曾几次带我去整理酒井先生的藏书。藏书基本整理完成时,先生的亲属说,有一尊不知为何的塑像,希望我看一下。在他们的引导下,我打开了房间里面的下方搁板,看到一尊长着白胡子的老爷爷塑像冲我微笑。远处传来野口老师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塑像?”不等我说完“长着白胡子……”,老师就说:“是土地公。”我问:“那该怎么办呢?”老师说:“虽然从地下被拿了出来,但这是个附着于土地的神,所以要么建造祠堂放在院里,要么还到庙里去。”我把这些话告诉亲属们使时,他们面露难色。

近年发生了大地震,我去野口老师家里看望他。老师说:“只有一个小木偶倒掉了,别的没什么。”当我问起“房间有没有摇晃”时,老师指向壁龛上的挂轴后面。我掀开挂轴往后面看,是一尊长着白胡子的老爷爷塑像。“是土地公保护了我。”道教研究者真是令人生畏。

野口老师明年就80岁了,我也总算写出了一本与道教相关的书。我想早一点把这本书送给老师,作为他八十大寿的礼物。

我素来不爱出门,本书收录的照片很少是由我自己拍摄的。大东文化大学的吉田笃志老师和制作“三刘”网页的绵谷直之先生提供了大量图片。另外,筑摩书房的小川宜裕先生费心整理了文章和板式,并进行了校对。感谢以上所有人对我的帮助。

渡边义浩

2011年7月10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关羽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