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s Summer Coat Death's Summer Coat 评价人数不足

人生当如初夏|海德尔格用生命倒计时法告诉你,是时候了解一下生命的终点

边之禺
2018-05-06 01:57:44

今天不聊电影了,来说说一本书——《死亡的夏衣》(Death’s Summer Coat)。

这本书是2016年1月上市,作者布兰迪•斯基拉切是一位学者,她的作品主要关于医学、历史和文学。 都说人生当如初夏,立夏时节,万物从此盛装打

...
显示全文

今天不聊电影了,来说说一本书——《死亡的夏衣》(Death’s Summer Coat)。

这本书是2016年1月上市,作者布兰迪•斯基拉切是一位学者,她的作品主要关于医学、历史和文学。 都说人生当如初夏,立夏时节,万物从此盛装打扮、窈窕翩翩去赴一场盛夏光年的舞会。

“盛极而衰,否极泰来。”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都有着这样一套循环规律。未知生,焉知死?不了解死亡,又如何直面人生。了解生命的终点,你才能在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珍惜存在的价值。

这也是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给我们面对死亡的答案——“向死而生”即生命意义的倒计时法。

马丁·海德格尔

在这个世界上,不论你是谁,来自哪里,有没有钱,我们都有两个共同点:生与死。

Death's Summer Coat: What the History of Death and Dying Teaches Us About Life and Living

纵观历史,人类对死亡有着各种各样的看法。就算是在今天,不同的文化对死亡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比如说在马达加斯加,死亡被看成是向更美好的世界超升,人们在葬礼上绝对不能哭,而是要用唱歌跳舞祝愿死者升天。

再比如说,在受佛教影响的中国传统鬼神文化里,死,并不是结束,而是去往与阳间相对的阴间,是另一种开始。

人天生喜欢将事物分类,无法被分类的死亡让人不安

为什么死亡会让人心生不安?为什么人们会忌讳“死”?本书作者认为,那是因为人类有乐于把事物分类的本能。

社会上,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等等不公平待遇带来各种矛盾。你可能心想,假如我们不去按种族、年龄、性别之类的标准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生活岂不是会更加美好?

很遗憾,分类是人的本能,人脑天生就有建立类别的能力。

那么所有东西都能被归类吗?当然不是,死亡就是其中之一。死亡应该被归到哪一类呢?它是一个结束动作还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呢?很难回答,这也是为什么死亡可能会让我们觉得不安。就算我们不去想,也无法回避这个事实——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在一步一步地接近死亡,也可以说,我们都在慢慢死去。

死亡虽然是终点,它同样也是生存的一部分。这听上去既矛盾又很难理解,所以人在活得好好的时候,一般不愿意去思考死亡。

“善终”的说法自古就有,但需要时间和准备才能做到

面对死亡,人们往往会想有一个“善终”,家人好友都陪在自己身边,然后在睡梦中毫无痛苦地死去。然而善终在不同时期,有着不相同的意义。

公元前8世纪, 人类从农耕社会开始集体生活。他们开始追求所谓的“善终”。突然死亡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少,人的寿命也越来越长,他们有时间获得成功,或者在族群中建立地位。这样一来,人们就有理由和时间在死前料理好一切事物,这就是“善终”。

后来,善终意味着处理好道德上的责任,比如自己死后,谁应该接手家族生意。在中世纪欧洲,善终还代表着要为死亡做好精神上的准备,不论是因为生病还是衰老,不久于世的人们都会用最后几年的时间反省和祈祷。

死后留下的尸体,不同文化不同的对待

远古社会,葬礼很多时候是要送别的人动手。在一些古老文化中,人们有食尸的习俗,就是把死者吃掉。

食尸是巴西热带雨林里瓦里部落葬礼的一个重要部分。吃掉死者意味着人们对死者的爱和尊重,同时也是活着的人应对悲伤的一种方式。

那么瓦里人为什么要用在我们看来如此野蛮的方式举行葬礼?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吃掉死者就相当于把亲人留在身边,就连最后烧剩的骨灰,也会直接撒在家人住的屋子下面。

在瓦里部落,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上世纪60年代。

19世纪,西方的现代医学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医学,教解剖学的老师们突然发现,用来解剖的尸体不够用了。可是上哪儿才能找到更多的尸体呢?墓地成了首选。

对于一些人来说,把已经安葬好的尸体挖出来供人解剖,简直是大逆不道、丧心病狂。不过,科学最终战胜了宗教道德。1832年,英国颁布了《解剖法案》,允许解剖学校把那些无人认领的穷人遗体用来解剖和教学。

然而,尸体还是不够用。渐渐地,去墓地里偷尸体成了医学生的家常便饭,那些想赚点外快的人也纷纷动手挖坟。在美国,黑人尸体被偷走的几率比白人高得多,这么一来,偷尸体又跟种族歧视挂上了钩。而在英国,被偷尸的大都是贫穷的白人。不过有一次,人们的确挖出了一具有钱人家的尸体,但马上就招来了公众的愤怒和抗议。

不过这种现象并没有停止,反而一直持续到19世纪末,逐渐发展成一门赚大钱的黑生意,专业的偷尸人还赢得了一个绰号——“复活者”。这些人通常三人一组,挖出棺材,打开棺盖,然后把绳子套在尸体脖子上拉出来。接着,他们会把尸体的衣服都脱光,尽可能地掩饰尸体的身份,然后放进车里运走。最后,偷尸人会把墓地收拾得干干净净,掩盖他们的罪恶勾当。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死亡却带来了一个新兴产业——死后摆拍。

刚刚去世的人会被摆成活人的姿势跟亲人一起合照。这种照片在当时非常流行,就算价格不菲,为了悼念家人,人们也舍得花这个钱。对有些家庭来说,这甚至是家里唯一的照片。

那时候照相机不如现在轻便,加上拍照所用的铜板、水银蒸汽和化学晶体,都非常昂贵。除此之外,拍照和洗照片的过程也很花时间。几乎没有人有足够的钱拍好几张这样的照片,但是社会又流行死后拍照,如此,大多数人都会生前努力攒钱,只为拍一张有意义的死后照。

今天纪念逝者的方式花样百出,包括参加自己的葬礼

说了这么多过去人对待死者的做法,今天,人们纪念逝者又有什么新方式?如果你参加过葬礼,可能会有过这样的想法:要是死者能看到这么多亲朋好友来纪念自己,应该会很开心吧!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你一个,现在的一些葬礼上,死者真的成了聚会上的核心人物。这是怎么回事呢?

2016年8月1日,韩国安东市,50名成年人在安东大学通过参加自己的“葬礼”,进行自我反思。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十分新奇的葬礼,比如亲自“出席”自己的葬礼。2014年,美国新奥尔良的一家人就因此上了头条,在给去世的老母亲米里亚姆•伯班克举行葬礼的时候,他们给米里亚姆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她“坐”在聚会上就像活人一样。家人们还准备了她生前最喜欢的东西:啤酒、香烟、音乐和迪斯科球。

英国女子盛装出席自己的葬礼 百人为其办童话告别式_BBC_腾讯视频

无论是古代人对死亡的态度,还是如今对死亡的探索,本书作者带我们一窥究竟。

说到这,小禺同学又忍不住推荐一部电影《入殓师》。这部电影讲述日本入殓师的生活,从主角的视角,去观察各种各样的死亡,凝视围绕在逝者周围的充满爱意的人们。

久石让大师的又一力作,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入殓师》主题曲_腾讯视频

尤其是当主角小林大悟在山野间拉奏大提琴的场景,更是让观众体会到——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的静美。死亡也可诠释得如此自然和美丽。

|阅读|生活|电影|心情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太阳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