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里局外

方九
2018-05-05 22:13:42

一直有个偏见,觉得现在很多对人性描写的理解进入了死胡同。

不管是推理还是悬疑,漫画也好书也好总有一种“性恶=坏=深刻”的迷之审美逻辑趋势。人嘛,怎么坏怎么来塑造,让读者看看这世界的黑暗,对着一堆死人一滩血令人发指的手段变态的动机,体会体会什么是“性恶”,什么才叫残酷的“真实世界”。

人性的黑暗是永恒的主题,需要讨论和揭示,也有无数这种题材小说让我背后发凉。但是上述的等式不是天然成立的,即深刻和前面的要素没有必然关系(有关系的是作者的能力)。

我不希望所在的世界真正出现书里所描绘的情形(哪怕作者能力再烂),但同时作为一个苛刻的读者,对这种简单的等式逻辑所展现的“真实世界”也只能觉得假大空,即使真实世界比“真实世界”可怕得多。

说回森村,作为社会派真是太社会了,当然有时候也会社会不起来,呈现出莫名的乏力,比如短篇集上天的猫。青春的证明就很好,太社会了,想给他当小弟瞻前马后递阔落。

青证整本书都是巧合巧合巧合,却没有“虚无”的不真实,反而有种类似俄狄浦斯的无奈感,全是“局”,特别是最后一章,老一代与年轻一代各自的循环与联

...
显示全文

一直有个偏见,觉得现在很多对人性描写的理解进入了死胡同。

不管是推理还是悬疑,漫画也好书也好总有一种“性恶=坏=深刻”的迷之审美逻辑趋势。人嘛,怎么坏怎么来塑造,让读者看看这世界的黑暗,对着一堆死人一滩血令人发指的手段变态的动机,体会体会什么是“性恶”,什么才叫残酷的“真实世界”。

人性的黑暗是永恒的主题,需要讨论和揭示,也有无数这种题材小说让我背后发凉。但是上述的等式不是天然成立的,即深刻和前面的要素没有必然关系(有关系的是作者的能力)。

我不希望所在的世界真正出现书里所描绘的情形(哪怕作者能力再烂),但同时作为一个苛刻的读者,对这种简单的等式逻辑所展现的“真实世界”也只能觉得假大空,即使真实世界比“真实世界”可怕得多。

说回森村,作为社会派真是太社会了,当然有时候也会社会不起来,呈现出莫名的乏力,比如短篇集上天的猫。青春的证明就很好,太社会了,想给他当小弟瞻前马后递阔落。

青证整本书都是巧合巧合巧合,却没有“虚无”的不真实,反而有种类似俄狄浦斯的无奈感,全是“局”,特别是最后一章,老一代与年轻一代各自的循环与联系令人唏嘘。 广义来讲,人性残忍黑暗的一面不仅限于超出一般人生活的残酷,还会在一般人无味的生活中体现。挑几个人唠嗑一下。

笠冈。为了懦弱“赎罪”而当了一辈子冤大头,后期表现出的毅力也令人印象深刻,他也许远没有麻子认为的那么懦弱。可是这么一个人也因为不甘而结婚,进入妻子身体时会产生复仇的快感。如此渺小的一个人在命运玩笑下瞎折腾,兜兜转转停不下来。他本是这个案子的局外人,但他到死都不知道,当了一辈子的局里人。内疚也好偶尔的报复也罢,在这么小、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个人的环境里卯足了劲展现自己的人性。

麻子。这个女人的一生就像帮星新一写了《喂——出来2》一样。她从来不是这桩案子的局里人,却因为一开始接触了案子而给自己设了个局,并一直以为自己远离这个令人厌恶的地方,最后发现自己一直是局中人。从说出懦弱开始,用所谓“勇敢坚强”的价值观逼得儿子更为乖张,儿子却在丈夫的帮助下真的成为了勇敢的人自首时,猛然发现“勇敢”是她所不能承受的,她除了口头也从没有拥有过,最后那句“懦弱”砸了回来。 她一生用讨厌懦弱作为挡箭牌,拒绝正视自己的懦弱(或者说在她语言体系的安慰下,如果不出这事儿她是不可能有机会知道自己是懦弱的),并以见过别人的懦弱作为支撑这无聊价值观的理由。

时子。在最后一章,时子从案子局中人一跃成为“上帝”局外人。她知道所有的真相,但还是选择编织恨意。一直觉得她对父亲的死是自责的,包括让笠冈喜当爹。但没法回头,人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支撑恨意去抵冲自责让自己好受了,逃避懦弱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懦弱之外的地方坚硬,她选择了对笠冈的恨来让自己理直气壮。就这么一个意念碰上了巧合巧合巧合,给笠冈的一生画了个局。 自己本就处在逃避懦弱的局中,还不小心画了个局给笠冈最后又波及自己,双局来回自由泳游了几十年,把水搅得和心一样干涸。家庭上看,根据她儿子剧情的开放式描述,这个局估计还得继续折腾。

选择懦弱的麻子的儿子英司选择了坚强,能否持续到面对那个幼小的生命的时候呢?而最后没有懦弱的笠冈的儿子时也会不会因为那点自负在延续的局里又选回懦弱呢?由纪子会不会和她妈妈由美子一样在未来必须面对局的时候选择“朝山”老字号还是不呢?

看吧,人人都是历史长河不值一提的尘埃,却倾尽一切表演。 无聊吗,普通人为了抗拒“懦弱”所展现出黑暗就这么平常,反过来说,如此渺小的人也能普通得贯彻着那丁点儿恶在现实中一步步尝到苦果。就和贪吃蛇一样,最后只剩下自己,强迫面对自身的丑恶。普通无聊折腾的一生终于会和涟漪一样归为平静,和我们所有人一样。这样的恶可令人恐惧得多。

森村已经不是在单纯地塑造人物了,他是真的把这些角色当人,而不是中心思想的表达符号。从这一点上讲,他太恐怖了:我不是什么特殊的变态心理扭曲,以前还能因为这一点在书之外心安理得地做一个局外人,现在我也是他笔下的一个墨点,也只不过是个墨点,却还想在这一丢地上渗个痛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春的证明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春的证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