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 8.4分

我本是俗气至顶的人

小小
2018-05-05 20:51:45

好像是大二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部电影---《小森林》,是日本拍的,最近出了韩版的,但是不想去看,总觉得韩国会重抓爱情浪漫的营造与放大而失去了电影的原味、宁静与沉淀。

《小森林》发生在小森这个安静远离喧嚣的小乡村,女主市子离开城市来到这里,自己翻地,自己种菜,自己劈柴,自己收割,自己烧饭,闲适地活着。每天认真地煮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虽然简单,但是依旧开动前会虔诚祈祷,会无比欢喜地满足。那时候想着,这样的“隐居”生活好好呢。

这两天有在零散地翻《瓦尔登湖》,觉得好像梭罗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和市子一样:同样地远离城市喧嚣与诱惑,全身心投入大自然,自己种地自给自足,过着简朴的生活,有地方住就好,有东西吃就会满足,以一颗虔诚之心去感知自然,听风吹鸟鸣。

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是,或许最开始的市子其实心不曾那般宁静与安然。“我曾经因为无法在城市立足才回到小森的”,这是市子曾经说的。最开始她选择小森,只是因为在城市太痛苦无法适应,小森的生活不过只是一种市子逃避的方式,是一种被迫与无奈,而非是真的可以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市子其实是痛苦的,痛苦在于自己的无力与懦弱。

“这样的逃

...
显示全文

好像是大二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部电影---《小森林》,是日本拍的,最近出了韩版的,但是不想去看,总觉得韩国会重抓爱情浪漫的营造与放大而失去了电影的原味、宁静与沉淀。

《小森林》发生在小森这个安静远离喧嚣的小乡村,女主市子离开城市来到这里,自己翻地,自己种菜,自己劈柴,自己收割,自己烧饭,闲适地活着。每天认真地煮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虽然简单,但是依旧开动前会虔诚祈祷,会无比欢喜地满足。那时候想着,这样的“隐居”生活好好呢。

这两天有在零散地翻《瓦尔登湖》,觉得好像梭罗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和市子一样:同样地远离城市喧嚣与诱惑,全身心投入大自然,自己种地自给自足,过着简朴的生活,有地方住就好,有东西吃就会满足,以一颗虔诚之心去感知自然,听风吹鸟鸣。

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是,或许最开始的市子其实心不曾那般宁静与安然。“我曾经因为无法在城市立足才回到小森的”,这是市子曾经说的。最开始她选择小森,只是因为在城市太痛苦无法适应,小森的生活不过只是一种市子逃避的方式,是一种被迫与无奈,而非是真的可以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市子其实是痛苦的,痛苦在于自己的无力与懦弱。

“这样的逃避是对小森的不尊重”,这是上面那一句的下半句,正在因为这个理由,所以市子再一次回到了城市,这一次,市子不再逃避,而是面对。而当五年之后,等她功成名就,她再一次回到了小森,这一次不再是被迫与妥协,而是自主的选择。有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真正的宁静和对欲望的掌控,不应该是对生活的妥协,而应该是可选择的人生”,我觉得市子辗转于城市与小森,便是从逃避到自主掌控的把握吧。

无疑,梭罗是自主选择,他是真的享受这份宁静与安然。在《瓦尔登湖》这本书中,或许有人会看到一个人的絮絮叨叨,讲着琐碎杂事,或许也有人能看到生活的本质寻找到对自我的思考与追寻的可能,或许有人会感受到梭罗对于生命对于人生哲学的思考,看到什么,或许是看读书之人当时的心境吧。

梭罗来到瓦尔登湖畔,自己盖房子,自己种菜,自己收割,空时出去走走,见友访客,看看风景,看看书,过着很简朴很简单的生活。看到这里,不知觉地就会发出精神高洁的感慨,看淡物质与世间名利荣华,而追求内心的宁静与精神的自足。这是我曾经很想要的生活,可是正因为太难,能真正做到如此,而不是沽名钓誉的人太少,所以世人才会如此赞许与推崇,虽然我觉得梭罗根本不在乎世人的追捧。

高中学过庄子,那时候真的超级喜欢和崇拜庄子,觉得庄子活得太潇洒太自在,那种看淡人世浮华名利,那种不在意随心而动的肆意,真的觉得帅呆了。当时朋友知道我喜欢庄子时,苦口婆心跟我说年纪小小的还没入世,搞什么“出世”,当时不以为然。可是现在慢慢发现,的确我做不到,我无法看淡,我就是一个俗人,追求着名利与成功,那些我曾无比喜欢的思想原来只是浮在云端,而无法真正在我心中落地。

梭罗也在书中明确表示,不希望别人追随他的生活,因为他觉得每一个人都会听到不一样的鼓点,有属于自己不同的节拍,应该过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梭罗他并不执意做一个隐者,他想隐居,他就来了,他觉得够了时,他可能就去了。他追寻的是自我,倾听内心的声音。

他在书中曾提到一个概念,叫做“azad”,即宗教的自主者,不将自己的心神系于千变万化的事物,做一个自由随心的人。我觉得梭罗想要告诉我们的是,寻找并追求自我,而不被万物捆绑而迷失。世间有太多的诱惑,名、利、钱、权、貌···攀比,追名逐利,不择手段,随波逐流,阿谀奉承,为了外在的太多东西而忽视了内心的安然自在,做着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勉强挣扎,有时候或许会很累吧。很多人说是因为无奈,可是很多时候何尝不是自己要得太多,梭罗在书中引用了这样一句话:

“当世人需要的仅是山毛榉做的碗碟时,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战争”

为什么会有战争,或许就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欲望吧。当然,有欲望不是最可怕的是,可怕的是当所有的欲望都成为一种标准,该有什么样的欲望,当人们都在追寻一样的东西的时候,人的独特性就会被忽略,或许人就成为了扎米亚京《我们》笔下的没有名字的符号,变成了《西部世界》没有自我的机器人,当统一的秩序形成,当固定不可撼动的社会习俗和标准的诞生,就会有斯图尔特霍尔在《论自由》中提到的多数人的暴政。

抖音如今很火,我也会刷,但是我觉得有些恐怖的是,无形中形成的模仿与跟风。很可能你刷几个视频看到的都是同样的内容只是换了一个人,很多人因为一个视频的火爆而模仿,比如纷纷跑去跳个伞、蹦个极、剃个头,我想知道的是这些是你真心喜欢想要做的,还是因为别人都在做所以才去做。抖音恐怖的是,它在创造一个个可能并不正确的社会风潮和标准,在创造共性,让人在集体的狂欢中迷失了个性与自我。

何为社会标准,何为内心自我,或许谁都想要做真正的自己,而不被外界所捆绑,谁不想可以对金钱不屑,对名利不屑,做一个清高自由之人,可是正如很多人说太难了,因为你活在尘世之内,被其裹挟无法逃脱,我们不过是一个俗气至顶的人。如梭罗所谓的一切回归自然,回归本真,可是很多东西已经无法回头了吧。

有人说过,不曾拥有谈何放下,或许你先拥有富贵名利,才有资格蔑视和清高,你都不曾有过,可能有的也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就像是《红楼梦》里的甄士隐,一开始和尚和道士让他舍了英莲,让他跟了他们,可是甄士隐觉得他们不过是开玩笑毫不在意,可是当甄士隐真正遭受了所有的变故,经历了家破人亡,才实现了看淡与了悟,批了《好了歌》的注解,“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红楼似乎在说世间的一切都为空不必执着,可是不曾经历或许无法看淡,依旧执迷,所以红楼有那么多的悲剧。可是既然依旧会执迷,那就执迷吧,随心地去走一遭,如抖音所讲,“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那有怎样呢,只是请把后半句的“你”改成“我”吧,找到自我,而非随波逐流,为别人而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瓦尔登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瓦尔登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