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浅谈赏析

非敷奉微ᝰ
2018-05-05 看过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柳永这首《定风波》是一首典型的闺怨诗,分为上下两阙,本文将从内容、艺术特点、思想感情这三方面来赏析这首词。 本词上阙以一个外视角向我们描绘了一副美人图,春日应是桃红柳绿,姹紫嫣红,充满活力与生机的,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也应该是充满着希望的开始。而这位女子面对这一春日美景,不但觉得生机全无,甚至还愁绪满千,这是为何呢?“芳心”二字给了一丝提示,呵,原是在思念自己的情郎啊。“日上花梢,莺穿柳带”这句看似只是简单的写景之语,却也道破了许多心思,外面已是红日高照、景色秀美,而女子依然不想起床。并不是懒惰,只是不知道起床之后去做什么。只得终日思念着那不在身边伴着的情郎,以至于丰满的身体日益消瘦,光滑黑亮的秀发也任它松散着,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以致于每日厌厌无力倦梳裹,颇有一种“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的感觉,这一切愁懒之意,皆因无悦己之人在身边陪伴罢了。最后浅吟低叹一句“无那”,这一句哀叹,包含着一股怨气与一丝无奈,又夹杂着悔恼之情。恨那薄情郎一去,连个书信也不曾有一封,更是让女子内心愁肠百转。 下阙紧承上阙最后一句,以代言体的形式更加直观地袒露着女子的情感:“早知恁么,你会一去不复返,杳无音信,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将你的雕鞍紧锁,让你不那么轻易地离去。”,这才是青楼女子的真性情,多么率真与可爱!她们不似大家闺秀般含蓄,她们大胆袒露地流露着自己的内心的爱恋。转而又期待着:你若是每天只在书房里看书写字,吟诗作赋该多好,我可以陪着你,在你身旁为你穿针引线,缝缝补补,和你在一起,也免得浪费了我的青春年华。最美好的时光不必拿来思念和等待,该多好。但是在哪一个功名胜于感情的时代,这些幻想又怎能实现呢? 全词从内容来看可谓是通俗易懂,明白家常。从艺术手法上看,全词在铺叙中抒情,一泻直下周济谓其“铺叙委婉,言近意远,森秀幽淡之气在骨。”便于此词中体现,柳永善于叙事,长以赋为词,观柳词,或纵向,或横向,或逆向,层次铺开,又每于开端、换头、结尾处一笔勾勒,使全词一气贯通,浑然一体。词从女子愁春开始,从本因春喜而她却因春忧的反差中点引出读者的思索,后又娓娓道来其因,描写女子如何怠倦,无精打采,懒睡慵妆,直逼出“无那”三句脱口而出,正如薛瑞生先生道这句:“是恨极语,是爱极语。”也是点睛之笔,在景中抒情,结情于中,在此中层层铺开,纵横逆向,从多方面地丰满了思妇的外在形象。下片则从思妇本人出发,写其无那之无那,悔及当初未锁雕鞍,这一小小细节再加以渲染,后又在一波三折中惟妙惟肖地画出思妇那袒露直白,单纯的心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郑文焯谓此词“喁喁如儿女私语,意致如抽丝千万绪”,真是适此。 柳永的词雅俗并陈,“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这是因为他的俗,他的词更贴近当时平民百姓的生活,更贴近一个人的享乐生活所应有的情态,而他的俗中带雅又使得他的诗作能够流传至今,久负盛名。同是描写少妇之思,晏殊词更为含蓄婉转,在《鹊踏枝》中,“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显然是一副大家闺秀的端庄姿态。而柳七的“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更符合勾栏瓦肆市民大众的审美需求。相传柳七曾去拜见晏殊,希望晏殊可以引荐自己,讨个一官半职,晏殊很委婉地拒绝:“贤君作曲子么?”三变:“只如相公亦做曲子。”公曰:“殊虽作曲子,不曾道:‘针线闲拈伴伊坐。’”柳遂退,原来晏殊这是嫌弃他作诗不够高雅,这足以说明柳永与当时文人士大夫的主流艺术情趣是截然不同的,这也是他难以得志的一大原因,但是柳永这种革新也是前所未有的,正因为如此他的词才流传得如此广泛,皆因他有自己的风格。在柳永之词坛多是小令的天下,他要求含蓄、文雅,而到了柳永,则“变旧声作新声”,开始创作大量的慢词,且看这首词的上阙,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慵懒,一个女子在暖暖春意中,懒起倦状,“暖酥”“腻云”“厌厌倦梳裹”这些词的堆砌以及后来的慢语“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都可以在这种缓缓的节奏中,感受到女子平日生活的怠倦,为着思念的情郎,这慢调缓唱中,一字一句中体现的淋漓精致,语音是最直接的听觉感受,但是仅看柳永这词,一股懒懒的情调便渗入胸怀之中,这也是小令所不能做到的,所不能表达的慢调之意。 柳永的词虽俗,也是因着这“俗”,才更贴近市民与底层青楼女子的生活,才能有他所想大的思想感情。柳永是一个才看到什么就写什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北宋,只有柳词才给我们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杜诗中有“史”柳词中又何尝无“史”?且拿这首词来说,描写的是一个青楼女子对于薄情郎的思念与怨恨之情,描写的如此真实细腻,与当时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有关,当时官僚知识分子正处于由雅转俗的发展中,但是内心的享乐欲望的俗与他外化的社会责任所要求的清淡寡欲的高雅是相冲突的,于是他们便在有着和大家闺秀一样才艺的歌姬舞女中寻求寄托,使得歌楼妓院文化的繁荣,但她们也终究不过是一名歌妓罢了,只得望着薄情郎,空白少年头。因此柳永在仕途上的不得意只好与她们诉说,进而了解她们的遭遇,与她们同病相怜。坦率可爱的青楼女子,竟可说出“悔当初、不把雕鞍锁”愿意与心爱的人平平常常的生活,只是伴着他读书就好的直白愿望。这般代言体的诉说,何尝不是柳永本人的寄托呢,虽说词中虽不完全着意表达着当时歌楼妓院女子的心声,但是他客观上让我们更加了解了当时生活在社会底层人的百态,也更表达着当时女子的一种坦率,对于爱情的大胆而泼辣地表达与追求,爱情意识正在不可抑制地萌芽和发展。反映了市民阶层的兴起在意识方面的体现,他们受到的约束力相对较小小,正在慢慢的挣脱束缚,柳永的词则更好的体现出当时市井妇人的价值观与人生观。 王富仁先生则认为在柳永的这首词中实则还是摆脱不了当时儒家传统的束缚,这种思想与价值观的破坏,但是却不能认为这就是正确的爱情追去与人生观念。本人也深感于此。一方面,从词的上片来看,则是从一个享乐化的男性的角度来看这位女子,充满了一种情欲的气息,“犹压香衾卧”“暖酥”“腻云”甚至是拿似恨似爱的埋怨“无那”,这些字眼无一不香艳与感官气息。前文也提到过,这些歌楼妓院文化只是在世俗化社会下官僚士大夫的一种“自我高雅”的消费,仍然充满一种对女性征服的意味,并不纯粹的是出于这些女子的关注而去创作诗词。下片虽然是从一个女子的角度去写,但是女子的心思仍是完全寄托在男子身上,更像一种“格式化”的女子,男子可以薄情,放荡形骸,而女子却如此专一守情,也大大地满足作为男性的自尊。读这首词,我们更多的生出的是对着女子的怜爱,而感同身受的思念却难以体会,或者说是直击心灵去唤起我们对另外一个人的思念,觉得一泻无余,难以流连忘返,大概原因就在此吧。人无完人,从这点体现出柳永个人的时代局限。但是柳永词所能表现的现实,所创的格调,这柳七郎风味,确是后人所值得效仿与称颂的。

20 有用
0 没用
柳永词选 柳永词选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柳永词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柳永词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