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理查德·费曼

喵病多
2018-05-05 15:10:01

开始知道费曼是看爸爸去哪里,吴镇宇的孩子。噢,不,开始知道的第一个费曼确实是吴镇宇的孩子,不过后来吴镇宇对于费曼名字的由来做了解释之后,了解到费曼是个科学家。仅此。接着再是在天宝的书中了解到费曼属于阿斯伯格中的一员,纯粹好奇这人是怎么样的。刚好家里有了这本《发现的乐趣》,便迫不及待展开探索了。阅读之后,我能确定他是,可那又怎么样。其实并无所谓,对我来说,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过书后的我,喜欢他和他是或者否有该标签并无联系,我接触的是他的思想,阅读过程中,陪伴我的是科学严谨并且非常逻辑的思想,令我产生安全感。动机始于阿斯伯格,而因为科学而终于认同与喜欢。

我觉得以某种程度来说,理查德·费曼可以作为科学思想的替代词,因为他对科学的观点非常非常的正,或者说他对真理的见解是不偏不倚的。他呼吁承认无知。从许多他的言语中,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他都是一贯地保持着,也就是当我们对于无法证明的事情,如宗教神灵,这种时候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科学无法证明神灵不存在。他是怎么探讨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呢,即以他自己的认知去思辨地对宗教与科学进行讨论,他是这么说的“存疑是科学的基础要求……是绝对必要的。世事无定论,没有什么事是确凿无疑的。你因为好奇而去调查研究是因为它是未知的,而不是因为你知道现成的答案。当你对某一学科的认识更深一些时,这并不意味着你发现了真理,而是意味着你发现了这个或那个更有可能性,或者更没有可能性。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会发现科学表述的不是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科学表述的是不同程度的确定性:‘某一东西对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错的可能性’或者‘某一样东西几乎可以确定,但是仍有一点疑问’,或者另一个极端‘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从他的表述上,能看到他并没有以科学家身份自持而自大的对宗教进行批判,相反,他细细的以科学思想去剖析、去研究这些令人疑惑的问题。而书中这样的表述比比皆是,字里行间透露着他的严谨以及他的谦卑。如“我已经学会了接受自己的无知……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很高兴看到这个大千世界”。这里我也忍不住表达强烈的赞同,无知是常态,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虔虔诚诚向着知识和真理朝圣。同样,我并不会以他的名声而对他进行赞美夸奖,他是谁什么名号与我无关,真正令我臣服的是他缜密的科学思想、他对真理的绝对的诚实的追求,还有他刚正不阿的人生观。

他的人生观非常的正。如对于诺贝尔奖,他是这样说的:“事实上,我对诺贝尔奖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他设立的目的和评奖标准。如果瑞典皇家科学院的人们决定了某某某获得若贝尔奖,那就是合乎他们的标准了。我不会为了获得这个奖而刻意做什么……这很痛苦……我不喜欢这些荣誉,可我感谢这个奖承认了我的工作,我也感谢那些赞赏我的工作的人。我也知道有很多物理学家在使用我的成果,我真的很知足了,我觉得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了。瑞典皇家科学院的某位专家认为我这项工作够资格拿诺贝尔奖,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我已经获得了奖赏,奖赏就是发现的乐趣以及看到人们运用我的成果,这都是真真切切的奖赏,而荣誉对我没有意义。我不追求荣誉,荣誉是个烦人的东西……荣誉这东西,我无福消受,它只会伤害我”。但其实后文的演讲中他有提到获得诺贝尔那个夜里,别人打电话过去,他希望自己不受影响,然而后半夜还是睡不着了(所以他还是知道诺贝尔大概意味着什么,即使他不清楚整个流程)。不过这也能看出,他尽量让自己远离荣誉,不受其控制,这本身已经难能可贵。再往下就是他的“不向权贵低头哈腰”,虽然他仅仅用了简短的话语一笔带过,但是他确实用了终生去践行。当他在“曼哈顿计划”与他们当时的物理大咖讨论时候,他“总是不开窍,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和大人物说话”,他说“我的眼里只有物理,如果我觉得一个想法很糟糕,我就会直说;如果某个想法很好,我也会直说好。我说话就是这么直截了当,我一向如此”。除此之外还有他对于“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事故的调查。他不顾上层打压,不辞辛劳地去查明事故失败的真相。还有很多很多……他对于很多事情直言不讳,不管不顾某类人的利益,坚持宣扬正确的科学观。

还有他的一些幽默也是让人好感度直线上升的点。这里我就不另外累赘了。把好玩的东西讲出来了,这本书对与没阅读过的人来说吸引力估计就大大的下降了。哈哈哈,相对于其他“沉闷”的科学家,费曼真的很可爱了。也或者说,也有很多科学家也都很可爱,只是,我们还没挖掘到其可爱独特之处。

我认为书中写的最漂亮的两章分别是从“未来计算机”,还有“底下还有大量的的空间”,这两章是里面完完整整的把他的对未来技术的展望轻松又不失逻辑地阐述出来,并且确实当下生活的我们确实已经接触到了他展望的量子力学计算机AlphaGo与人类对战象棋并且战胜我们,还有我们生活中已经有很多方面都运用到了纳米技术。其他的章节虽有涉及一些知识但是由于主题限制并没有拓展开来讲,所以对于不了解相应知识的人来说不太友好,比如说我。

书中几个的疑惑大概就是,我很好奇他运用纳米技术生产出字非常非常小的书用于随身携带干嘛?他说“这就意味着记录人类文明的所有信息可以被放进一本小册子,你可以随身携带”。这里我真心觉得费曼脑洞大开,从实用性角度来说,我随身携带但是这书上的字体我肉眼无法识别,然后我还需要专门去找放大的设备去看,累不累。当然,我问这种问题是建立在我目前的生活,而不是他展望的那会儿(没有kindle,ipad等电子设备设备)。另外一点就是,费曼对于“曼哈顿计划”,即原子弹研发,他内心情感十分复杂,一方面能和那么多物理大咖共事,另一方面又导致了大规模的伤害,对此他提到的复杂之感以及他的思考所占的篇幅十分的少,加起来可能一页也不到,不过他承认他后期确实抑郁了。所幸的是,后期再也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杀伤。

最后很可爱的是,虽然他只提了几句,但是他的风流都是不成文的事实了,哈哈哈哈,他自己也不会去否认。嗯,花心就不拿上台面说了。虽然我很好奇,这么风流的人,怎么和这么严谨科学的物理联系到一块。

最后的补充,按照费曼的思维,我不喜欢费曼被评价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这样的名号。这样并不符合费曼的严谨以及他的谦逊。

备注:

关于风流倜傥出入舞厅的事情,费曼并没有回避,在此书提及非常少。但是在《别闹了,费曼先生》有他大学喜欢出入舞厅交友的自述。

阅读原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发现的乐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现的乐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