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圣经 毒木圣经 8.7分

女人的受难史(我可怜的露丝·梅)

aalouie
2018-05-05 12:08:07

塔塔·拿单的足迹在刚果这个被叫做基兰加的村子停滞不前,如同他偏执的人生,在这本书里我们不得不提及他,如同丛林密布的刚果森林里,我们不得不提及树木,如同肌肉发达的野兽般疯狂生长的树木,这里的藤蔓紧紧缠绕自己的同类,为了阳光而彼此角力,绿曼巴蛇的蛇腹划过树枝,吐出长长的信子,就这样在一个突如其来的黑夜夺走露丝·梅·普莱斯脆弱的生命,我年幼的妹妹露丝·梅,高烧不退的时候仍然把药片从嘴里吐出,嵌入床脚遮挡的一面墙里,我猜她是想以此作为逃离这片疟疾之土的理由,可惜没来得及就被永远留在了土地里,留在河流里,留在村民们折下的那些大片大片的香蕉叶的覆盖下,永远跟塔塔·拿单把灵魂寄托在基兰加,不同的是,塔塔·拿单,或者拿单·普莱斯,那个父亲,用自己的错误的偏执终结露丝·梅最幼小的生命之后,差一点也同时终结我们家五朵金花的生命。

母亲奥利安娜·普莱斯,蕾切尔,双胞胎莉亚和艾达,一向顺从的奥利安娜在安葬好露丝·梅的一个大雨瓢泼的日子里,凭一己之力把家居全部拖到院子,没错是拖,没有人帮她,就这样家里仅剩的一些锅碗瓢盆被村民们瓜分殆尽以后,带着自己仅剩下的三个女儿逃离基兰加,一如当年耶和华带领以

...
显示全文

塔塔·拿单的足迹在刚果这个被叫做基兰加的村子停滞不前,如同他偏执的人生,在这本书里我们不得不提及他,如同丛林密布的刚果森林里,我们不得不提及树木,如同肌肉发达的野兽般疯狂生长的树木,这里的藤蔓紧紧缠绕自己的同类,为了阳光而彼此角力,绿曼巴蛇的蛇腹划过树枝,吐出长长的信子,就这样在一个突如其来的黑夜夺走露丝·梅·普莱斯脆弱的生命,我年幼的妹妹露丝·梅,高烧不退的时候仍然把药片从嘴里吐出,嵌入床脚遮挡的一面墙里,我猜她是想以此作为逃离这片疟疾之土的理由,可惜没来得及就被永远留在了土地里,留在河流里,留在村民们折下的那些大片大片的香蕉叶的覆盖下,永远跟塔塔·拿单把灵魂寄托在基兰加,不同的是,塔塔·拿单,或者拿单·普莱斯,那个父亲,用自己的错误的偏执终结露丝·梅最幼小的生命之后,差一点也同时终结我们家五朵金花的生命。

母亲奥利安娜·普莱斯,蕾切尔,双胞胎莉亚和艾达,一向顺从的奥利安娜在安葬好露丝·梅的一个大雨瓢泼的日子里,凭一己之力把家居全部拖到院子,没错是拖,没有人帮她,就这样家里仅剩的一些锅碗瓢盆被村民们瓜分殆尽以后,带着自己仅剩下的三个女儿逃离基兰加,一如当年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在那艘关乎生死的小船上,母亲试图把莉亚留在河边的村子,做这个艰难的决定如同在刚生下莉亚和艾达时,莉亚的头首先探出母亲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留大的”,母亲的这个决定让艾达终生心怀芥蒂,为什么自己残缺的肢体就只能遭到抛弃,可是在那艘船边,艾达的心理已经不再有怨念,她知道母亲把出生时做下决定所欠她的解释全都还给了她,后来艾达问及为什么选择了她而非莉亚,理由是,露丝·梅死后,你就是最小的。她终于知道,母亲的爱没有偏私,只是因为看谁需要照顾更多一些,她终于知道,母亲在剩下她俩时所作的决定,也不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同样艰难,只是看谁更需要。

时间在基兰加这座找不到一个螺丝钉的村庄里流过,在刚果茂密的丛林里流过,在未被施洗赤身裸体的孩子们身上流过,在蜿蜒伸向远方的奎卢河里流过,却从未在人们心里流过,苦难和幸福平等享有占据人们记忆的权利,一如疟疾和饥饿在上帝面前占有的权利等同于生命和宁静,

--May 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毒木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毒木圣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