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死了。

小小
2018-05-05 10:09:45

有人问过我要如何走出抑郁或是如何对待抑郁症的朋友?这种问题既让我高兴又让我难过,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视或是用科学的态度来看待抑郁症,我在公开谈论关于自己有抑郁症的时候得到的是理解和支持,没有人指责我的矫情,就算一些人不明白也保持了尊重。有时候难免也会跟朋友谈到我的病,他们都宽慰我说这就是一场精神上的感冒而已,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 难过的是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有长达近十年的抑郁症和四年的焦虑症病史,我在这两种精神疾病的反复和交替中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我无数次的想过要自杀,我没有死是因为怕爱我的人难过,我舍不得让他们难过。 抑郁和焦虑的病症在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和行为都是不同的,去年我哥得了抑郁症,曾经性格温和开朗的他用暴戾来对待家人,用各种伤害我们的方式来发泄他的情绪,他说我们看他就像看一个怪物是一个疯子,他不想看见我们,也没有人理解他,他只想去死。 他不知道他感受过的这些痛苦这十年日复一日的发生在我身上,我深知这是怎样一种痛苦。但面对他我仍然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如何帮他,我试图跟他谈心他根本听不进去,我想带他去医院他根本连家都不回,我说你不想在家里那你出去旅游,你把我银行卡拿去想去哪儿想去多久都可以,他说他哪里都不想去只想死。 他表现出来的跟我完全不同,我家人根本不知道我有抑郁症,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想我既然已经这样不开心了,我能做的就是让爱我的人开心一点。我绝大部分时候表现得都很正常,甚至在他们看来我是乐观的有趣的一个人。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我是如何一个人赤手空拳的经历一次次崩溃,也不知道我焦虑发作的时候晕倒在家无人问津。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有抑郁症伤害过他们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我把所有的刀口都对准了我自己。父母把对我哥的怨气撒在我身上,我哥把对家人的怨气一股脑的倾倒在我这里,那天我近乎无法控制的哭了,我面对这些问题无能为力。 我对这本书的兴趣始于我想了解其他抑郁症的人都在想些什么? 珍妮.罗森患有多种精神疾病有丈夫有孩子,但她像个“疯子”,书里写了她脑子里各种奇怪的想法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比如猫打哈欠是因为猫自私,打哈欠是为了占用更多的氧气。同时也写了她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感受,包括她的治疗和跟犯病时跟家人的相处。 我非常理解作者的感受,我很钦佩她敢面对如此真实的自己,她不仅患有抑郁症,同时还患有焦虑症、躁狂症、强迫症、失眠症、回避型人格障碍、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十几种障碍症。我不止有抑郁症和焦虑症,我也有其它奇怪的病症,但我很少提起,总觉得别人会觉得我是矫情,是故作特立独行。比如我有一个很奇怪的恐惧症叫:黄昏恐惧症。每个傍晚都让我难受,有一种侵入了骨头里的孤独感,我看不了黄昏看不了夕阳,这种场景分分钟会让我想跳楼,每天回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拉上窗帘开灯,夜色一点点暗下来,我也会一点点平静下来。因为焦虑症我的神经变得异常的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的神经发出警报,在下雨天我几乎做不了任何事,就连踩油门脚都会一直发抖。 抑郁症病人体验的本质是一样的,了无生趣,行尸走肉,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像失去了感受快乐的功能。但似乎每个人的表现或是选择对抗的方式却大相径庭,我哥选择了暴戾,我选择了隐忍,而作者选择了疯狂,看她写的每一行字我都能感到 很多人对抑郁症的建议都是看书啊运动啊,其实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无异于叫一个不懂盲文的瞎子看书,叫一个没有腿的人跑步。一种精神上的疾病几乎可以让一个人成为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和意志的人,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一个残疾。 很多人不明白,要拥有看书或运动这种行动力之前,最重要都是找到适合自己和平衡自己情绪的倾泻口,当具备一定的意志力之后才可能有之后的行动力,这个是抑郁症的行为秩序。 而抑郁情绪的倾泻口是很多抑郁症患者不具备的或是有偏差的,这个倾泻口是什么呢?就是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很多时候也会有人问到我如何熬过抑郁严重的时期,我无数次的表达过对于朋友们的感激之情,是他们拉住了陷入泥潭中的我。以前我不懂得如何做朋友,虽然我从来不缺朋友,但我怯于跟他们表达我内心的想法。大概是从小就被教育不要做一个麻烦别人的人,我很怕把我内心这些阴霾的情绪传递给朋友,或许我是怕我会让他们讨厌。 是他们教会了我朋友之间的相处,他们给了我安全感,让我可以信任他们,让我感觉到轻松,不再觉得自己是个麻烦,也让我习惯了在友情上的依赖和被依赖。在我特别难过的时候向他们倾诉自己的困扰和情绪,很多时候他们并不能给我好的建议,但这些话说出口之后我心里已经好过了很多,我需要的也不是建议,而是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倾诉的对象。他们也没有觉得我是一个麻烦,每个人都会有无法排解自己情绪的时候,朋友之间的依赖和信任让我们在面临困难的时候像身体被卸下了几十公斤的重物,让我们更有力量的走下去。 很多抑郁症患者对于抑郁症是有“羞耻感”的,会害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来看自己,怕自己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从而拒绝倾诉也拒绝就医。对于抑郁症我们不需要有“羞耻感”,抑郁症同其它疾病一样,只是一场病,我们首先要面对这样一个真实的自己,才能找到自己抑郁情绪的倾泻口。我们可以用语言、文字或其它方式去把心中的积郁倾倒一些出来 这句话很适合任何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我们即便身在泥潭,对生活失去了兴趣和行动力,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去对抗抑郁,去对生活产生兴趣,也是这种努力让我们不至于沉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