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即傲慢

申仙
2018-05-05 看过

有幸看过达夫妮·杜穆里埃所编写的《威尼斯疑魂》,在悬疑领域这座高山上,很少拥有这样如蝴蝶般梦幻的故事了。而本书的作者卡拉•亨特,无疑又是另一个厉害的家伙,她讲述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悬而未决的故事,更多的,是她所表达的除了人性本质的善恶外,旁观者在偏见、舆论面前的错乱和愚蠢。或许在小说中卡拉•亨特并没有表达出明显的褒贬倾向,但小说情节的发展足以说明她最真挚的态度——

只有证据才能说明一切,任何的直接定罪都是对人性最大的践踏。

失踪的小姑娘,貌合神离的夫妻俩,若是在外人看来,难免会如同警官一样以先天植入的偏见去应对这桩不太离奇的失踪案件,熟人作案动机明显,从一开始就被钉在犯罪者行列的父母二人,似乎只需要等待法律的惩戒就好。可故事也往往得从绝处说起。

卡拉•亨特在小说的开篇便看似不经意的为偏见埋下了伏笔:“实际上,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走进房门前早已展开判断。”也许对于善恶的考量,我们总会以为自己福尔摩斯附体一般,可以通过窗口往下俯瞰的那一秒钟准确判断出陌生人的秉性喜好职业习惯,但事实往往与想象背道而驰,可我们依旧更愿意相信直觉,哪怕直觉是个最干扰答案的因素也在所不惜,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更愿意相信自己。

这句判词,也直截了当地解释了警长偏见的来源,而警长的偏见通过他的职务权力以及诱导性的查案过程,也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每一个关注黛西失踪案的人。

其实我们的确有充足理由相信黛西的父母是凶手。毕竟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展现了他们的自私和无耻,如果父母真的会杀害自己的儿女,或许他们的表现也会像梅森夫妇一样。

对待收养的儿子利奥,母亲莎伦漠不关心,她无视儿子的内心与肉体上的双重痛苦。对待女儿黛西,莎伦在爱意中隐藏着嫉妒,所以爱也像包裹着玻璃碎片的蜂蜜,给人甜蜜的同时也潜藏着痛苦。父亲梅森同样忽视着利奥的一切,他还以妻子为借口,以此推卸自己的不负责任。对待女儿,梅森同样失职,他的宠爱无法掩盖他的不忠对家庭的破坏,也无法推卸他在寻找女儿一事上的消极与退却。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的,但不幸的是,为人父母却没有持证上岗的考核。所以天然地站在弱势的一方,并对不那么讨喜的人加戴更重的帽子,因为那样会让我们良心过得去,但人情可以如此,法律呢?

·长期冷暴力的母亲 ·缺少关爱的家庭成分 ·宴会上突然失踪的女儿

从A和B的推倒里似乎很容易得出C的结论,因为不喜欢甚至有意忽视所以选择放弃。我们天生都爱做一个判决者,仿佛那代表着我们坚守在正义的一方。

如果说警长的偏见还因其职业的控制而具有相当的隐蔽性,那么自网络上的声音便张扬得多。在黛西刚刚失踪的时候就有人质疑黛西的父母,及至黛西父母接受采访的录像被播出,黛西父母是凶手的舆论便如同风暴一般逐渐扩大。在舆论的影响下,人们甚至已经看不到其他的线索和证据,当人们坚信黛西的父母是罪人的时候,在未曾审判之前,他们已然被定罪。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对狂热大众有着很直接的解读——个体的人是理性的,一旦到了集体里面,就丧失了理性,“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夸大自己的感情”。

当个人被裹挟着进入到了群体之中后,他的思想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而群体思想又难免摆脱情绪化、跟风热潮等特征。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黛西失踪案中,大众乃至于本该专业的警察都坚信凶手是黛西的父母。


偏见:人们脱离客观事实而建立起来的对人、事、物的消极认知与态度。 舆论:公民在某时间与地点,对某行为公开表达的内容,基本趋于一致的信念、意见和态度的总和。

由偏见所带来的舆论暴力的可怕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所幸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多费些心力去思考报道案件地背后隐情。在法律行当里有一句较为经典的阐述,如果我们不为坏人辩护,那么怎么去保护好人,尊重恶人的权利恰恰也是保护好人权利的前提。

所以电影《十二怒汉》才会用那么一种极端的情节设定去演示如何以少数人的力量去坚守法律判决的最后底线——证据代表一切。

偏见即是傲慢,标榜正义的双手并不意味着在行善事,在我们这个更容易激情涌动的“小时代”,这本身就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1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失踪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踪的女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