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8分

我才读了几章,不吐不快

陆小玉
2018-05-05 看过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在于它对女性的解放程度。 容许我先来谈一谈别的书。 红楼梦里的李纨,年轻守寡,人人赞她贞洁守妇道,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喜欢; 红高粱里,“我”的奶奶与罗汉大叔在高粱地里苟合,莫言通过“我”之口,赞她“是女性求得性解放的先锋”。 其实在红楼梦中,作者对女子在封建主义的压迫下的性压抑,早已看不惯了。贾政在锦山绣水中搞出这么一个“稻香村”(即杏帘在望),妄图以人力胜于天然,让宝玉心生厌恶,觉得有造作之感,是对自然状态的一种扭曲和约束。后来又赐给了李纨,说明作者本人对李纨年轻守寡的做法并不赞同,以山水自然被约束来类比女子生理自然被约束。 中国传统社会里的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绣楼里思春到发霉,不爱运动,甚至连床上运动都不喜欢,也不敢喜欢。古代男人喜欢含蓄腼腆、羞羞答答的女子,就算没病,也得磕着药做出西子捧心之态 《黄金时代》给我展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时代。那是文革,那些或对着五千年历史不停思考,或在陌生的西洋文化中踽踽独行的文人们,对这样一个时代彻底失望了。他们开始逃避社会,在无聊的人生中发现一点有聊的东西。 那就是性。 那不过是原始人类繁衍后代的本能行为,因为文明的发展,衍生出了礼节道德,给它加上了褒贬的色彩,给它加上了戒律清规的约束。 更可恶的是,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女子只能从一而终。所以要女子守节,不过是抹杀女人的欲望,是一场五千年的阴谋,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男权主义占主导地位的手段。 那些走在时代前端的女人们,她们的勇毅,是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没有消亡的明证了。 这大胆的描写,这讳莫如深的话题,除了郁达夫在别的书中并不常见。中国人的一大特质,那就是把礼义廉耻付诸行动时,变成了虚伪,嘴上满是谦词,面上全是光鲜,内心高傲自大,身体里头是被虫蛀空了的朽木。中国人看美国电影时候,常常因他们轻佻露骨的荤段子而不适应,以致自己写起东西来,全是空谈主义的精神恋爱。王小波敢把人的七情六欲写得如此真实,那是文学大家才能写出来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