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的十字架就是指虚无的承担

爱生活的小马
2018-05-05 看过

整本书前半部分主要讲述的是针对中原女儿和小夜子的杀害,如何快速找到凶手并决定是否判处死刑的描述。其实,凶手都是自首,很快就没有了悬念,不知道作者到底要讲什么。看到后半部分,中原开始介入调查后的事情,才慢慢明白了作者的用意。

我不知道在西方人的观念中,十字架代表什么。从整理来看,从我个人理解来看,题目类似于虚无的承担吧。从书中来看,责任的承担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父母对子女的责任,夫妻之间的责任,兄弟姐妹之间的责任、犯罪者对受害者的责任。这四个方面,前三个方面从书中描述的情感投入程度来说是依次递减的,最后一个方面,直接在探讨犯罪者到底主动或者被动地接收什么才算对受害者、社会来说算是弥补。接下来,我详细描述自己的读后感。

父母对子女的责任

父母对子女的责任分为两个阶段,分别是成年前和成年后。

在子女成年前,虽然孩子给家庭带来的经济方面的负担,但是从情感来说,孩子的出生和成长,父母都投入了非常多的情感和精力,可以说是父母快乐的源泉、工作奋斗的全动力。比如中原和小夜子,当女儿8岁时被杀害后,第一反应就是要让犯罪人以命相抵,即使以命相抵后,双方还是不能走出痛苦的阴影,看到对方就想到自己的女儿,进而就痛苦不堪。最后只能选择离婚,希望能逃避痛苦。但是离婚也不能使他们完全走出痛苦。小夜子选择借用杂志社调查之名,继续关注关于如何惩戒犯罪人才能让受害人过得好一点,而中原则继续浑浑噩噩地上着看似不错的工作。可以说,这对夫妻相对成熟,对子女的抚养尽到了全部的义务。另一个例子也是子女成年前的例子,那就是史也与纱织在年少无知时,对诞生的婴儿做的残忍的杀害。这对还不是法律认可的夫妻,因为害怕父母、周围的人责骂、嘲笑等原因,对婴儿不仅没有做到一丝抚养的义务,还进行了灭口。虽然看似摆脱了这个包袱,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可能因为被埋掉,心里上也就摆脱了呢。人都是情感动物,父母将自己抚养长大,自己却这么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小孩,没有给他带来一天的快乐,这是多么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双方的心里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如果生活的悲观一点,就像纱织一样,那就会认为自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能享受这个世界中不好的东西;如果生活的稍微积极一点,就像史也一样,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挽救更多的婴儿儿童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来弥补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但没有履行的责任。以上都是沉甸甸的承担,还有一个就是蛭川对自己的女儿花惠,没有尽到抚养义务。蛭川在想为女儿做些事情之前,都是虚无的责任和承担。

在子女成年后,父母和子女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个体。子女的发展好坏带给父母的是名誉上的东西。只要名誉不受损,父母和子女之间也不会有太多的干涉。但是,子女的发展若是给父母和家族带来负面的影响,则父母就会干涉比较多。虽然父母干涉,但是总体上最终的结果还是由子女来承担,父母只是听到不好听的话而已。就像史也与其母亲妙子一样。相反,父母做出影响不好的事情,子女也会选择远离或者断绝关系来避免自己受到影响,就像花惠与其父亲蛭川一样。不管是哪种情况,最终成年后,父母与子女没有法律上的抚养和赡养义务,只是社会伦理道德受到影响,彼此对对方承担的责任也会很小。

夫妻之间的责任

夫妻之间有法律提供的证书,但是丈夫与妻子之间的工作分配没有固定,有的是丈夫赚钱妻子负责家务抚养小孩,有的是妻子赚钱丈夫负责家务抚养小孩,最要命的就是那种丈夫既不赚钱也不负责家务抚养小孩,全由妻子一个人承担。书中史也与花惠就是丈夫赚钱妻子负责家务抚养小孩,所以在中原没有调查之前,他们家庭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小孩子的成长还是比较幸福的,虽然偶尔有母亲妙子的打扰。蛭川与他的妻子,以及田端佑二与花惠,可以说是丈夫或前男友完全没有明白自己的定位,妻子或前女友为了孩子、家庭一味地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那么对于这种丈夫或前男友,对家庭责任方面是不是就是虚无的呢?!这种虚无的责任,没有法律约束,虽然偶尔有道德评论,但是道德评论到底能将这种虚无的责任消失吗?最后只能是由一方去承担这个责任了。

兄弟姐妹之间的责任

兄弟姐妹之间没有明确的责任,大家只能说能帮的就帮,不能帮的话也没有办法。毕竟成年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了。

犯罪者对受害者的责任

作者关于虚无的十字架,主要是指犯罪者应该做什么,才能减少对受害者的伤害,才能有效减少后面对社会的危害。犯罪者杀人后,很明显,不管是无期徒刑还是死刑都无法减轻受害人的伤害。对于某些犯罪人来说,死刑也许是对他的一种解脱,而不是惩罚。那么,犯罪者隐瞒犯罪事实,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行动,做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事情,来弥补自己的过错。这种行为对受害者来说,无法解除心头之恨,但是对社会来说又是一种有效的解决措施。

最后的结尾,史也和花惠都自首了。如果找到证据,则二人无疑要进监狱,那么他们的孩子由谁来照顾呢,妙子和由美应该不会照顾了,那只能送往孤儿院了,这个对原本幸福的一家人真的是好事吗,对社会来说,是一种最优的选择吗?

如果中原没有查出来,那史也和花惠估计都不会自首了;当中原查出真相后,史也和花惠为什么要选择自首呢,是因为觉得认为自己自首了,就可以对得起那个婴儿了,还是对得起史也一家人了,从而让自己心安一点。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么做,自己的小孩子怎么办,自己能对得起自己的小孩子吗?为了弥补过去,就要让未来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吗,让更多的人涉入不幸福的状态吗?这个我是百思不能其解。也许,作者没有给出明确的自首后的判定结论,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吧。

以上内容是针对作者的描述,关于日本的情况的一些读后感。有些文化还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虚无的十字架的更多书评

推荐虚无的十字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