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马上见到你 我想马上见到你 评价人数不足

在生活中寻觅诗意

编辑-韩松
2018-05-04 看过

《我想马上见到你》(花山文艺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是姚云峰的诗集,也是他写诗以来第一本正式出版的诗集。他是一位职业媒体人,镇日与记者、编辑们打交道,而他在这之前的经历我却不得而知。我在报社时,常喊他梦扬老师,那时得知,他已写有不少字数的作品。 第一次见他,半长的头发飘逸,游弋的眼神,仿佛在说,做新闻是件轻松的事情。那是2014年,我的散文小说集《温暖如粥》签约待出版,我将那未完稿给他看。彼时我任职见习夜班编辑,桌上摆了一册看旧了的《重新发现社会》。他说,“这本书讲得挺浅的”,又说,“你写的东西还不够沉重”。 他写诗,也写小说,但似乎究竟不能称他在业余写诗。如其诗集自序《闲言少叙》所言,诗是有感而发,想写才写。他想写,有这么多篇,说什么也不是业余。 他与“诗圈”的许多诗人不同,不同在于他的诚恳和谦虚,因为平和,耐心于日常生活,故也绝少见他出入各种文化活动的场合。那天傍晚拿到这本诗集,他很开心,我见他抱它们在怀里,趁机索来一册签名本。他在微信订阅号“能读懂的诗”里,写生活,写孩子,写感想,安静日常皆入得诗里,如这素简的封面,如这20元的定价,简单,郑重。 姚熙里应是他的孩子,六岁了,大概很喜欢这只玩具熊猫坐在跳马上,它如日式漫画般喊出这个书名和作者;诗集内容共分四辑——想象、坐车、故乡、眼前,一部分是熙里的父亲将孩子的话记述而来;在自序文《闲言少叙》之前,写着一句话:献给姚熙里。 大约是2017年秋天,我读着他的这些“能读懂的诗”,他说自己喜欢辛波丝卡、金子美玲,和中国的白居易。虽然,他的诗并非纯粹到天真烂漫任自然,而是显露出触及生活本身的安详与淡然,却是发乎内心,清楚安然,不急不忙,柔软地抵达生活的本质。在他的诗里,已剔除了写时欢愉、如今看来却稍显雕琢的诗句。他说,这本诗集里大多数,都是发自内心的想说的话,它们源于生活。 即便没有过多的雕饰,也不见华丽的辞藻和精巧的形式结构,却并不妨碍这些诗的可读性。它们是清白素衣,耐得住咀嚼。日常口语入诗,有细节,很诚实。 梦扬说,自己写诗虽不追求高蹈的技巧,却也很在意想象力和超越性,有了想象和超越的意义,诗才显得美丽。相比之下,有感而发比形式更重要。 经久地阅读,我也喜欢看他安静日常的生活,仿佛骑在自行车上的青年男人,为生活为梦想而付出应有的努力。所以,我拿到他的诗集后感到很开心,也曾想穿越大半个石家庄,到一家知名的书店去。那是这座城市唯一一家、也是全国少有的诗歌主题书店。我迫切地想与那里的诗人们分享这本书,就像要告诉大家,这里有一坛上好的酒。 北岛在《波兰来客》里写道: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而此刻,这本素朴的诗集,就安静于这槐花飘香的五月的小城。梦扬依旧半长着头发,随身背个挎包,打眼望去,竟看不出他是资深媒体人。 他写《自画像》: 现在/我是自由的/也是热情的/我凝视着窗外/灵魂突然想从眼睛后面飞出 我想,自由而爱生活的人,永远年轻。

2018.05.03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