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 小夜曲 7.9分

哇!我喜欢的作家蝉联了诺贝尔文学奖哎!

英恩
2018-05-04 22:44:03

今天下午收到一条新闻推送:由于瑞典学院近来一直处在由性骚扰指控引发的动荡之中,因此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不发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哇,村上春树又少了一次机会,而且是提前五个月落选哎。第二反应是,哇,我喜欢的作家英勇地蝉联了文学奖桂冠,成功卫冕啦。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话。由今天这个新闻展开来,我想谈一谈石黑一雄。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经快一年了,但在国内似乎仍旧没有火起来。除了《长日留痕》和《远山淡影》这两部作品借着诺奖的东风,去年偶尔被提起几次之外,其他作品很少有人知晓,相比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在国内属于非常被低估的作家。

虽然他以写长篇小说见长,但我最爱他的一本书《小夜曲》却是一本短片小说集。顾名思义,这是一本和音乐有关的书。

日本作家特别喜欢以音乐为线索写书。比如前面我刚刚调侃过的村上春树,他的很多书名都是音乐指南:《挪威的森林》取自披头士的歌,渡边彻乘飞机到达汉堡机场,降落时听到机上播放着管弦乐器演奏的披头士的《挪威的森林》;我与玲子为直子所唱的安魂曲,《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是取自纳特·金·科尔的《国境以南》,岛本说每当听纳特·“金”·科尔的曲子时,便会想像国境以南到底是什么?国境以南是什么地方?《海边的卡夫卡》中,主角与死去女人的灵魂纠缠,最终他在郊区废弃图书馆发现一盒黑胶唱片,听了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灵魂才得以释放。还有《舞舞舞》这种直接用一首叫德尔兹的黑人乐队的老歌来命名的。

石黑一雄也是如此,他年轻的时候想做一个音乐人,背着吉他在美国游荡。他喜欢爵士,想唱摇滚,可惜没有天赋。可能是始终无法忘记“音乐梦”吧,所以这本书选择以音乐为主题,讲述了五个小故事。每个故事都和音乐相关,有过气的中年歌手、傲气但无人赏识的大提琴手、一事无成的萨克斯手、为了前途而整容的乐手。他们对音乐有着美好的理想,灿烂的梦想,最终或由于命运的嘲弄,或由于社会机器的压制,或由于琐事的消磨,有人屈从现实,有人陷入无望,也有人将才华蹉跎。正如本书的副标题《音乐与黄昏》一般,每个故事的“我”都曾无限接近自己的梦想,却都擦肩而过。

这是一本特别丧的书吗?我不这么认为。石黑一雄从不给自己的故事设定一个结尾。生活在继续,谁知道下一步会怎样呢?我喜欢里面这一段对话,“知道吗,史蒂夫?小时候我十分渴望成为舞蹈家或歌唱家。我努力啊努力,老天知道我努力了,可人们只知道笑话我,我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但是后来我长大一些,我发现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不公平。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天赋的人,也仍然是有机会的。你仍旧可以在天底下找到你的位置,不一定只能是个默默无闻的人。要做到不容易。你得十分努力,不理会别人怎么说。可机会一定有。”

这本书我是在回家路上和晚上睡觉前看的。有时穿梭在城市的地下,有时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有时听着深夜秋风扫过窗户的声音,看着石黑一雄笔下那些我知晓却未熟识的音乐和音乐家的名字,藉由着在这个城市里感受到的和那个音乐世界里相同的感受,竟会产生一刹那的穿越感。那是一种了解到你耳朵听到的、心灵感触到的、头脑想象出的那个模糊的影像在渐渐清晰露出棱角时那种复杂又难以言喻的感觉。

也许那叫梦想吧。就如同石黑一雄写起音乐的故事一般,是不是在怀念那个想当摇滚乐手的自己。

最后,既然是写一本关于音乐的书,就顺便推荐一下这本书里出现的,我非常喜欢的两首音乐作品吧。

一首是They All Laughed,我非常喜欢Lady Gaga和Tony Bennet唱的那一版,Tony Bennet已经90多了,唱起爵士会让人觉得“果然爵士还是得年龄大一些唱起来才有腔调啊”。

另一首,Come Rain or Come Shine,其中一个故事《无论下雨或晴天》就是以此曲命名。就像小说中说的,“若是发现一首歌——比如雷·查尔斯的《不论下雨或晴天》——歌词本身是快乐的,而演唱成十分悲伤,我们会非常高兴。”我喜欢这首歌,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Come Rain or Come Shine,虽然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没有了,也不要沮丧。因为那意味着,明年我们就会同时有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了,这样想来,真是非常期待明年的到来了。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夜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夜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