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地活着吧

awesome
2018-05-04 20:45:53

“我觉得很绝望。”

  “早上很难起床。我只想蒙头大睡,藏起来谁也不见。我不想和任何人讲话。”

  “我觉得很无望,看不到任何好转的希望,也觉得没什么能够好起来。”

抑郁症,属于部分人知道、但很少人了解的一种疾病。也许这本书写给的是珍妮每篇博客下“我也是”评论的人,也许写给的是千千万万与“抑郁”线性无关的人。读罢,我似乎了解了一丝抑郁症,但是我并不能去体会也想象不出来那些和大脑杀死自己的指令对抗的痛苦甚至想结束自己生命的撕心裂肺。他们不但暗地里要面对这边病魔的囚禁虐待还要明亮的地方假装自己和“正常人般”,抑郁患者更应该被理解。正是因为他们需要理解,所以更需要被人们所知晓。

可以说,珍妮是幸运的,他遇到了能够理解他的家人和朋友,尽管很多个故事都是以她与维克多的争吵开始,但是正是这些争吵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有趣万分,在争吵中珍妮也觉得自己得到一笔真正的财富,“金钱无法买到一个优秀的善解人意的婚姻伴侣的幸福”

崔永元作为一名过来人曾说过“治疗抑郁症和治疗其他病无异:一是承认有病,二是寻个好大夫,三是配合治疗,四是防止复发”,他还声称不要怕被大家知道患了抑郁症。是啊,病说到底就是身体某个部位出现了问题,怎么能因为这个出现毛病的部位是大脑就区别对待呢?抑郁症不应该让人感到羞耻,当癌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赞美他的勇敢,为他们佩戴丝带,称他们为幸存者”,而“当抑郁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事实上,无论是十多年前张国荣的纵身一跳还是前几年的乔任梁割腕自杀都给了我们提示——给抑郁患者们更多包容和理解,让他们敢于承认自己的缺陷,积极接受治疗。

其次,幽默是回击抑郁最好的武器。“我疯狂地快乐着。这不是精神疾病的治疗方法,这是一件武器,用来战胜疾病。这是一种方法,用来夺回你发疯时被抢走的快乐。”《高兴死了》用幽默的语言描述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让人一边读一边不禁感叹作者的新奇脑回路和对生活的豁达乐观。珍妮像是个时时刻刻需要被人保护小孩子,又像是个看透人生的哲理家,她的生活是快乐与痛苦并存着的,“一边光彩亮丽,充满魔力,总能看到事物好的一面,总有好运降临;而另一边浑身是伤,跌跌撞撞,永远跟不上现实的步伐。”

幽默不但是她应对抑郁症发作时最好的解药,也是我们应对人生困难时最好的解药。是啊,既然人生必然是有痛苦的,那么不妨换种思维方式,做自己命运的掌控者,珍惜每一个醒来的日子。就像珍妮在酒店那次抑郁症发作时,她抱着肿胀得脚后跟流血的脚,“痛得忍不住要尖叫”,在看到雪后冲出去光着脚在凌晨四点下着雪的街道快乐地散步。

“我知道我有病,我也不怕让你知道,我就是我,我才是我生命的掌控者!”自己才是自己生命的掌握者,生活本来就如此,那还不如让生活变得多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