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是介绍世界性的帝国还不如说是讲“变革”

檀心June
2018-05-04 看过

本书是陆威仪的第三部作品,也是最后一部作品。不由佩服作者,要是有人让我写秦到唐的历史。我是断然不敢的。

本书开宗明义,提出内藤湖南的“唐宋变革”说,并强调了唐到宋的“中古”到“近世”说,这种说法在上个世纪国内外学者广泛讨论,基本已经认为不是十分准确和正确的说法。因为内藤湖南提出这种说法,很大程度上是为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张本,加之他也并非宋史研究者,所以学者更多关心的是其学生宫崎市定对这一理论的发展。但是本书作者表示对内藤湖南的说法非常同意。p3

然而作者笔锋一转,又提出认为“安史之乱”是变革的分界点。这种说法是大多数中国学者所倡导,元明之际就有学者注意到,最为著名的是我国学者陈寅恪先生,可见这已经不是一个新理论了。

众所周知,内藤虎次郎的“唐宋变革”论主要强调的是宋以后的“近世“性,他的衡量标注不是西方式的近代性,他吸取了西方的划分方法,却将中国与日本是为一体,采取东洋的划分方法。弟子宫崎市定才是采取的西方划分标准。这与这本书作者说说的“虽然把西方历史分期加诸中国很危险,但内藤之后众多学者证实了他的基本假设。”(p3)这种说法大相径庭。而“安史之乱”为分期的方法注重的是唐朝中期经济文化政治方面的改变,大部分是不同意“近世”这种说法的。作者在后期没有再提出“近世”,“近代”之类的说法,可见他同意大部分中国学者所认为的唐中期“变革”的说法。

由此可见,作者即不完全熟悉内藤湖南的理论及其背景,也不熟悉中国学者关于中国古代分期的史学史演变,造成自相矛盾的问题。

还有一些小问题,比如介绍唐朝所选取的角度,可能是选取了作者比较感兴趣的地方。比如作者费了很多笔力去写牡丹花业,本以为作者要写经济作物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市民趣味影响唐代经济发展,结果都没有,绕了一圈没重点。最后作者用一章来写唐朝的文学。对于非汉语学者来说是十分冒险的。果然,作者写道孟郊,就出现了理解错误。作者指出,孟郊认为“受苦痛折磨是真正诗人的标志。”孟郊不是苦行僧,也不是清教徒,他的苦难来自于社会的不稳定性与求功名的折磨。孟郊屡试不第,母命难为,穷困之中有又见到了许多不公现象,这种苦闷不是非汉语学者所能理解的。试想一个没有参加多次层层选拔考试的学者如何理解孟郊诗中“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这种心情呢。

总之,作者对唐朝的了解是在是不够深入,但是如何要求一个非汉语作者高质量的从秦朝写到唐朝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佛中国史03•世界性的帝国:唐朝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佛中国史03•世界性的帝国:唐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