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大师

ztl
2018-05-04 20:30:12

很多人觉得海德格尔很难读,因为晦涩难懂。晦涩难懂会如何?会让人觉得有学问,还是大学问。那么,当年裘千丈以剑插腹,以口吐烟,以手削杯,谁又明白他这是什么门道?又有谁初次看到不认为裘千丈不是在施展上层功夫?海德格尔明显就是中了维特根斯坦所提到的哲学的一种甜蜜之毒,即哲学的晦涩化表述手法,对学哲学的人无不是一种诱惑。这种诱惑就好像炫耀之于富有,奴性之于地位低下,膨胀之于权势。

装逼的一个典型行为是不说人话,玩文字游戏。海德格尔说,

“作为人类生命的此在原初地是可能之在,是确知而又不确定的消逝之可能性的存在”;“比人更原始的是人的此在的有限性”;“此在的有限性……在于遗忘”;“作为存在的存在在此是……”;“存在就是在场的固定性”;“每个形而上学的问题总是包括形而上学问题的整体,它总是这个整体自身”;“真理,是使真实成为真实的东西”;“世界决不存在,而是世界化”。

把简单的东西说得很深奥,故意语焉不详。

比如海德格尔在谈到人的存在时,谈到人的存在时说,这种存在“在世界中存在”,“相互并存的存在”,“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存在规定……言说”,“把自己规定

...
显示全文

很多人觉得海德格尔很难读,因为晦涩难懂。晦涩难懂会如何?会让人觉得有学问,还是大学问。那么,当年裘千丈以剑插腹,以口吐烟,以手削杯,谁又明白他这是什么门道?又有谁初次看到不认为裘千丈不是在施展上层功夫?海德格尔明显就是中了维特根斯坦所提到的哲学的一种甜蜜之毒,即哲学的晦涩化表述手法,对学哲学的人无不是一种诱惑。这种诱惑就好像炫耀之于富有,奴性之于地位低下,膨胀之于权势。

装逼的一个典型行为是不说人话,玩文字游戏。海德格尔说,

“作为人类生命的此在原初地是可能之在,是确知而又不确定的消逝之可能性的存在”;“比人更原始的是人的此在的有限性”;“此在的有限性……在于遗忘”;“作为存在的存在在此是……”;“存在就是在场的固定性”;“每个形而上学的问题总是包括形而上学问题的整体,它总是这个整体自身”;“真理,是使真实成为真实的东西”;“世界决不存在,而是世界化”。

把简单的东西说得很深奥,故意语焉不详。

比如海德格尔在谈到人的存在时,谈到人的存在时说,这种存在“在世界中存在”,“相互并存的存在”,“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存在规定……言说”,“把自己规定为“我是”的存在者”。这装模作样的一大堆,其实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一个人”,是依存于环境的、群居而带有社会性、拥有智能,并且是一种发展中“自我”的一种存在状态。那么海德格尔为何要以这种方式来叙述呢?要么他就是一个笨蛋,要么他就是在故弄玄虚。我记得貌似罗素在谈及黑格尔时,也说黑大师研究学问,不以“深刻的真理”中的真理为目标,而以其中的“深刻”为目标。或许还有很多人,要么能力不足,要么想混点名利,都在这么做。

用rhetorics代替argument,以打动人的感受为手段,而不是寻求缜密的逻辑推理。比如,海德格尔说,

“作 为‘如何’,这种‘消逝’毫不容情地把此在带进了他本身的唯一 可能性中,让此在在完全独立自主。这种消逝能够把在其日常状态的庄严中的此在置入阴森之境。只要先行把此在纸最极端的可能性保持在它的面前,那么这种先行就是此在之解释的基本实行方式。这种先行把此在置身于其中的基本方面拉到身旁。”
“神庙在其阒然无声的矗立中才赋予物以外貌,才赋予人类以关于他们自身的展望。只要这个作品是作品,只要神还没有从这个作品那里逃逸,那么这种视界就总是敞开的。”

海德格尔也谈及一些问题,但是我认为,他有时候故意想语出惊人,比如他说真理的本质在于自由,自由即为让存在者存在。我以为,真理是一种准确描述自然的符号叙述或模型。如果要说真理和自由的关系,那么就是康德所谓一个完备的理性存在者拥有全部真理,从而能够按照理性的指引思考和行为,而决定自身的存在方式。另一些时候,海德格尔想不出新东西的时候,只是说一些陈词滥调。比如,关于艺术,他说“质料与形式的区分……绝对是所有艺术理论和美学的概念图式”。梵高的画上的农鞋,使得“存在者进入它的存在之无蔽之中”,揭示了“真理”。艺术的本质就是“存在者的真理自行设置入作品”。艺术作品是对“物的普遍本质的再现”。艺术,在我看来,其实就是艺术家通过艺术天赋,把一些对人来说能够触发(审美)感受的元素提取出来突出或放大。等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德格尔选集(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德格尔选集(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