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摘抄

花钼
2018-05-04 看过

历史人物实际上是群众造成的,不完全取决于他本人功过的大小,只要在任何“群众运动”中都忘不了他,他便会不由自主地取得一定的历史地位。而历史人物的命运却是由历史支配的,也不由他本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历史的转折到来之前,人根本无能为力,与其动辄得咎,不如潜心于思索。 你既然把他当作贼,他也就以贼自居了。并且,在农民们都做贼的时候,不做贼倒是反常,做贼当然不会觉得可耻。 接吻“怪脏的”,而身体其他部位的接触却不“脏”!爱情其实是文化的一种表现。在缺乏文化的地方,在缺乏文化的人身上,全然没有爱情的一切温文尔雅,没有那一套温文尔雅的繁文缛节,只有那最原始的,也是最基本的情欲。 本来应该哭的,然而却是笑,这究竟是人性的弱点还是人性的坚强? 没有神秘色彩的事物都是平淡乏味的事物。 文明的功能主要不在于指导自己的行为而在于解释自己的行为。 有思考能力的人靠思考生活,没有思考能力的人靠本能生活,但本能使人坚强,思考却使人软弱。 当一个劳改犯,最好是对生活不要抱任何幻想;我幻想了,所以我就有了苦恼。这里没有爱情,只有生理上的情欲。 幸福是一种奇迹,不幸才是常规。 在政治口号的表层下,在过着最普通生活的最平凡的人的心中,有一种不能被政治征服的、想过好日子的、可怕的利己欲望。 人都以为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希望别人也来尝一尝。 我总觉得这场悲剧太长了,演了十几年。不知道观众是什么感觉,我这个演员是演乏了。 我们现在不正是在领袖的过去的话里打转吗?你用这位领袖过去的这句话来对付我,我用那位领袖过去的那句话来对付你。这就是马克思说的:死人抓住活人;我们现在理论发展的表现就是理论的不发展。我们如果要在这窒息的情况下谋求发展,就是善于挑选有利于发展的语录。我们的聪明才智不能用于创造,只能用于选择。这就是我们理论的悲剧;它的最后一幕就是把我们全体领进死胡同。 因为失去了自一由 ,正常人的一般正常生活既然对我来说都是不可能的,又何必花心思去构想一般的幸福生活?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最大的希望却又隐蔽在没有其他的一切希望之中。这样,失去的反而会在感觉中以为是得到的;一次较轻的刑罚还可以认为是极大的侥幸,倒能使自己在接踵而来的刑罚前面乐不可支;把颠沛坎坷当作是生活的丰富多彩,把饥饿冻馁看成是天将降大任之前的磨练,做一个把磨鬼当成风车(而不是把风车当成魔鬼)的现代唐吉诃德,才可以使自己活下去。   但是,真的结了婚——就是跟她结了婚!有了家——就是目前我和周瑞成、或是她和马老婆子住的那间房!有了妻子——就是她!那么我就会牢牢地被绑在一个什么车西上;琐琐碎碎的现实生活,都象从天上下来的这大滴的、冰凉的雨点,结结实实地砸在我的头上,使我变得现实起来,失去了在想象中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资格。我也如同这大滴的冰凉的雨点,从云端一下子结结实实地栽进土地里,很快就被干燥的土地所吸收,最后变为一撮烂泥。 况且,家,也就是洞穴,这是人在史前时期就必须要有的栖身之地;家,就是窝巢,据说有巢氏正因为发明了这个安身立命之所才被拥戴为皇帝。而在我,家,就意味着我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有了几平方公尺的天地。要在乱糟糟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中划出几平方公尺的清净土地给自己。于是我就独立了!我是拥有几平方公尺的独立王国的主人!且让我在这个独立王国中,潜心地思索其他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前景。 梦境一旦变为现实,现实却又仿佛在为非现实的梦境了。 这里没有爱情,只有欲求;婚姻原来不是爱情的结果,而是机缘的结果。唉!还是一位诗人说得对:“夫人,你我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世界给每一个人规定的路都非常窄。只要在这条路上迈出第一步,就必须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人只有在走第一步之前可以选择,一经选择了之后人便成了木偶——不是自己在走,而是两旁的高墙把人向前推挤。 人类总要把一些平凡琐事涂上一层绚丽的色彩。 有比社会压力还要可怕的压力,就是家庭压力。 西方的观念是自由平等,东方的观念是道德名誉。 伟人之所以是伟人,正是因为自己是跪着的缘故。 可笑的是:你们这个时代,不是脑、不是手,而是嘴这种器官特别发达的时代。你想想,这样的时代能持续多久呢?……” 这点英雄主义不是用来救别人,而是用来救自己。 女人的眼泪是小溪的流水,幽幽的,平和的,无力的,却能冲刷掉石头坚硬的棱角。卵石,就是被女人的眼泪磨光的,并且,卵石也只有泡在女人的眼泪里才变得晶莹美丽。 我们的身体帖得这样紧。我的生命偎依着你的生命;你的生命偎依着我的生命。我的热情和你的热情在一起燃烧才使我们销魂。在一霎时我们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只有我们,我们!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共有一个生命。这就是爱情的含义,爱情的内容,爱情的欢愉,爱情的唯物主义。但过了这一刹那我们之间却有了缝隙,有了诡计,有了规避,有了离异的念头。你要包围我,我在脱出去。意识要反抗物质。爱情是一张温暖的网,织成它需要你的耐性;而我的心就是那一只麻雀,你看它在那里惶惶不安地跳跃。 多糟糕的境遇都会有人羡慕,这就是我们当代生活的特色! 耗子在没有被猫逮住的时候,自我感觉也是十分良好的。 在这个世界上,人最怕的是人,而不是动物,即使是猛兽。 女人善于用一针一线把你缝在她身上,或是把她缝在你身上。 爱情,真是既让人眷恋又让人讨厌的东西。没有它不行,它大多了也受不了! 当事人的事,在别的任何人看来都十分简单。 女人的脾气是一条流到沙漠中的河,开始时汹涌澎湃,流到后来就会无影无踪。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能爱你。我必须伤害你,伤害到使你能完全忘记我的程度! 我们从来就没有出过监狱。 这是个混乱的年代,连国家都没有计划,别说个人了! 这十几年来他们作的最大努力不是改善人和人的关系,而是切断人与人之间的横向交往。我甚至认为这是他们造成的最大祸患。他们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善意、人道和义快气概全部破坏掉了,把人变成了浪和狐狸。这样的道德状态,也只有在一次人民运动里才能净化,建立起新的人与人的之间联系。 我们竟然生活在这样一片沙漠,一片自身正在遭受摧残,而又摧残着我们,但我们却对其无能为力的沙漠之中。 在这个时代,凡是能够大声唱出来或喊出来的声音,全是没有内容,没有意义的。 特定的感受在人生中只能有一次。 在“领导”面前能做出真正男子汉的举动,恐怕还需要一个过程。 夫妻生活就是梦。不是美梦便是恶梦。千万不要清醒! 理性不能代替感情,理性更不能分析感情,在心灵相互不能感应的关系中,任何语言都无能为力。而维系我们的,在根子上恰恰是情欲激起的需求,是肉与肉的接触;那份情爱,是由高度的快感所升华出来的。离开了肉与肉的接触,我们便失去了相互了解、互相关怀的依据。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