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多 裴多 8.6分

信仰永生,灵魂不朽

Elon
2018-05-04 看过

苏格拉底就义前最后一次的对话就是裴多里面所讲述的,关于生死、信仰、生存、灵魂的问题。德国莫芝宜佳博士说为了信仰而选择死亡的,苏格拉底算是人类第一位。

我看的《斐多》,是杨绛先生译版,与寻常的译本相比,散文家的情感和翻译家的严谨杂糅在一起,不像在看一本哲学书而像是看散文。看完后,脑海里不断在闪回。既看到了杨先生翻译此文时对钱锺书和钱瑗的思怀,将思念寄托在了翻译《斐多》中,又看到了苏格拉底就义前闪烁光芒的最后的论述,西方哲学自古以来无不在《斐多》影响下进行。

在苏格拉底晚年时期,伯罗奔尼撒战争濒临失败,伯里克利的鼎盛时代一去不复返,雅典城邦的民主活力日渐乏力,百花齐放的思想也开始被抑制,雅典民主走向衰败。这些社会背景无形中都对日后苏格拉底被当局以荼毒青年人思想、不敬雅典神还引入新神为由判处死刑埋下了伏笔。

苏格拉底的伟大不必多说,其一生都在追并求引导他人寻求真正的智慧、探求真理、认识自我、世界,团结人类和整个宇宙,追求人类共同的价值,过上真正有价值、幸福、充满智慧的生活。

当民主法庭判他死刑的时候,苏格拉底身边的人都要他逃离外国,他不应因平庸之辈而断送伟大的一生,他的生命应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按当时情况看来,只要他想,非但能不死而且凭借他的名望后半生能过得不错。

但他仍然选择喝下毒堇汁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往对他的选择无法理解,看过多方解释仍然没有恍然大悟的感觉,直到把裴多读完,一个立体的苏格拉底浮现在脑海,个中意味慢慢厘清。苏格拉底深刻的哲学眼光,将自己置身于严密的哲学运行机制当中,连这生死关头都能做到纯粹的理性判断,对社会法制、哲学思想做到了绝对的支持。

裴多当中苏格拉底的论述基本可以归纳为他对死亡的认识,谈完后就服毒身亡了。

在交谈过程中,苏格拉底以对灵魂、信仰、生死等的看法进行主观点的引申和探究。

他强调了几个点,一是灵魂是存在的,灵魂在出生前已经存在了,而灵魂再出生只能从死亡里出生,永生不灭。今生所作所为会影响转生时的待遇,与佛教中因果轮回、业障福报有共通之处。苏格拉底认为既然灵魂是永存的,那么人就不能靠死来逃避作恶的后果,他必须寻求智慧修养,做好事当好人。

第二点,苏格拉底说肉体追求物欲贪图享受,灵魂追求智慧获得升华。但肉体和灵魂常常是搀和在一起的,灵魂受到肉体的玷污,还迷恋着凡俗的物欲享乐,这些人的灵魂没法获得升华,即使转世也转为同类型格的东西。只有爱好智慧的哲学家,他们的灵魂是纯洁的,克制肉体的欲望,不被肉体主观牵着鼻子走,而是跟随着智慧,寻求生命的正道。哲学家的灵魂可以认识到什么是真实而神圣的,把这些真理作为食粮,按照知识的指引到达人类智慧的殿堂,寻到合适的境界。而不是把意见主张这些带有主观色彩的不确定的东西作为他们的指引。在这种状态下,灵魂可以不受任何影响,不被风吹散,深深地扎根于世上。

第三点,苏格拉底和学生们讨论了本质和实在的关系,类似于柏拉图对形式和理念的探究,本质是对于事物所具特征的抽象理解,它具有普遍性,而实在是现实中事物的外在表现,为人所看到,具有特殊性。

关于本质和实在的讨论体现了苏格拉底的朴素辩证法思想,与《理想国》中他对普通人的认识的看法一脉相承,都体现了他对于真理、本质的追求。他认为普通人对快乐和痛苦没有真实的认知,他们对真实没有经验,所以也不能正确的认识快乐和痛苦,以为自己所经历的便是真实的,狂喜或哀痛,这就像一个从未见过白色的人把黑色和灰色相比那样。皆因他们用来认识世界的观点是浅显的,充满主观色彩,而无法从客观实在处认识事物,自然也就无法对世界有一个客观的认识,一切都凭了自己怎么想就怎么样。

这让我想到了柏拉图的洞穴之喻,洞穴内就是实在,只是本质的物理投影,是衍生的。只有洞穴外的世界才是被阳光照耀着的世界,是真实的本质的,体现者事物客观真理的地方。

第四点,哲学家一直在思考死亡,现在死亡已走到跟前,心中平静不已,欣然赴会,求得灵魂的升华,怎么会因为死亡到来反倒感觉恐惧了。可见死亡对于苏格拉底而言是肉体凡胎向永生不灭的升华,是肉体脱离繁杂不堪的现实社会,灵魂向智慧彼岸过渡的必然。这里也体现了他唯心主义的哲学底色,苏格拉底的鬼神观在我即将摘录的全文收官之笔将会体现。

他把已经蒙上的脸又露出来说(这是他临终的话):“克里,咱们该向医药神祭献一只公鸡。去买一只,别疏忽。

终苏格拉底一生,他仍维护了雅典的社会规制和雅典神的尊严,不愿忽略传统信仰,而他从此又解脱了一切疾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裴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裴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