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英雄

王佐将相
2018-05-04 00:45:58

从钱庄学徒到红顶巨商,几十年历史一瞬造就了一个传奇商人。在读者看来一个人的一生不过书中几个昼夜,可局内人却是一步一步踏着每一粒尘埃扎扎实实走过来的。其中忍辱负重、其中厚积薄发、其中日夜寒暑、其中灯火楼台也只有他自己能识得当中滋味。有句话那样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看完胡雪岩这一生,看到最后颇有这种感觉。不过这句话却颇有一番嘲讽的味道,不过是讽刺其人风光无限最后却落个糟粕的下场。而自己却是置身事外毫无损失。这着实是一种典型的看客心态。不难想象在胡雪岩最后被抄家之时,有多少人是这种心态。在我看来胡雪岩这一生是可敬可畏的,虽结局令人唏嘘,但至少曾经轰轰烈烈。如他自己所说:“我是一双空手起来的,到头来仍旧一双空手,不输啥!不但不输,吃过、用过、阔过,都是赚头。只要我不死,你看我照样一双空手再翻起来。”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究竟怎样才能证明你自己曾经活过,怎样才能不负此生。我觉得唯有像胡雪岩这般才是真正不负此生。而反观那些看客,虽能安稳置身事外“眼看他楼塌了”,却一辈子都在畏畏缩缩,如此平淡一生,既无“楼起”,也就更无从谈“楼塌”了。这样的一生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是来人世间看了一遭而已。 纵观胡雪岩这一生,能成就如此大业,除了时势造英雄之外,还有几点纵使如今看来仍旧是少有人能做到的。其一便是胡雪岩待人之法。胡雪岩待人之善真能让人彻底臣服,无论是朋友、顾客、家人、上司,处处为人考虑,事事为人划算周到,身边所共事者人人都能得到优厚的回馈。试想这样的人谁不想和他合作,谁又会拒绝和他交往。所带下属怎能不心心念念为他办事。虽在其事业晚期多有为他谋而不忠者,不过那时胡雪岩事业之大已非他自己能够照料了,许多下属在权力欲望的诱惑下也是有恃无恐。不过胡雪岩的这种待人之法在他创立事业的初期,却是为他带来了不少的追随者。这一点颇似曾国藩的待人之道,晚清两位名家虽各谋其事成就不一,但在这上面确是不谋而合。而胡雪岩日后庞大的关系网也就是依靠这样逐步建立起来的。其二便是胡雪岩独特的经营之道。胡雪岩说:“做生意首先为名,名到了,钱自然滚滚而来。”而他也却是如此去实践的。以阜康钱庄为例,在钱庄设立初期曾有太平天国将士前去存钱,最后将士阵亡,胡雪岩却并未私吞所村的大笔钱财,仍旧将钱取出送至将领家中。这种做法一时广受好评,由此逐步建立阜康钱庄的金牌信誉,也为阜康钱庄在全国进行连号打下坚实的基础。其次便是至今仍在经营的国药名号胡庆余堂。胡庆余堂建立初期大举赠送民家必备的日常药“避瘟丹”、“痧药”等等,并在开业前即在《申报》中大作宣传,使得胡庆余堂在开业前即名声大噪,开业后一年成倍的收回利润。在日后胡庆余堂的经营中,更是坚持良心药、诚实无欺的理念,将胡庆余堂的名声打造出“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的美誉。 至于胡雪岩商业帝国的陨落,以我来看是多方面的。作为依附朝政势力青云直上的胡雪岩,在晚清那样的朝政局势中是难保不受打击的。在左宗棠与李鸿章的政治较量中,难免受到党同伐异的打击。加之时值胡雪岩正在与外国商人在丝茧贸易上做一场旷日持久的商战,正当紧要关头,中法战争一触即发,意大利生丝又或丰收。由此在多方不利的情况下,引发阜康钱庄的挤兑,直接造成胡雪岩的破产。同时晚清政府及各级官员面对曾经的功臣,在危急时刻未曾伸手援助反而落井下石,更加加速了胡雪岩的衰败。一代名臣巨商最终落个革职抄家的结局,不免令人唏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顶商人胡雪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