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拉尔 去海拉尔 7.9分

向内生长的绝望

墨台柳
2018-05-03 23:49:01

我一直非常喜欢卡佛,他是一种冷漠的绝望,在我以为卡佛已经是所能想到的最丧的作者时,《去海拉尔》却使我认识到自己有多么武断。如果说卡佛是以无谓的态度讲述生活中的一些可能,他不美化不参与,直接而坦然地呈现在你面前:瞧,这就是你以后要经历的生活。这样会有蓦然间的阴冷和恐惧,但至少有作为读者的旁观感,那么王咸的写作则更为细腻,他让你切实体会到绝望,像真实经历了这样的心里路程,看得到结果,于是精神气一下子消失了,索性放弃挣扎。

他所写的绝望,有一种向内生长的力量。

王咸所写的都是可能发生在身边的事,他没有给角色设定离奇的背景,也没有专注于某一特殊群体的苦难,七个故事的主角分别是来自农村的乡土文学青年、回乡探望的编辑、郊区住所的邻居、久违重逢的友人、一个诗人朋友、一个卖摩托车的朋友以及一家小店的老板。这些人都是再寻常不过的身份,王咸也讲述了每个人再寻常不过的真实困境。

从农村走来的怀揣着文学梦想的年轻人,心里对文学有着最纯粹的憧憬,想当然的以为热爱和真诚就足以实现文学梦。对任何写作者来说都十分残酷的现实,尽管坚持是一般写作者通向成功最没有疑问的一条路,但没有灵气的重复写作毫无

...
显示全文

我一直非常喜欢卡佛,他是一种冷漠的绝望,在我以为卡佛已经是所能想到的最丧的作者时,《去海拉尔》却使我认识到自己有多么武断。如果说卡佛是以无谓的态度讲述生活中的一些可能,他不美化不参与,直接而坦然地呈现在你面前:瞧,这就是你以后要经历的生活。这样会有蓦然间的阴冷和恐惧,但至少有作为读者的旁观感,那么王咸的写作则更为细腻,他让你切实体会到绝望,像真实经历了这样的心里路程,看得到结果,于是精神气一下子消失了,索性放弃挣扎。

他所写的绝望,有一种向内生长的力量。

王咸所写的都是可能发生在身边的事,他没有给角色设定离奇的背景,也没有专注于某一特殊群体的苦难,七个故事的主角分别是来自农村的乡土文学青年、回乡探望的编辑、郊区住所的邻居、久违重逢的友人、一个诗人朋友、一个卖摩托车的朋友以及一家小店的老板。这些人都是再寻常不过的身份,王咸也讲述了每个人再寻常不过的真实困境。

从农村走来的怀揣着文学梦想的年轻人,心里对文学有着最纯粹的憧憬,想当然的以为热爱和真诚就足以实现文学梦。对任何写作者来说都十分残酷的现实,尽管坚持是一般写作者通向成功最没有疑问的一条路,但没有灵气的重复写作毫无意义。放弃是件很轻易又很轻松的事情,假如你接纳了真实的自己。

整本书里最喜欢《去海拉尔》这部,和有趣的人做朋友,随口的一句话都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幽默。李朝,一个和粗壮外表不符的写着深奥诗句的诗人,他和艾特的关于“没意思”的对话是本书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地方,向人推荐时也是用这段对话来作为切入点,“被生活劫持”是对我们日复一日的无聊工作最贴切的描述,对所从事的职业没有丝毫兴趣,也许曾经有,但在时间的消磨下也不过是为了那些微薄的薪水而做的妥协罢了。面对“你可以反抗啊”的提议,十分合乎逻辑提出反驳:“反抗正好是被劫持的证明呀”,这就是要彻底放弃挣扎了,甘愿沉溺在这无趣的日常了。可是虽然李朝是这样谈的,但他本人却实在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着活力的人,带着一种和年纪不相符的匪夷所思的活力和天真,异常可爱。

王咸的写作无法不使我想到卡佛,无论是内容还是写作方式。另外,最使我感触的是这样一次对话:

“是没有什么不一样,我就是忍不住想。我觉得我们会失去所有的朋友。”

我说:“不会的,忍住就不会。”

而卡佛写过这样一句诗:

“多年后 我

仍愿意放弃

朋友,爱和漫天星光

来换一座没人在家的房子

没有人回来

而我可以开怀畅饮”

对比下来,我甚至觉得卡佛的丧是一种积极的选择QAQ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去海拉尔的更多书评

推荐去海拉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