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好为人师的蠢货
2018-05-03 看过

他一一问到了他们的名字。他问了,并且记住了,如果他漏了哪一个,他就会小题大做地道歉,让他们看到他在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十五分钟之後,他们都爱上他了。 比恩想,如果他可以做到这样,如果他可以让人们这么容易爱上他,他为什么从前不这么做呢?

愚蠢的人只看强者,那些在你之上的人,但是他们从来不想借力量给你。为什么你们还期待着他们?他们什么都不能给你。对待在你下面的人,你给他们希望,你给他们尊重,他们则把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的自己的力量都给了你。正因为他们没有意识愚蠢的人只看强者,那些在你之上的人,但是他们从来不想借力量给你。为什么你们还期待着他们?他们什么都不能给你。对待在你下面的人,你给他们希望,你给他们尊重,他们则把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的自己的力量都给了你。正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所以他们也不在乎放弃自己的力量。

阿契里斯站起来,微微晃了晃,他的坏腿比平常更痛了。每个人都象后退,给他让出地方。如果他愿意,他立刻就可以离开。离开,不再回来。或者找更多的欺凌弱小的家伙,回来惩罚这些家伙。但是他就是站在那里,微笑着,伸手到他的口袋里,取出他们从没不敢去想象的东西:一把葡萄干,一整把葡萄干。他们看着他的手,仿佛他的手里放着的是造成困扰的钉子。 “小兄弟优先,”他说,”最小的第一。”他看着比恩,”从你开始。” “不给他!”另一个最小的孩子说,”我们甚至不认识他。”

“比恩要我们杀你,”另一个说。

“比恩,”阿契里斯说,”比恩,你只是要照管我的家人,是不是?” “是的,”比恩说。 “你想要葡萄干么?” 比恩点点头。 “从你开始分吧!是你让我们聚在一起的,不是么?” 阿契里斯或许会杀他,或许不会。但是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焦点就是葡萄干。比恩拿了一点,放在嘴里。他甚至根本没有咬,而只是让他的唾液浸润它,去品尝渗出来的滋味。 “你该知道,”阿契里斯说,”无论你把它在嘴里放多久,他也不会变回葡萄的。

“什么是葡萄?” 阿契里斯嘲笑他不去嚼。接着,葡萄干在其他的孩子中分光了。颇克从没有给他们分过那么多葡萄干,因为她从来也没有过那么多葡萄干可分。但是小孩子们不会明白。 他们的想法是:颇克给我们的是垃圾,但是阿契里斯给我们葡萄干。他们会这么想的原因,就是他们都很愚蠢。

-----------

比恩把听演讲的时间用了一些,看看他在宽松的合适的安全带的里面轻微活动究竟会有多大的压力。对于别人来说,他们的体格够大,安全带非常合适,既舒适又不能活动。只有比恩有一点活动的空间。他充份利用这些空间。他决定在抵达战斗学校之前,他最少要掌握一点在零重力下运动的经验。他试着计算,在太空中要让自己的身体移动需要多大的力量,以及要停止这种运动需要承受多大的冲击,也许某天他会靠这些知识拯救自己。脑子里面知道还不如亲身常识的一半用处。能够分析事物当然很好,但是良好的反应能够救你的命。

----------

进入战斗学校的第一天起,比恩的脑子里面关心的只有生存。没有人会帮助他——迪马克在太空梭中玩的那个小手法已经让比恩清楚地明白了这一点。他们正在把他推到这样一种境地,被——所环绕……怎么说呢?往好里说是竞争,往坏里说就是敌人。因此又回到街上的生活了。好把,那也不错。比恩已经在大街上活下来了,而且还会继续活下去,即使凯罗特修女没有发现他也一样。甚至那个移民——比恩甚至能够不用那个在厕所中找到他的诺奇斯守卫的帮忙也能找到那个干净的地方。

因此他观察。他倾听。别人学习什么,他要学得一样好,甚至更好。在所有这些以外,他还要学习到其他那些人都容易忘记的东西——集体的运做方式,战斗学校的系统情况。教师们是如何相处的。权利在哪里。谁害怕谁。每个团体都有自己的头头,马屁精,叛徒,胆小鬼。每个团体都有强的和弱的约束,有友谊,也有伪善。用谎言包裹更多的谎言。比恩要把它们全部找出来,尽快地,好了解他怎样在太空中活下去。 他们被带到他们的宿舍,给了他们床、带锁的柜子、小型电脑——所有的都比他在凯罗特修女那里学习时用过的更复杂精密。一些孩子立刻开始使用小型电脑,试着打开程序或者探索里面设计好的一些游戏,但是比恩对那些一点也不感兴趣。战斗学校的计算机系统毕竟不是真人;控制它可能最后是有用处的,但是这和今天要做的事情没有关系。今天比恩需要找出来的东西都在新兵宿舍的外面。

他们很快就知道是什么了。他们是在空间站设定的时间的”早晨”抵达的——从空间站刚建立就已经设定为佛罗里达时间,这给多数欧洲和亚洲人造成了困扰。对于从欧洲起飞的小孩子来说,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这意味着他们将面临一个严重时差问题。迪马克解释说要治疗这种不适需要进行充分地锻炼和适当的短的睡眠——不超过三个小时的——在下午比较早的时候,接着他们会再进行一次充分的锻炼,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晚上为学员规定的睡觉时间入睡了。 他们弯弯曲曲在在走廊中排成一队。”绿—褐—绿,”迪马克说,然后向他们说明了走廊墙壁上的那些线是如何来把他们带回到自己的宿舍的。比恩发现他自己在队伍里被挤出来几次,最后,他落在了末尾。他一点也不在乎——仅仅推挤并不能造成流血,也不会带来擦伤,队伍末尾也是最适宜进行观察的位置。

其他的孩子在走廊中和他们错过,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两个或者三个,多数都穿着色彩亮丽的制服,上面有多种不同的图案。一次有一整队穿着相似的学员走过,他们戴着头盔,配着奢侈的武器,他们在慢跑,而且有明显的目的性,这让比恩感到非常有趣。他以为他们是一个小组,他们正要去阻止一次打斗。 他们没有多余的热情去关注这些正在通过走廊,敬畏地看着他们的新学员。几乎立刻就传来了不满的声音。”新兵啊!””新鲜肉类!””谁把可可撒在大厅里没有擦干净啊!””他们闻上去真蠢!”但是这些都是善意的无害的取笑,是资深的孩子在宣告他们更高的地位。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不是真正的敌意。事实上,他们是一种关怀和喜爱。他们想到他们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新兵。

比恩前面的一些新兵忿忿不平,他们喊了一些含糊无力的侮辱的话,那只换来那些大孩子更多的呵斥。比恩见过的大孩子为了争夺食物而憎恨小孩子,把他们赶走,即使他们会导致小孩子的死亡也毫不怜悯。他感到了真正的打击,造成了伤害。他已经看到了残忍、剥削、折磨和谋杀。其他的孩子的目光里从没有看到过关爱。 比恩想知道的是这些人是如何组织起来的,谁是他们的头,他是怎么选出来的,这些小团伙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事实上,这些团伙有自己的制服,这说明这是一种官方组织。这说明是成人在背后控制着,那和在鹿特丹的团伙的组成方法正相反,那里的成人总是在努力要瓦解他们,那里的报纸把他们写成犯罪者和阴谋家,而不是可怜的为了谋生的孩子组成的小小的联盟。

所以关键是要了解教官们。 这些事情从比恩的脑海闪过,不那么容易用清晰而容易理解的语言来表达出来,但是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在这些团伙里面,根本就没有权利,至少与教官的权利相比他们没有权利。这些事情都发生在那些穿制服的斗士与他们碰头之前。当他们看到比恩,和别的小孩子比起来小那么多,他们开始大笑,叫嚣,嚎叫起来。”这个还不如一块大粪大!””不敢相信,他居然能走路!””你知道谁是他妈妈么?(是地方语音,很不标准)””他是活人么?”

比恩立刻就把这些话从脑子里面挤出去了。但是他可以感觉到那些队伍前面的孩子正在取笑他。他们在太空梭里受尽羞辱;现在轮到比恩被嘲弄了。他们喜欢这样。比恩也喜欢这样。因为它至少意味着他不再被看做一个对手了。路过的士兵做的那些贬低他的事情恰恰使他变的更安全,从那些……  从哪里呢?危险在哪里呢?

这里有危险的。他知道。到处都有危险。既然教官们拥有所有的权利,那么危险就是从他们那里来。但是迪马克已经开始做了,他让别的孩子和他对立起来。这样说来,孩子们自己就是教官们选择的武器。比恩必须了解其他的孩子,不是因为他们本身会成为他的麻烦,而是因为他们有弱点,他们的愿望可能被教官拿来当枪使。所以,为了保护他自己,比恩必须试图削减教官们对其他孩子的控制。但是如果他真的试图那样做的话,那才是最大的危险。 ------------

藉着长期养成的习惯——或者该叫本能?——比恩把这些障碍看成踏脚石。在鹿特丹,他学会了如何爬上墙壁和如何登上屋顶。虽然他很矮小,但是他也能够找到办法到达任何他需要去的地方。如果他认为他需要通过那些门,仅仅门是阻止不了他的。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他从不怀疑他会找到办法。所以他一点也不懊恼。他只是把这些信息藏起来,直到他想到某些使用他们的方法。

-----------

但是即使他这样想,他也知道那不是真的。因为他在意。不过和生存比起来不是那么重要而已。从来不是。他的心里有一种比对食物更深的需求,一种饥饿,他想明白事物是怎么运做的,想把握住他身边的世界。当他在死亡边缘的时候,他运用了他的知识让自己成为颇克的团伙成员,并给她的团伙带来足够的食物,这样在最底层的他才能够得到活下来所需要的起码的东西。但是即使当阿契里斯把他们变成他的家庭成员而且他们每天都能吃到东西的时候,比恩也没有停止关注、努力了解这种变化,这种集体的运做。甚至在和凯罗特修女一起的时候,他也用很大的工夫去试图了解她为什么有能力对他做她正在做的那些事情,她是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他的。他必须知道。他必须让所有的东西在他的头脑中形成概念。

这里也一样。他可以回到宿舍去小睡一会。但是相反,他冒着引起麻烦的危险要找出无疑他会在正常的学习中了解的东西。 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我在寻找什么呢? 是关键,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的领域,他要掌握所有的关键所在。 他静静地站着,听着。周围几乎是静寂的。只有很轻微的声音,背景是机械的隆隆声,因此贯穿整个空间站的空气的嘶嘶声几乎微弱到听不见。

--------------

他仔细地回想他曾按何种顺序使用了哪些肌肉,然后他想健身房里面有那些器械。 没错,他能加强那些肌肉。 他把排气口的篦子安装回原来的位置。然后拉高衬衫看着他身上的红印子,那些被排气口锋利的边缘无情地刮伤的痕迹。出了一点血,有意思。如果有人问的话,他该怎么解释这些刮伤呢?一会他回去后,他必须试试当他爬到上铺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在同样的位置弄出差不多的痕迹来。

他漫步走出游戏间,走到最近的他漫步走出游戏间,走到最近的滑杆处,滑到食堂所在的楼层。一路上他都在奇怪他没什么那么着急要去进入管道。过去他也做过相似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去做一些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工作,那是他为了逃避某些危险做的准备,他是在无意识中做的这些准备。这里有什么危险呢?

然后他明白了——在鹿特丹,在街道上,他总是要确定他给所有的事情都留了后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备用的途径。如果他正在逃离某人,他不会躲到死胡同里面,除非他知道还有别的方法离开。实际上,他从没有真正地躲藏过——他总是靠不停的移动来逃避追击。无论危险多可怕,他不能静止不动。被人堵到墙角里实在太可怕了,太吓人了。

那很伤人,那里很湿,很寒冷,他很饿,没有足够的空气来呼吸,人们走来走去,只要他们举起了盖子,他们就会发现他,如果他们发现了那很伤人,那里很湿,很寒冷,他很饿,没有足够的空气来呼吸,人们走来走去,只要他们举起了盖子,他们就会发现他,如果他们发现了他,他就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做在那里等他们离开,最好不要注意到他。如果他们用了抽水马桶,他们就会发现,机器工作不正常,因为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里面的浮子上。当他爬进去的时候,很多水已经从水箱里面溢出来了。他们将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头,然后他们就会发现他。

这是他生命里面最糟糕的经验了,他决不能再打那种藏起来的注意了。不是狭小的空间让他困扰,也不是潮湿,甚至不是饥饿或者孤独。困扰他的是那样一个事实,就是他逃脱的唯一的路在追赶者的控制下。

现在他明白了找到后路对自己的意义,他就可以放松一点了。他没有探索管道系统,因为他看到他还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危险。他找到管道系统因为他还记得婴儿时藏在厕所的水箱里面那种非常可怕的感觉。所以,无论将来可能有什么危险,现在他还不能预见。这不过是儿时记忆在表面上的反应罢了。凯罗特修女告诉过他人类很多的行为其实就是对于很早时候的危险的一种习惯的反应。那时,这些话比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明智之处,但是他没有打算争论,现在,他知道她说的对。

他怎么知道那条狭窄的,危险的管道是不是有一天恰恰会救他的命呢? 他不需要按识别器来点亮绿—褐—绿的指示灯。他很清楚他的宿舍在哪里。为什么?他曾经到过哪里,而且他知道从宿舍到每个这个空间站里他曾去过的地方的路径。 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迪马克还没有带那些吃的最慢的人回来。他的整个探险用了还不到二十分钟,包括他的佩查的交谈,以及在课间看了两场快速的电脑游戏在内。

-----------

迪马克继续告诉他们如何提交家庭作业,老师的姓名列表,还有每个小型电脑里面都有的幻想游戏的事情。“你们不要用学习时间来玩游戏。”他说。“但是当你的作业做完了以后,你就可以稍微玩上一会。” 比恩立刻明白了。教官们“希望”学员们玩游戏,他们知道,严格限制——但是不执行——是最好的鼓励方式。游戏——凯罗特修女有时就是用游戏来分析比恩的。因此比恩总是让它们变成同样的游戏:试着琢磨出凯罗特修女到底想要从我玩游戏的方式中找到,或者找到了什么她想知道的东西。

------

为一些事情闹情绪是没有用的。因为闹情绪无助于生存。要注意的是学习所有东西,分析情况,选择行动路线,然后是大胆的行动。知道、思考、选择、行动,整个过程里没有“感觉”的位置。不是比恩没有感觉。他不过是拒绝想到它们、谈论它们、让它们影响自己的决定。特别是当作出重要的决定的时候

---------

“对不起,我把你使用我密码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尼可拉说。 比恩说不出话来。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是你干的,但是他们来问我从紧急地图系统中看到了什么,当时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不难猜出来一定有人用我的名字登录了,那只有你,在我输入密码的时候,你有非常好的观察位置,而且……我的意思是,你真的很聪明。但是我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的。”

“太好了。”比恩说,“那没有关系的。” “但是,我想知道,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从地图上。” 直到这时,比恩才对这个问题喘了口大气——这个男孩也是。没有更多的,我不过是好奇,他完全可以这样说。但是现在他的世界已经全改变了。现在他应该和别的孩子建立联系,他不是要给教官们表现出他的领导才能。而是为了当地球上发生战争的时候,当I·F的小计划失败的时候,当所有发生的时候,在不同的国家和组织的军队指挥官中,谁将是他的盟友,哪些会是他的敌人。

对于I·F来说他们的计划‘会’失败。如果不失败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奇迹了。那得建立在数以百万计的士兵和指挥官对I·F的忠诚心比对自己的故乡更坚定的基础上。那不可能的。I·F本身都会不可避免地被瓦解成小集团。 但是那些阴谋家无疑知道那种危险。他们会尽可能把知情者控制在最少的人数中——也许只有执政的统治者、将军和文官们,也许战斗学校有几个人有所了解。因为空间站是整个计划的核心。这里是每个有天赋的指挥官最主要学习的地方,这里已经培养了两代指挥官了。他们每个人这里都有记录——谁最有才能,最有价值。他们的弱点是什么,不管是性格上的还是指挥上的。谁是他们的朋友。忠诚度如何。因此,无论什么人,只要有可能在未来的人类混战中能够指挥军队对抗I·F的话,他们就会被剥夺指挥权,被监禁,知道对抗结束。

无疑,他们在担忧比恩不玩他们的小小的思维游戏。这让他成为一个未知量。这会给他带来危险。 现在对于比恩来说玩游戏比平常更危险。不玩游戏可能让他们感到疑惑和害怕——但是不论他们在他身上实施什么计划,最少他们对他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当他开始玩的时候,他们就不那么怀疑了——但是如果他们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举动,他们肯定会利用游戏中他们得到的信息。比恩一点也不怀疑他拥有打通游戏的能力。即使他试图给他们错觉,这个策略也会告诉他们一些关于他的信息,比他希望他们了解的更多。

“只是这个轮盘中。还有两个轮盘他们没告诉我们。” “但是空间站的照片只显示了一个轮盘。”

“那些照片拍摄的时候,那里‘的确’只有一个轮盘。但是在计划中,有三个轮盘。互相平行,同步旋转。” 尼可拉看上去在思索。“但是那只是计划。也许其他的轮盘根本没有建造。” “那么为什么他们还留有这些地方的地图在紧急状况系统中呢?” 尼可拉笑了。“我爸爸总是说,官僚们什么都不会丢掉。” 当然了。他怎么没有想到哪里呢?无疑地,紧急状况地图系统是在第一个轮盘被投入使用以前就已经编制好了。所以那些地图是关于整个系统的,即使其他的轮盘不会再建了,即使其他两三张地图不会有走廊可以让他们显示。但是没有人会自找麻烦进入系统把它们清理出去。

“我从没有想到那些,”比恩说。他知道因为他被别人认为智慧超群,他就不能给予尼可拉更高的评价了。的确,其他附近的铺位的小孩子已经有所反应了。以前从来没有人和比恩如此交谈过。很明显,没有人曾想到过比恩没有先想到的东西。尼可拉的脸因为骄傲而变红了。 “但是也许真的有九层甲板,”尼可拉说。 “我希望能够知道它们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比恩说。 “生活支持系统,”一个叫做科恩·木恩的女孩说。“他们一定要在什么地方制造氧气。那里需要很多植物。”

更多的孩子加入了,“还有那些职员。我们只能见到教官和营养师们。” “也许他们‘的确’建了另外的轮盘。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确’没有这样做。” 天马行空的推论开始在整个团体蔓延。而且所有的中心是:比恩。 比恩和他的新朋友,尼可拉。 “快点,”尼可拉说“我们数学课要迟到了!”

----------

对于迪马克和格拉夫来说,有可能是他偶然听到他们的谈话,但是那也是他自己选择立刻凑过去听的。而且,仔细思考一下,他选择通过管道探险是因为要探求与迪马克和格拉夫所关心相同的事情。不奇怪他们为什么要在孩子们熄灯之后谈话——那时已经完全安静了,并且责任内的工作都已经结束了,有让格拉夫和迪马克进行交谈的时间,而不需要特别去会面,那样会引起其他教官的疑问。不是幸运,实际上——比恩自己创造了幸运。是他那进入空气系统的迅速决定和立即实施,让他看到了登录,并且听到了谈话。

他总是自己制造幸运的。

----------

对于比恩来说,任务是去考虑不可想象的——可能被用来对抗他们的愚蠢的策略和方法;他们可能使用的同样愚蠢的变化,以此在其他的战队里撒播混乱的种子,比恩猜测着,把它们归结到完全无必要的策略中去。既然几乎没有别的指挥官能够明白为什么飞龙战队正在取胜,他们会继续模仿战斗中曾经使用过的战术,而不能明了安德将用于下一步训练和组织战队的新方法。拿破仑曾说过,指挥官唯一曾经真正控制过的只有他的军队——训练、士气、信赖、勇猛、令行禁止,到了战争中次要是位置、补给、安置、调动、忠贞和勇气。敌人将如何做,会带来什么机会,那都挑战着现有的计划。在有阻碍或者机会出现的时候,指挥官必须能够及时改变作战计划。如果他的军队没有准备好或没有意愿回应他的意志,他的智慧就什么都不是。

没有效率的指挥官不会了解这些。他们错误地认为安德的胜利是因为他的战队反应流畅,变化灵活,他们只想仿效曾看到过的某些他用的特定手法。即使比恩创造的新方法与战斗的胜利无关,那也会让其他的指挥官在这些无用的地方去浪费时间模仿。他会不时提出有用的点子。但是在整体上来说,那不过是个余兴节目。

---------

为什么教官们要把安德推到这样的境地呢?他显然是另一个男孩憎恨的目标。战斗学校的孩子在心里战斗。他们渴望胜利凯旋,不情愿败北。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特性,他们就不会被带到这里。那就是说,从一开始,安德已经被其他人孤立了——很小但是更聪明,他现在是指挥官,带领士兵战斗,他让其他的指挥官看上去和小孩子一样。一些指挥官对这种失败心悦诚服——卡恩·卡比,就是个例子,他在安德的背后称赞他,学习他的战斗,努力了解该如何取得胜利,而没有意识到他应该学习的是安德的训练而不是他的战斗,他应该理解安德胜利的原理。但是其他绝大多数的指挥官都是愤恨的、害怕的、惭愧的、生气的、嫉妒的,而且在他们的性格中他们把这种感觉转化为暴力行为……如果他们非常确定会成功的话。

-----------

他的小队正在战斗室里等他。在过去的几天里他们够很努力地为他尝试着各种半吊子的事情。可以在半空中散开的编队、屏障、没有枪支的时候用脚消灭敌人的攻击方式。进入旋转和摆脱旋转——那样可以让他们在攻击其他人的时候,几乎不能被别人击中。

最让他们振奋的事情就是,实际上在比恩的小队练习的时候,安德几乎从头到尾在现场观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实际回答小队长和在其他战队中的士兵的提问。无论他们问什么,安德都知道,自己也有该如何使用的打算。而且,比恩的士兵都知道安德一直关注着他们,所以他们工作得更努力了。安德确实很关注他们做的事情,那让比恩在他们的眼中也高大起来。

安德的好处就在这里,比恩第一百次地认识到这一点。他知道如何把一个队伍组成他想要的样子。他知道如何让别人一起工作。而且他做这些都不用很大力气。 如果格拉夫在这个方面和安德一样擅长,我今天就不必表现得象一个欺凌弱小的人了。

比恩开始试着把死线拉过战斗室。拉过去了,松开来勉强够从两边打上结。但是练习几分钟后他们发现那要是作为绊网几乎是无效的。绝大多数的敌人会错过他;那些正好撞上的才会失去原来的方向或弹向四周,但是一旦知道它在那里,他们就会把它当成栅格的一部分,那只说明对有创造力的敌人来说,可能给他们造成一定优势。

----------

比恩注意到安德没有承诺在午饭时间呆在房间里。但是至少波让的人不会知道他在那里。那多少还有点用处。比恩希望在午餐的时候有机会发表一下他的演讲。 因此他跑进了餐厅,他并没有走到队伍中去,而是跳上了桌子,大声拍手让大家注意。“嗨,所有人,注意了!” 他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走近看他要做什么。

“有些人需要被提醒一点I·F法条中的要点啊:如果一个士兵被他的指挥官命令做违法的或者错误的事情,他有责任拒绝这个要求并向上报告。如果他服从了这个违法或者错误的命令的话,他就要对他行为的结果负起完全的责任。我说这些是因为你们中有些人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这个法条说的是,如果有指挥官命令你们去犯罪的话,那是没有借口服从的。你们被禁止服从这样的命令。”

火蜥蜴的队员没有人回应比恩的注视,但是一个穿田鼠制服的杀气冲天的家伙用乖戾的口吻回答他,“你想在这里干什么?小不点!” “我认出‘你’了,莱特。你的成绩在学校中是垫底的百分之十,所以我想你也许需要一点额外的帮助。” “你现在可以把你脸上的窟窿闭上了,那就是我需要的帮助!”

“无论波让昨天晚上打算让你们怎么做,莱特,你和还有大约二十个其他的人,我要告诉你们是‘如果’你们确实做了什么的话,你们的每个人都会因为他的愚蠢而被从战斗学校中开除了。开除。一个彻头彻尾地失败,因为你们听波纳汉德·马利德(注:意思是,愚蠢的马利德,也可能是马利德的全名)的指令。我还需要说得更清楚么?”

莱特笑了——好象是挤出来的,然后,他不是唯一笑出来的人。“你甚至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小不点,”一个人说。

“我知道波纳汉德·马利德打算把你们变成街道上的小团伙,你们这些沮丧的失败者。他不能在战斗室打败安德,所以他要找一打强硬的家伙去欺负一个小不点。你们都听到了么?你们知道安德是什么人——这里的曾经有过的指挥官中最好的。他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做到马泽·雷汉曾经做到的事情,就是打败虫族的入侵者的那个人,你们想过这一点没有?那些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他们想把他的脑浆打出来。这样当虫子来的时候,我们就只能让如同波让·马利德那样满脑袋糨子的家伙去领导我们的舰队进行防御,然后那些虫族将清洗地球,杀掉每个剩下的男人、女人还有孩子,那些幸存者将都知道‘这些人’就是蠢货,是他们抹杀了唯一的一个有希望带领我们取得胜利的人。”

现在一片死寂,比恩能够看到,看到那些他认出来的,昨天在波让的团伙里的那些人,他已经说通他们了。 “哦,你们‘忘记’了虫族了,不是么?你们忘记了这个战斗学校不是建造起来让我们写信告诉妈妈你在积分榜上维持多么好的成绩用的。在你们跟随,帮助着波让,当你们真的要伤害到安德·维京的时候,为什么不干脆把你们自己的喉咙也割开呢。但是我们剩下的人——很好,这里还剩多少人认为安德·维京就是那个我们希望也应该在战斗中跟随的指挥官呢?来吧,有多少人!”

比恩开始慢慢鼓掌,很有节奏。立刻,所有的飞龙战队的成员加入。很快,几乎所有的剩下的士兵也开始鼓掌。那些没有这样做的人很显眼,而且可以他们看到其他人正用轻蔑地或者憎恨地眼光看着他们。 很快,整个房间开始鼓掌。连提供食物的人也不例外。 比恩用力地将他的双臂伸入空中。“那些面孔恶心的虫子才是唯一的敌人!所有的人类是站在一起的!那些伸手反对安德·维京的人,就是虫族的同伙!”

----------

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没有发挥作用。但是安德毕竟赢了,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学习了自我防卫的技术并且使用了,他也不会做那些无用功的。 如果安德是颇克的朋友的话,颇克就不会死了。

而且,如果安德要依赖比恩来救他的话,他就会和颇克一样死亡。

-------------

里面正一片狂躁。飞龙战队都觉得完全无助、愚蠢、暴怒和惭愧。波让·马利德愚弄了他们!波让在安德一个人的时候找到了他!当安德需要他们的时候,他的士兵在哪里?

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冷静下来。比恩由着他们去,他只是坐在他的铺位上,想自己的事情。安德不是仅仅打赢了,不是仅仅保住了自己就离开了。安德杀了他。他的破坏是如此彻底,以至于他的敌人永远,永远都不能再来一次了。

安德·维京,你是天生的舰队指挥官,你要指挥舰队去保护地球免受第三次入侵的伤害。因为那就是我们需要的——一个能够尽可能进行最残酷打击的人,只有完美的目标而不去关心结果。全面的战争。 我,我不是安德·维京。我只是个流浪儿,只有生存的技能。不知什么原因。我只有一次真正面对危险,我象松鼠一样逃掉了并且躲到了凯罗特修女那里。安德独自进行战斗。我则缩到了我的树洞里。我就是那种只有勇气站在餐厅桌子上讲演的家伙。安德是那种能够赤裸地击败不平等敌手的人。

无论他们怎么改变了我的基因,也只改变了不是重要的那些。 安德差点因为我而死。因为我刺激了波让,因为我没有在决定性的时候保持警惕,因为我没有停下来象波让一样思考,算计到他可以等待安德一个人去洗澡的时机。 如果安德今天死亡了,那将全部是我的过失。 他想杀人。 不会是波让。波让已经死了。 阿契里斯。那就是他需要杀的人。如果这时阿契里斯就在这里,比恩肯定会去做。

也有可能胜利,如果暴怒和不顾死活地羞耻能够足以打倒阿契里斯那也有可能胜利,如果暴怒和不顾死活地羞耻能够足以打倒阿契里斯那种体型和经验的家伙的话。如果阿契里斯最后杀掉了比恩,那也不比比恩应得的更糟,因为他如此彻底地看错了安德·维京。

---------

但是让比恩惊讶的是,“苍蝇”在他的铺位前停了下来,向上看着他,然后看了看他身后的其他小队长。 “比恩,该有人把这些告诉安德。” 比恩点头。 “我们觉得……既然你是他的朋友……” 比恩脸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被吓坏了。我么?安德的朋友么?比宿舍内其他人更深的友谊么?

然后他意识到了。在这支战队中,安德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和赞赏。而且他们都知道自己受到安德的信赖。但是当安德给予比恩一个特别小队的时候,他们知道只有比恩是安德信心构成部分之一。而且当安德想停止玩那个游戏的时候,是比恩,他把自己的战队移交给了比恩。比恩是他们看到的,自安德开始指挥飞龙战队以来,最接近是安德的朋友的人。

比恩看着对面的尼可拉,他正在嘲笑他的蠢样子。尼可拉对他行礼,作出“指挥官”的口型。 比恩对尼可拉回礼,但是没有笑,他知道那对安德意味着什么。他对“苍蝇”莫洛点点头,然后滑下铺位出门去了。

---------

安德用手掌按着眼睛,“我今天伤害了波让,比恩,我伤害得他很厉害。” 当然。那就是所有的,除了它别的都没有关系。浴室那场可怕的打斗对安德来说负担有多重啊。那场战斗,你的朋友,你的士兵,都保护不了你。真正伤害你的不是你面对的危险,而是你在保护自己的时候造成的对别人的伤害。

------------

“我知道的是,游戏结束了,”安德说。他叠好了纸。“不要太着急,我可以和我的战队谈谈么?” “没有时间了,”格拉夫说,“你的太空梭二十分钟后离开,另外,在你接到命令后最好不要和他们交谈,这样容易一点。” “对他们还是对你?”安德问。 他转向比恩,拉着他的手。对比恩来说。象是在触摸上帝的手指一样。给了他很多光明。也许我是他的朋友。也许他觉得我在某种程度上是他的朋友……我也对他有同样的感觉。

然后,结束了。安德收回自己的手。他转身要出门。 “等一下,”比恩说,“你要去哪里?战术?导航?后勤?” “指挥学院。”安德说。 “初级指挥学院?” “指挥学院。”安德走出了大门。 直接升指挥学院。顶尖的学校,其位置还是秘密。成人才能去指挥学院。战争肯定很接近了,跳过了所有预定该学的战术和初级指挥的东西。 他抓住了格拉夫的袖子,“没有人在十六岁以前进入指挥学院。” 格拉夫甩开比恩的手,离开了。不管他是否听出了比恩话里的挖苦,他什么也没表示。

门关了。比恩独自站在安德的宿舍里。 他四处张望。安德不在,这间屋子就什么也不是。就在几天前,还不到一个星期,那时比恩站在这里,安德告诉他最终他得到了一个小队。 不知何故,现在比恩想到的是颇克交给他六颗花生时的情景。那时她交给他的,是她的生命。 安德交给比恩的是生命么?那是一样的么? 不。颇克把生命给了他。安德给了他生命的意义。 当安德在这里的时候。这里几乎是战斗学校中最重要的房间。现在现在它的意义不比一个清扫橱大。

比恩顺着走廊往回走到直到今天,一个小时以前还是卡恩·卡比的那个房间。他按了识别器——门开了。程序已经设定好了。 房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个房间是我的了,比恩想。 我的,但是仍然是空的。 他感到一种强烈的情绪在体内沸腾。他应该是兴奋的,自豪于有了自己的司令部。

但是他没有真正在乎。象安德说的一样,游戏什么也不是。比恩会做得很象样,但是他尊重士兵的原因是因为他要发出一些安德反射在他身上的光芒,当他用小小的、微弱的、孩子的声音发布命令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拿破仑就在一个男人的靴子的周围。可爱的小卡拉古拉,“小靴子,”德国军队的骄傲。但当他们穿上他们爸爸的靴子的时候,那些靴子就空了,然后卡里古拉知道了,但是他一点也不能改变。他疯了么?

他们不会让“我”发疯的。比恩想。因为我不会垂涎安德有什么或者安德是什么。 “他”是安德·维京,这就够了。我不必要成为他。 他了解有一种什么感觉在他心里涌动,堵住他的咽喉,让他的眼睛盈满泪水,让他的面孔涨红,不停喘息,无声啜泣。他咬着嘴唇,努力要压制痛苦的情绪。那根本没用,安德走了。

现在他知道他的感觉是什么了,他可以控制它。他躺在铺位上,进入常规的放松程序,直到想哭的感觉消失。安德拉着他的手说再见。安德说过,“我希望他认识到你的价值。”比恩没有留下什么切实的证据。他会尽力领导野兔战队,因为也许未来的某个点上,当安德在人类的舰队旗舰的舰桥上的时候,比恩也能够担任某个角色,能够提供一些帮助。安德也许需要他表演一些绝技来迷惑虫族。因此他要取悦教官们,把那些该死的印象抹掉,这样他们就会给他留着门,直到那个时候,门会打开,而他的朋友安德就在对面,他又可以加入安德队伍了。

----------

他最后的结论是,那不会持久。因为俄罗斯的国家精神,也养育了令人惊讶的腐败天才,那种对个人权利的理性让腐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们的传统制度根本不能胜任世界政府的责任。中国的机构和价值观才是最有活力的。但是即使是中国,对于超越国家利益的真正的世界政府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替代品。错误建立的世界政府会被自己的重量压垮。 比恩渴望能和别人谈论这些事情——和尼可拉,甚至教官。他的思路总是在原地打转,这让他的思维缓慢了——没有外界的冲击是很难自由地破坏现有假设的。一个人的时候,想的只能是自己的问题;那很少有人对自己本身的意见感到惊讶。但是他还是进展着,很慢,就在航行期间,还有以后在战斗学校的几个月。

----------

由于安德在,比恩立刻回到了作为中队长的位置。没有人对他提起过,他曾经是第一个指挥官,他已经很好地训练了他们,但是安德总是这个团体的自然的指挥官,现在他在这里,比恩再一次成为小家伙了。

比恩知道,那是很公平的。他已经很好地领导过他们,但是安德让他们看上去象是新手。那不是说明安德的策略比比恩的更好——其实并不是那样。有的时候不同,但是更多的时候比恩注意到安德在做他也完全会一样做的事情。

重要的不同点是他领导别人的方式。他拥有他们最投入的热情,而不是比恩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带着少许怨恨的服从,那从开始就有很大帮助。但是他也赢得了那些热情和注意,但是仅仅是战斗正在如何发展,还有,他的指挥官的思路在怎么想。他是严厉的,有的时候甚至是急躁的,让人很清楚他期待的比他们尽最大的努力做的还要更好。现在他已经习惯于用无害的措辞和语调表示出赏识、赞赏、或者类似的含义。他们通过感觉得知谁是他们需要尊重的人。比恩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到这一点。他的鼓励总是更明显,手段有一点强硬。由于那感觉上很有计划,所以对他们意义不大。那“更加”有计划。安德只是……他自己。从他身上自然透出权威感。 他们拨动了我的遗传基因中的一个开关,然后就让我成为了一个智力的运动者。我能够掌握任何一个领域的任何一个目标。但是知到该“何时”出击。知道该如何让很多玩家组成的队伍稳步前进。但是安德·维京的基因里有什么转变呢?或者对于呆板的天才来说他的身体的深处还藏着什么东西么?有圣灵么,还有,安德从上帝那里得到某种礼物吗?我们象弟子一样跟随他。我们指望他从岩石上拧出水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安德的影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德的影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