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源自日积月累

禾乐之
2018-05-03 看过

1910年的某一天,一位年轻的德国地质学家躺在病床上,被墙上的一幅世界地图所吸引。他意外地发现:

美洲大陆的东海岸和非洲大陆的西海岸是相对应的。美洲东海岸的凸出部分对应非洲西海岸的凹入部分,而凹入部分则对应凸出部分。特别是巴西东部凸出的直角,和非洲西岸的几内亚湾非常地吻合。

他闪过一个念头:美洲大陆和非洲大陆会不会原来就是一个整体?只是两陆后来破裂分离,再经过漂移,中间才隔了一个大西洋。经过进一步研究,这位年轻的地质学家在1912年提出了大陆漂移说。他就是“大陆漂移学说之父” 阿尔弗雷德·魏格纳。

魏格纳提出大陆漂移说是偶然么?就像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是一个苹果砸出来的么?显然不是。

著名画家列宾说过“灵感是由于顽强的劳动而获得的奖赏”。
周恩来认为“作品的产生,可以是偶然得知,但是这种偶然得知是建筑在长期的生活和修养基础上的,这也是偶然与必然性的辩证统一。”

在知乎上搜索关于“灵感哪里来,创意怎么找?”的问题。随便摘几句回答,大家感受一下。

“世界上哪里有灵感两字,都是日常积累的爆发而已。”
“灵感就是无心插柳的日积月累。”
“因为有些人一直在保持思考,吃饭睡觉都在思考,而大多数人只有需要灵感的时候才会思考。”

从古至今,创造力一直是人们推崇的一种能力。大到历史发展、国家政策,小到公司竞争、个人成长,都离不开创造力。然而真正掌握这种能力的人总是少数,很多人认为这种能力主要靠天生、靠运气

实际上,日积月累才是根本。

日本的“笔记本作家”奥野宣之也是一位践行者。他在媒体行业从业十余年,一直使用自己独创的“一元化笔记法”搜集整理信息,并以此作为灵感之源。他把自己的这一套方法浓缩在了《如何有效整理信息》里,在商务人士中广受欢迎,累计销量超过50万册。

进行过创意生成活动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比如“xx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就是想不起来”;再比如“我把xx记在哪里了,就是找不到”。利用奥野宣之的“一元化笔记法”整理信息,遵循一元化、时序化、索引化三条规则, 我们就能解决这些令人头疼的问题。

一元化笔记法

简而言之,就是把所有的信息都记录在一本笔记本里。

有评论说作者把一句话的事写成一本书,是侮辱读者的智商。我想,做出这样评论的人十有八九是没有真正去实践过的。我在实践的时候就遇到不少问题。

笔记本应该选多大的合适?

用什么笔比较合适,笔要分类么?

如果信息全部混在一起,以后要用的时候,怎么找得到呢?

如果遇到想记录却不能及时记录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是不是每天记录更容易坚持呢?要是不知道写些什么的时候怎么办呢?

……

还有很多的问题,我就不一一举例了。作者在书中几乎都做了解答。

可以说,《如何有效整理信息》不仅没有废话,还值得反复翻看。因为有些要点在初读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在实践的时候遇到问题,发现需要回头重读。

一元化

所有信息不分类地全部记入一本笔记本。其实看到这一条规则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在学校里已经习惯了每一门学科一本笔记本。工作以后也是,工作笔记、读书笔记、生活记录都是分开的。

为什么要全部记在一本上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继续读下去。

一元化整理法有这么几个优点:省时、方便、轻松、易坚持、信息不易丢失。

因为不需要分类,所以在想要记录信息的时候,拿起笔记本就记,不需要思考记在哪一本笔记本上,在寻找信息的时候,也不需要思考某一条信息记录在哪一本笔记本里了。特别是遇到难以分类的信息,也不用纠结记在哪一本笔记本上。自然减少了整理的时间和压力,也解决了“xx我记在哪里,就是找不到”的问题。因为就一本笔记本,在里面找就可以了。记录方法很简单,也容易坚持。

难怪我的笔记本总是写不完,难怪我会找不到以前记录的信息,难怪我没有坚持下来。

时序化

就是按照时间顺序从头开始记录信息。

时间标签采用6位日期记录法,年份后两位+月份两位+日期两位。比如2018年5月2日,就写作180502。因为看到18,不会去纠结是1918,2018还是2118,所以前两位完全可以省略。而月份和日期只有一位数的时候如果前面不加0,容易混乱,所以保持统一6位数。奥野宣之坚持了这个方法近十年,从来没有发生过时间混乱的情况。

和写日记不同的是,笔记不用每天写,也不需要每天另起一页。有想法的时候连着写几页,不想写的时候可以连着几天不写。如果喜欢紧凑,那就画上分割线,第二天在同一页继续写下去;如果喜欢留白,每一次书写换页也可以。不用担心一页写不满,也不用烦恼一页写不下,一本写完了就换一本。

总之,怎么舒服怎么来,只要标注好日期。减少记录的条条框框,把一切外在的压力减到最小。最好是一点顾虑都不要,零压力下灵感更容易涌现。

索引化

我想有很多人都会和我有一样的疑问。全部的信息都混杂在一块儿,要用的时候怎么找的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呢?

事实上,只要是自己亲手记录的内容,就不会轻易忘记。近一两年的信息用“纸面索引”基本都可以解决。

纸面索引有三种方式:

1.制作目录

笔记本封面背后和第一页设置成目录,标注页码或者用日期标签代替都是可以的。

2.设置标签

用标签或者胶带粘贴的方式代替目录。不同类别的内容用不同的标签,做好分类。

3.纸页边缘涂色

用涂色的方式来代替标签黏贴,或者一起使用。要注意的是,涂色之后不能去掉。

如果是好几年前的笔记,“纸面索引”可能就没法满足条件了,这时候就要制作“数字索引”了。

建立一个EXCEL表格,需要登记的信息为笔记本编号、日期、检索标记、条目标题四个。每次写下一段文字的时候,在日期标签旁边写一个标题,可以便于将来搜索。做“数字索引”,不可能把所有的条目都写进索引表,只给最具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建立索引条目。

如果只是为了参考信息,那我们完全可以用电脑或者手机来代替笔记本。毕竟电子工具的收集和搜索功能强大得多。有道云笔记、印象笔记、幕布、方片收集、小米标签、锤子便签,用来整理信息的APP一抓一大把。

不知道使用过这些APP的人有没有和我同样的经历。

一开始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感觉这个工具好好用哦,看到觉得有用的信息就随手存下来。为了便于查找,还做了各种分类、设置了各种标签。但是随着信息量越来越大,分类也越来越多。

有时候不知道把信息放到哪个分类里面,那就先放到“待整理”一类里面。比如我的印象笔记,一共593条笔记,待整理有325条。可想而知,有多久没有整理信息了。而且,大多数的信息都是随手一存,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我们整理信息的最终目的还不是为了用这些信息么?现实是事与愿违,当时看似有用的信息,只不过换了一个地方躺着而已。

用奥野宣之的话来说,就是这些工具都太过发达了,以大量分类整理为基础的体系太过复杂了。即便一开始看似可行性极高,但是随着信息积累的越来越多,整个体系变得错综复杂,反而难以轻松地处理。

“一元化笔记法”刨除了繁杂的形式,回归到笔记的最初形态,不忘初心,反而离目标更近。

奥野宣之把知识的生产过程整合成5个步骤,收集、咀嚼、发酵、顿悟和具体化。

收集信息的过程最重要的就是要带着问题意识坚持记录。每一次记录都是一个思考的过程。通过大量的锻炼,日积月累,创意的爆发便是水到渠成。

就如朱光潜在《谈美书简》中所提:“灵感也不过是熟中生巧,还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咀嚼就是不带目的地重读笔记的过程。每一次重读会有不同的想法,都记录下来。不仅可以锻炼从不同视角去观察同一个事务的能力,还可以筛选出最值得参考的信息。因为重读笔记越多,说明这条信息越有参考价值。

发酵的过程也叫做信息的重组,和梅棹忠夫的卡片创作法的原理是一样的。整理笔记的时候,可以将笔记中的信息转移到卡片上,一边重新组合,一边寻找联系,也许就会发现某一条信息可以作为素材,或者某两条信息之间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如果是需要整理关于某一个主题的信息,可以直接把主题相关的信息按顺序罗列在A4纸上。为了节省时间,可以直接复印信息,粘贴在A4纸上。在移植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新的视角。

经过收集、咀嚼、发酵三个步骤的酝酿,就会有顿悟么?就会有成果么?遗憾地告诉你。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也没有确保成功的途径。

如果奥野宣之说“按照我的方法就会有灵感”,是不是感觉像个骗子?一切保证会成功的方法都是陷阱。天下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

正如德国著名诗人海涅一样,“人们在那里高谈着灵感的东西,而我却像首饰匠打金锁链那样地劳动着,把一个个小环非常合适地连接起来。”

唯一的方法就是脚踏实地地去收集、去咀嚼、去发酵,并坚持下去,静静地等待缪斯的来临。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如何有效整理信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如何有效整理信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