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人 羽毛人 8.7分

和你们不同,但我不想道歉。

风信子
2018-05-03 22:18:38

本来想写“和你们(大多数)不同,我很抱歉。”但仔细想想强行化用不能完全符合这本书的主题就换了个说法。

看完很震惊(倒数第二章),到最后一章,虽然略带点俗套不过也是紧紧扣题了。不过只能到此为止了,距离更进一步的经典还是差了一些。

知道这本书是从诗人bot的哪条投稿中,刚才去翻没找到。想看这本书不是因为脆皮鸭的要素,而是单纯对这个题目感兴趣。

为什么叫“羽毛人”呢?当时感觉这个名称是轻飘飘的,想到了“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句比较烂大街的话。还想“羽毛人”会不会是将什么罕见病种之类的。结果只是证明是我英语不太好,不知道说的是feather man。

断断续续看了快一个月了。这几天才突击补完。看到前半本的时候讲到沃尔夫,就感觉这是一个关于“少数者”的故事。而通篇看过来,我认为这个“羽毛人”指的是两个层面,一个是威尔代表的大众所认为的,“不肯为国家冲锋陷阵的懦夫”,一个是主角代表的“至死无法说出自己是同性恋的懦弱”。两者都是属于无法让绝大多数人理解的存在,也是都在极力与这种巨浪相抗衡、表达自我的存在。

这也是我给这本书比较高评价的缘由之一。我与“少数者”的电波对上了。

是凡

...
显示全文

本来想写“和你们(大多数)不同,我很抱歉。”但仔细想想强行化用不能完全符合这本书的主题就换了个说法。

看完很震惊(倒数第二章),到最后一章,虽然略带点俗套不过也是紧紧扣题了。不过只能到此为止了,距离更进一步的经典还是差了一些。

知道这本书是从诗人bot的哪条投稿中,刚才去翻没找到。想看这本书不是因为脆皮鸭的要素,而是单纯对这个题目感兴趣。

为什么叫“羽毛人”呢?当时感觉这个名称是轻飘飘的,想到了“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句比较烂大街的话。还想“羽毛人”会不会是将什么罕见病种之类的。结果只是证明是我英语不太好,不知道说的是feather man。

断断续续看了快一个月了。这几天才突击补完。看到前半本的时候讲到沃尔夫,就感觉这是一个关于“少数者”的故事。而通篇看过来,我认为这个“羽毛人”指的是两个层面,一个是威尔代表的大众所认为的,“不肯为国家冲锋陷阵的懦夫”,一个是主角代表的“至死无法说出自己是同性恋的懦弱”。两者都是属于无法让绝大多数人理解的存在,也是都在极力与这种巨浪相抗衡、表达自我的存在。

这也是我给这本书比较高评价的缘由之一。我与“少数者”的电波对上了。

是凡活着的人,都会有多多少少和“大多数”不同的地方,这一点可以被称之为“个性”。但是如果不巧发现自己的绝大多数都无法和“大众”相融合就会感到一种无法表达的悲伤——因为说了也不会被理解。往小了说可能是某种爱好,往大了说可以说是一些病症。如果能给每个人毫无顾虑剖析和诉说自己的机会,恐怕会发现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和谐”。

不太会写议论文,就不举例子姑且讲讲。

沃尔夫和威尔都是在一场人人都说不清的混乱中选择坚守了自己主张的人。主角和他的同期都是最低端的列兵,有的带着极端的爱国热情,主角想要摆脱现在的生活,有的只是被迫征兵并不想来。

沃尔夫的事件是一个导火索。这里回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里,就是战场中人与人因何而仇恨?有的作品指出“你不杀死对方,对方就会杀死你”,有的就是很正义的为国为民或者非常不巧又有着点家族仇恨。但是如果对于一个人而言,这些都没有呢?德国人伤害了完全不相关的英国人,这个英国人就该打回去吗?

当然有的人在这里会说“唇亡齿寒”,然而就算是齿真的寒了,这个英国人就有充分的理由憎恨所有德国人吗?对于沃尔夫而言,这个问题显然是否定的。

我认为这里信仰问题必不可少,不过更关键的是他本身就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两个人之间完全没有伤害的理由,哪怕是上级军官一声令下也不足以令他这么做。

然而他的特立独行与国家意志相违背,所以他被谋杀了。

沃尔夫的死给威尔极大的刺激。在此之前,威尔也许处于一种二者中间的状态——因为作为国家的一员,他决定参战,可他又拒绝成为无差别的炮灰中一员,所以他说“请叫我的名字”。

威尔的结局更像是一步步走向毁灭的,充满着必然。在混乱的战争中,威尔心中的裂痕一点点加大,相比于执着活下去,他的良知呼唤的声音更响亮。战争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两个敌对国家的人就必须敌对吗?在德国男孩被杀之后,这个问题他想清楚了。

可惜,这也是和国家意志相违背的。

活下来的似乎只有两种人,“疯子”和“懦夫”。主角身为“懦夫”,他对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异议,属于大众的一部分。他去参军,他服从,他打击敌人,这对于这场战争而言就足够了。他能活下来,只是一些幸运的因素在里面,毕竟更多的大多数并没能回来。

至于脆皮鸭的部分对剧情是推动作用。主角和威尔之间确实是真爱,最后威尔那声“崔斯坦”就是证明。然而两个人都为自己的这一部分而痛苦不堪,威尔因为这和自己的一贯认知相悖,主角因为威尔无法接受自己。

也许这就是时代的悲剧吧?看这个小说突然意识到,其实每个世纪都有每个世纪的大事件,不光是20世纪如此,18xx年欧洲打得也挺欢的(),明明就那么大点地方。

两个人,不,其实是整整一代人的声音被淹没在历史巨大的噪声中了。但是主角活下来了,即便他无法面对跨过那道门后的压力,他还是选择记录下去。

他说,我曾经活过。

威尔也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羽毛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羽毛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