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卖钱而写像妓女,为了出名而写像殉道者或者苦行僧,为自己的快乐而写像自慰。

醒后怜山
2018-05-03 看过

说来惭愧,最早对李银河老师的印象,是反叛的负面形象,惯用“支持一夜情”之类挑战大众底线的言论来哗众取宠。连带着对王小波也没好感,后来在友人力荐之下看了《黄金时代》,惊为天人。由此看了时代三部曲,再后来,无意间翻到他们两人互诉衷情的两地书。我想,在那个时代,能写下“我们就两个人好不好,不要让别人参合进来我们的爱情里”的女人,必然不同于媒体渲染的那样不堪——果然呢,无良媒体为了制造噱头、博取关注,真是白的都能说成黑的。渐渐了解李银河老师,对她的勇气和“任我行”姿态,心生钦佩。今下午看了《人间采蜜记》,出图书馆走在校道,天出奇是广阔的蔚蓝,嫩黄的叶簇拥着在阳光轻荡着,婆娑的,像小姑娘裙裾,别有醉意。蓦地眼前浮现他二人新婚游欧洲,真恣意的艺术之旅,纵然穷,她说,我有你一起过日子也就足够了。 李银河无不自豪地说,王小波就是她发现的男版灰姑娘,诗人气质,她鼓励他辞职专写小说。我真喜欢他们相处的状态啊,李银河回忆起王小波对她文采的评论——似乎还不低,但他后来说,你的小说是论文味道。(大意如此,手头无书可校对) 写小说,周围人对此评价没有自己想的那样高,她不气馁。思考什么是好的文字,又思考自己写作的目的——自由!“说的俗气一点,我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做这种选择。今后,我要过随心所欲的生活所有我喜欢的事,就会去做;不喜欢的事,就不去做。我要从世俗的生活中彻底撤退,完全躲进自己的精神生活之中去。”“写作成了目的本身,为写而写。只要自己写高兴了,写爽了,其他事都不在考虑之列,完完全全地自得其乐。为了卖钱而写像妓女,为了出名而写像殉道者或者苦行僧,为自己的快乐而写像自慰。” 说起来,我出身的家庭和周围环境其实还是偏于保守,是这些年自己接触的文化把我的思想不断引向“离经叛道”的地步,但我承认自己对亚文化的了解更多偏于感性而非理性。我激赏李银河老师的勇气,在上世纪的中国,能坚定不移地去推行同性恋的研究、性学的研究,孜孜不倦,不紧不慢,終得硕果累累。《虐恋亚文化》,她坦言,是她写的最投入的一本书,被费孝通教授拍手称好的《生育与中国村落文化》都没有给她带来这样的写作快感。她为自己辩护——古有文人云:志不出于淫荡。就连吟诗作画的之趣都全来自于性欲,精神的愉悦怎能完全摆脱性欲的范畴呢?弗洛伊德说得更明白:所有的人类精神产品都是原欲受阻而升华的结晶。所有的艺术家都是性欲特别充沛满溢的人,在现实中无法实现,只有升华到音乐,诶书文学创作中,从而创造出璀璨的精神之美。 我记得李银河老师在yy做过一场直播,回答网友的大尺度问题,令人捧腹。她是社会学家、性学家,但回答起来,非常接地气,这种性格,也让她写起论文来,更加有生气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采蜜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采蜜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