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言说的真正盟誓——一条骨科隐线

Finnnnn
2018-05-03 17:23:22

"我立下的唯一一个真正的盟誓并没有说出来,也无法言说。"

虽然题目已经透了个大概,但还是标一个剧透警告。

书里对Estraven过去的生活着笔太少,特别是感情生活,就算提到也是欲言又止,匆匆结束。我也是在书的最最后,看到Estraven和哥哥有一个儿子,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哥哥Arek才是Estraven(其实这里应该写Therem,因为Estraven是家族名)这一生的one true love。

在最开始Estraven被放逐逃亡的路上,他从前的克慕恋人Ashe在码头边等他,要跟他一起过流亡生活,却被Estraven拒绝了,在争论中他们提起彼此之间的克慕誓言,一开始E指责Ashe破坏誓言,随后又否定了自己,因为“根本没有誓言可毁”。在Ashe之前,Estraven和自己的亲哥哥Arek立下誓言,但他的哥哥在14年前就已经死去,而按照Kahide的伦理风俗,人一生只能有一次誓言克慕。Estraven对Ashe生了气,但他真正是在气自己。

我继续往前走,他没有跟上来。不过,我兄长的阴影却始终跟随着我。我真不应该提到他,我做的一切都不应该。

关于的他的兄弟,他做过什么呢?誓言克慕,生下了一个儿子,最后又“为Are

...
显示全文

"我立下的唯一一个真正的盟誓并没有说出来,也无法言说。"

虽然题目已经透了个大概,但还是标一个剧透警告。

书里对Estraven过去的生活着笔太少,特别是感情生活,就算提到也是欲言又止,匆匆结束。我也是在书的最最后,看到Estraven和哥哥有一个儿子,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哥哥Arek才是Estraven(其实这里应该写Therem,因为Estraven是家族名)这一生的one true love。

在最开始Estraven被放逐逃亡的路上,他从前的克慕恋人Ashe在码头边等他,要跟他一起过流亡生活,却被Estraven拒绝了,在争论中他们提起彼此之间的克慕誓言,一开始E指责Ashe破坏誓言,随后又否定了自己,因为“根本没有誓言可毁”。在Ashe之前,Estraven和自己的亲哥哥Arek立下誓言,但他的哥哥在14年前就已经死去,而按照Kahide的伦理风俗,人一生只能有一次誓言克慕。Estraven对Ashe生了气,但他真正是在气自己。

我继续往前走,他没有跟上来。不过,我兄长的阴影却始终跟随着我。我真不应该提到他,我做的一切都不应该。

关于的他的兄弟,他做过什么呢?誓言克慕,生下了一个儿子,最后又“为Arek的缘故”离开了家。

书的第二章摘录了一个传说,讲述了一对誓言终身克慕的亲兄弟不为社会伦理所容,一个自杀,一个被部落放逐的悲剧故事,结合Estraven兄弟的故事,这个传说的确像是在影射这两位的遭遇,要通过这种遭遇的镜像来填补Arek不曾向读者细说的结局。他死了,很可能是自杀的,所以兄长的阴影始终跟随着Estraven,情理上这是说得通的。在天地全白、没有阴影的冰原上,兄长的阴影也缠绕着他。Genly用心语叫他的名字Therem,他却听到了Arek的声音,虽然感到恐惧,却也热切地要求Genly继续用心语,也就是Arek的声音和他说话。这里和传说中的情节太相似了——同是是冰雪腹地,被放逐的人遇见了死去的兄弟,传说中死去的那位兄弟忘记了在世恋人的名字,而Estraven在梦中回到家乡,又被念着自己真名的兄长的声音唤醒。临终前,Estraven给Genly的遗言是用心语说出的Arek。这是他回应Genly对他的爱所使用的“特定的方式”——心语是Genly违反规则教给他的一种语言,但即便在Estraven和Genly后来所产生的爱的情感中,Arek也是一个著目的存在。

另一个传说叛徒伊斯特拉凡,初看是在影射Estraven关于爱国情感的思考,但“叛徒伊斯特拉凡”双亲的爱情实在凄惨,可能爱情的悲剧也属于关于Estraven的隐喻中最核心的那一部分吧。试想一下,即便在更加开放宽容的爱库曼人眼中,兄弟间的乱伦关系也是难以接受的,而亲生兄弟间的誓言克慕也只是作为冬星人的奇风异俗而被接纳。诶,希望Estraven兄弟能永远团聚在冰雪腹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暗的左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暗的左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