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债 桃花债 8.0分

再读桃花债,品味其中的细节

138****0274
2018-05-03 17:17:25

看看对相貌的描写:

宋珧: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诙谐幽默,(极其细心,很会照顾人,很会照顾慕若言和衡文)

衡文:风姿纤雅,清雅如莲的好相貌,天庭没人比得上,比宋珧还要好看

天枢:风华淡雅,仙中上品,清秀冷清

宋珧与衡文成天价一处厮混了几千年,经常同塌醉卧,不知从何时竟生出了情愫来,宋珧来自凡间,深知情的厉害,对衡文想了几千年,始终不敢越界,衡文生来便是仙胎,没有尝过情的滋味,与宋珧之间的感情,懵懵懂懂。如果不是奉玉帝旨意下界去棒打鸳鸯,两人如此在凡间经历一番,恐怕他们仍然是保持着暧昧几千年的过下去,也挺好。

然而谁也不知道,天枢克制自己对宋珧的感情几千年,深藏不露,倒是保护了宋珧因为仙契之线差点儿被玉帝抛弃,但是由于跟南明的疏远,造成人间祸乱不断,民不聊生,玉帝还是想在抛弃宋珧之前试一试能否将天枢和宋珧之间的仙契之线解开。

宋珧与衡文的情感是明确的,宋珧想了衡文几千年,衡文也念了宋珧几千年,他们之间只隔着薄薄的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是一堆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但是比较难懂的是宋珧与天枢之间的感情,我琢磨了几天,思来想去,觉得宋珧和天枢之间还是有些情的。

天枢对宋珧是有情的,只是天枢将感情压的太深,宋珧做凡人时并不知情,凡人宋珧风流倜傥,有情有义,对落难的杜立宛更是悉心照顾,日夜相伴,直至杜立宛逝去,虽然宋珧在为她人伤情,可是这段日子确是天枢最快乐的记忆,能与宋珧日夜相伴,他已足以,回归仙位后,他与南明的仙契线已解开,确阴差阳错地跟宋珧牵扯上了,宋珧是个凡人,本来经过五世轮回便能自动解开仙契之线,可谁知宋珧却走了狗屎运,白捡了个金丹升仙了。假如升仙后的宋珧跟天枢星君在天庭上再续前缘会如何?能否成就一对佳人呢?想必天枢星君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他和南明帝君的姻缘便是被玉帝一棒子打开的,所以这次需格外小心,否则活结演变成死结就真得牺牲一人,毫无疑问宋珧便是那个要灰飞烟灭的人,所以天枢才会避开宋珧,疏远宋珧,甚至对宋珧落井下石,只求能保住宋珧便好。

宋珧对天枢没什么,但是对慕若言是有怜悯之情的,一方便愧疚于对慕若言的折磨,另一方便对慕若言又细心照料,半夜为他顺气喂茶掖被,日日同榻而眠,还嘴对嘴渡气喂药,我也想问一句,宋珧君可对天枢生出什么情意来没?若是无情,在江上客栈看着吊了一口气的慕若言,明知慕若言死不了,为何还要去救他?若是无情,在此生终了时,为何还要去拼命救慕若言?结果害得衡文舍命去替宋珧救慕若言,造成了衡文欠上了狐狸的债。所以说即便是怜悯之情也好,宋珧对天枢终究是有情的,只是这情不比宋珧对衡文的热恋之情。

整篇文章分为几个重要的场景,宋珧和衡文的感情发展也随着场景的变换而加深。

一,东郡王府

在东郡王府中,李思明对慕若言悉心照顾,宋珧还以为自己是在折磨慕若言,可在慕若言看来,李思明并未对自己做过什么,不是个坏人,反而对李思明的照顾颇有感动,直到和南明逃跑那夜,失手杀死了李思明,才将自己的内心看懂,慕若言对李思明不仅仅只有愧疚,从他悄悄的为李思明的坟头敬酒,再到看到竹筒时的一震,可以感觉到慕若言对李思明是真真的动了情的。

李思明对慕若言的悉心照顾和肉麻情话(虽然情话是假的,但是悉心照顾却是真的),让衡文醋了,所以当狐狸找上门对衡文表白时,衡文便故意让宋珧听一听,看看宋珧有什么反应。看到狐狸揩了衡文的油水,宋珧当然是醋的要命,自己几千年都没舍得揩衡文的油水,怎能让这毛团给揩了去,一向心软的宋珧元君想都不想,一道天雷朝狐狸劈去。衡文心里美滋滋的,越发对情感兴趣,趁着狐狸撩起的火,主动向宋珧亲去,尝鲜也好,试探也好,衡文青涩的初吻就这么献给了宋珧,宋珧的心火旺盛,一撩就烧起来,还好想到了天规,悬崖勒马,止步于热吻。但是半开玩笑的向衡文诉说了,自己的愿望就是与衡文一夜巫云,并撇清了与天枢只是在做戏,衡文这才放心了。

二,江上客栈

宋珧是个容易心软的神仙,本着对慕若言的怜悯之心,做了一件份外的事情,用灵芝仙草将慕若言的身体养好了,这可解了南明的相思之苦,南明与慕若言正在双修修的热烈之时,碰巧被宋珧和衡文看见了,宋珧极力压着自己的心火,衡文对双修亦是颇感兴趣,在凡间买了春宫图看,是不是想什么时候尝试一下?当然要试也不会找旁人试,只找宋珧试啦,衡文是个新手,就等着宋珧这个老司机主动呢,可宋珧的意志够坚定的,盯着广云道人来压制心火,于是衡文用仙法营造了一个梦境,梦中他在桃花灼灼下等宋珧,宋珧知道这是衡文幻化的梦,既然是梦,那就无所畏惧了,勇敢的上去要了衡文,要了之后对衡文还表了白,说想了他几千年了,衡文也表明了自己对宋珧的感情,在梦境中,这对佳人算是功成了。

三,卢阳城

宋珧自从在梦中与衡文巫山云雨之后,觉得衡文比较辛苦,故而对衡文极其呵护,肉麻情话源源不断,连衡文都觉得酸了。

这里我要插一下嘴了,本来按照天命,南明和天枢此生将终了,或入轮回,或回天庭归位,可是宋珧你对天枢到底是安的什么情?你就慕若言的意义又何在?结果这一救不得了,害得衡文欠上了狐狸的债,只得赔上自己去灰飞烟灭了。

四,人间小院

从宋珧对幼童的天枢和幼童的衡文的照顾来看,对天枢是出于对慕若言的怜悯之情,对衡文却是出于爱慕之情,以至于面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幼童,宋珧的心火都能烧的滋滋啦啦的响,连幼童的衡文你都忍不住,宋珧啊宋珧,你真龌龊的可爱。

知道自己即将灰飞烟灭,宋珧此时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与衡文一夜真切的巫山云雨,终于天随人愿,衡文及时的恢复了,两人激情的折腾了一个晚上,功德圆满。宋珧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有句话我一直在琢磨,衡文说“痛快点,下次我就不让你了”,意思是下次衡文试试攻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桃花债的更多书评

推荐桃花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