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泞与玫瑰

不黏的花生糖
2018-05-03 16:23:34

林奕含讨厌夏天,她不止一次地在书里借别人的口透露出这一点。 夏天就像是热情到聒噪的邻居张太太,顶着橙红色的卷发,用眼神将你的小洋装、高领长袖悉数扒下来。 她说,人对他人的痛苦毫无想象。

现代人需要遮羞布,开头的歌舞升平,结尾的粉饰太平。华美袍子里的虱子就算再多,人们的第一眼看到的仍然是绣线与锦缎。

在林奕含的眼里,世上难以存在圆满的相爱。男人对女人,或许有最初的纯粹的渴恋,就像毛毛先生对伊纹小姐,等待一个永不到来的告白时机,希冀着敲开幸福的门,但到后来,也只能是拉下轻率的裤头,坐在黑暗里静默地自慰。

爱这个字裹满了腥味的体液,就连在喉咙里轻叹着发出这个音,都能感受到欲呕的拧喉感。 被遮住的眼是看不到苦恋的泪水,又抑或正是因为这份热泪难得的清澈,她才有无以为报的罪恶感。

家教和自尊束缚了林奕含,她把自己按在泥泞里,或者说社会和家庭在她的处境里把她捆绑在脏污里,她尝试过在里面自娱自乐,劝慰自己,脏有脏的快乐。可有时又幻想有一个像伊纹姐姐一样的自己,在濒临死亡的痛楚里逃出来,有勇气接近另一份踏实的快乐。她在现实里遇到了B,想来应该像是毛毛先生一样温暖的人,她试想,如果是

...
显示全文

林奕含讨厌夏天,她不止一次地在书里借别人的口透露出这一点。 夏天就像是热情到聒噪的邻居张太太,顶着橙红色的卷发,用眼神将你的小洋装、高领长袖悉数扒下来。 她说,人对他人的痛苦毫无想象。

现代人需要遮羞布,开头的歌舞升平,结尾的粉饰太平。华美袍子里的虱子就算再多,人们的第一眼看到的仍然是绣线与锦缎。

在林奕含的眼里,世上难以存在圆满的相爱。男人对女人,或许有最初的纯粹的渴恋,就像毛毛先生对伊纹小姐,等待一个永不到来的告白时机,希冀着敲开幸福的门,但到后来,也只能是拉下轻率的裤头,坐在黑暗里静默地自慰。

爱这个字裹满了腥味的体液,就连在喉咙里轻叹着发出这个音,都能感受到欲呕的拧喉感。 被遮住的眼是看不到苦恋的泪水,又抑或正是因为这份热泪难得的清澈,她才有无以为报的罪恶感。

家教和自尊束缚了林奕含,她把自己按在泥泞里,或者说社会和家庭在她的处境里把她捆绑在脏污里,她尝试过在里面自娱自乐,劝慰自己,脏有脏的快乐。可有时又幻想有一个像伊纹姐姐一样的自己,在濒临死亡的痛楚里逃出来,有勇气接近另一份踏实的快乐。她在现实里遇到了B,想来应该像是毛毛先生一样温暖的人,她试想,如果是与他走进婚姻的殿堂,那么也许值得鼓足勇气。

又有时幻想自己是另一个灵魂上的双胞胎怡婷,不美丽,甚至有点难看,却可以正常地生长,向世界伸出枝蔓,触碰呆钝、刻板、庸俗的生活,就算是如此也能感知“平凡的浪漫”。

只要做到假装这个世上没有强暴小女孩的人,只要这样就可以继续活下去了

吧?

她在书里数次发问,为什么美变成了一种错。为什么被压住的是我,道歉的也是我。为什么书上开满蔷薇花的譬喻在现实里却只剩下狰狞的刺。

在这个故事里最悲惨的部分是,坏人借着她最爱的文学,化作纺锤,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刺入她的体内,从此她便睡去了。就算有王子来亲吻,醒来的也是被噩梦折磨了百年的她,而不再是沉睡前的她了。

夏天又要来了,这次她倒是不再苦恼,这烦闷的夏天要如何熬过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