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取经

大大大
2018-05-03 15:33:41

我们无法活在过去,每个人都需要一次心灵救赎的旅行。

1

故事发生在一个平淡的早晨,也是个普通的星期二。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和煦的阳光夹杂着空气的芬芳,嫩绿的树叶仍然衬托着郁金香的娇艳。

但在如此平凡的清晨,哈罗德(男主)收到一封粉红色的信笺。突如其来,猝不及防,一封来自遥远的贝里克的信笺。它是由哈罗德昔日的女同事寄出,告知哈罗德自己患有癌症晚期,生命的最后时光将在疗养院里度过。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那本应该永远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忽然被这封没有预兆的信笺而唤醒。

因为这封信的到来,打破了哈罗德原本平静的退休生活。本想着简单的给奎妮回封信,但是受到了加油站女孩的启发,哈罗德萌生徒步走到贝里克的想法,似乎这样做可以给奎妮带来希望,甚至是可以挽救奎妮的生命。这毫无科学依据,但似乎又神圣不可侵犯。哈罗德出门的时候,没有指南针、没有地图,甚至是没有适合长途走路的鞋子,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和妻子莫琳商量便踏上了旅程。

黎明降临,月亮淡成一枚苍白的晕黄,向朝阳投降。他们走过挂满露珠的草地,草和车前粉色毛状的叶尖扫过小腿,又凉又湿。露水如宝石挂在枝头,一张张蜘蛛网像柔软的

...
显示全文

我们无法活在过去,每个人都需要一次心灵救赎的旅行。

1

故事发生在一个平淡的早晨,也是个普通的星期二。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和煦的阳光夹杂着空气的芬芳,嫩绿的树叶仍然衬托着郁金香的娇艳。

但在如此平凡的清晨,哈罗德(男主)收到一封粉红色的信笺。突如其来,猝不及防,一封来自遥远的贝里克的信笺。它是由哈罗德昔日的女同事寄出,告知哈罗德自己患有癌症晚期,生命的最后时光将在疗养院里度过。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那本应该永远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忽然被这封没有预兆的信笺而唤醒。

因为这封信的到来,打破了哈罗德原本平静的退休生活。本想着简单的给奎妮回封信,但是受到了加油站女孩的启发,哈罗德萌生徒步走到贝里克的想法,似乎这样做可以给奎妮带来希望,甚至是可以挽救奎妮的生命。这毫无科学依据,但似乎又神圣不可侵犯。哈罗德出门的时候,没有指南针、没有地图,甚至是没有适合长途走路的鞋子,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和妻子莫琳商量便踏上了旅程。

黎明降临,月亮淡成一枚苍白的晕黄,向朝阳投降。他们走过挂满露珠的草地,草和车前粉色毛状的叶尖扫过小腿,又凉又湿。露水如宝石挂在枝头,一张张蜘蛛网像柔软的被褥结在草尖上。太阳很低,却很亮,把周围的事物照得变了形变了色,模糊了形状,他们仿佛走进一片迷雾。

哈罗德在路途上遇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他把他的故事跟他们分享,当那些人听见一位已经退休的老人,未受过训练,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要徒步从布里茨走到贝里克去探望一位患有癌症晚期的老朋友,简直是难以置信。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不可能完成,毕竟两地相距甚远,何况哈罗德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且已经退休的老人了。尽管如此,大家还是表示支持他,希望哈罗德能够完成他的目标,他被赞颂为“朝圣者”。

其实人生亦是如此,我们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会带给你快乐、忧愁、压力、支持、建议等等一系列,但是腿长在自己身上,该怎么走,该走向哪都由自己来决定。他们只能陪你度过生命的某一篇章。

2

“你以为走路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呢,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是有多难。”

窗外的蓝天澄澈透明,仿佛一碰即碎。几缕白云缠绕其间,金色的阳光暖暖的洒向地面。沐浴其中的枝叶随微风摇晃,好像在鼓动他继续向前。哈罗德

路途如此遥远,哈罗德并不是一直能够贯彻自己的信念。会迷茫,会彷徨,会犹豫。哈罗德在路上遇见一位治疗癌症的医生,哈罗德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他。医生以专业的角度讲述了癌症晚期患者治愈的可能性极其渺小,换句话说已经是没有救了。唯独能做的,便是等待死亡的来临。

当哈罗德听闻这个消息,并且是从专业医生的口中说出。这一下就击垮了哈罗德,仿佛是被抽走了灵魂。哈罗德开始质疑自己,这样做究竟有没有用。或者,奎妮是否还活着,奎妮是否会等待哈罗德。

疲惫感一下子席卷全身,哈罗德忽然老了许多。悲伤、失望不断地侵蚀着哈罗德,就像病毒一般,无法阻拦,无法抗拒。哈罗德似乎是坚持不住了。

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看天、看山,与路人交谈。回想已经过去的一生?坐上一辆车不就完了吗?他当然不可能像一双帆船鞋走到遥远的终点。奎妮不会因为他叫她等待就能延迟结局的到来。

每一天,低垂的天空在银色日光的炙烤下愈加苍白,他只是埋头行走,不去看头上的飞鸟,不理会身边的车流。这种感觉比只身一人站在深山野林里还要孤单无助。

黑夜降临,哈罗德打电话给奎妮所在的疗养院。虽然没有听到奎妮的声音,但从护士的口中得知,奎妮从听到哈罗德要徒步来贝里克,身体状况开始逐渐好转。尽管有些令人不可思议,但是这个消息足以令哈罗德重拾信心,重新燃起希望,再次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向贝里克。

故事的结局并没有出现奇迹,奎妮还是没有战胜病魔,去世了。但奎妮走得很安详,似乎是没有痛苦。看似未曾改变,却又改变了许多。

哈罗德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活在自责当中。儿子患有抑郁症而上吊自杀。他把这归咎于自己的不称职。而对于妻子的痛苦自己也无能为力。虽然两人待在同一屋檐下,但仿佛是陌生人。因为儿子逝去的悲痛,每日酗酒也难以平复。终于是在酿酒厂闯了大祸,却是奎妮承担了责任。她被当场开除,从此便杳无音讯。

哈罗德甚至都来不及说声谢谢,便失去了联系。那些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因这趟旅行而唤醒。哈罗德终于不再逃避,虽然之前一直在逃避,逃避了几十年。但如今,就在此刻,他勇敢地面对一切,坦然地接受这一切,同时也释怀了,放下了。哈罗德在这场朝圣中获得了自我救赎。

他们又一次牵起对方的手,走向海岸。两个小小的身影映在黑色浪花的背景下,越走越远。只是刚走了一半,肯定有谁又想起了那句话,再次激起一轮狂笑。两个身影就这样挽着对方的手站在海边,在笑声中摇晃。

重新养育一些东西的感觉,真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