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担心吧,胡塞尔

ztl
2018-05-03 11:12:04

看上去,胡塞尔主要针对当时的所谓“欧洲精神危机”,即对理性和普遍哲学信仰的崩溃,一种对“虚妄的”哲学的反动而兴起推崇可靠的知识的科学实证主义。胡塞尔的担忧是,所谓“科学”,对于大问题,对于哲学、形而上学所关注的主题,比如人、存在、理性、意义这些主题,都无力提供一个解释和答案——实际上,胡塞尔认为科学永远给不了答案,而只能靠哲学,所以他说要建立一个千年的哲学王国。埃德加·莫兰在《复杂思想》中犯了同样的错误。胡塞尔还以为,科学只是在冒充哲学的一个分支。当然,这个看法也是错误的。

胡塞尔,从笛卡尔的《沉思录》出发,谈及对“绝对正确”的知识的寻求。跟康德一样,他认为欧几里得的几何,或者说其中的公理,就是这种“必真”的知识。然而,康德是生于1724,1804卒。胡塞尔是生于1859,1938卒。我刚读过的《伟大的超越》中,谈到对欧几里得几何的超越,比如从“过直线外一点有唯一的一条直线和已知直线平行”,超越至“过直线外一点有无数条直线和已知直线平行”,似乎是从高斯的学生如黎曼就开始了,那么黎曼是什么时候的人呢?黎曼,1826-1866。胡塞尔,虽然跟我是同一个战壕里的人,但是要是因为对于数学和理科知识一无所知而被人称为“文科傻妞”(请原谅歧视性用语),那么我也是无力辩护的。

这是个“大”问题,并且让我感到十分不好。这就意味着,问题失去了控制,用普通的常识,已经不足以说明问题,不通过专业的科学知识来研究,已经像是“民科”的做法,得出来也是明显有问题的、或许会让人啼笑皆非或贻笑大方的结论或观点。胡塞尔或还有很多其他人以为,科学无法也从未解决哲学大问题,然而,从我现在所了解的知识来看,恰恰是科学解决了哲学为之头疼的各种形而上学的问题。比如说,从我们的常识或从哲学来看,世界是一分为二,分为心灵世界和自然世界。笛卡尔痛苦地寻找“必真”的立足点,找到了a thinking thing;然后,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到,一切都是在“thinking”里面的,所以就引发出这样的看法:外界的一切都是无法确定的,从贝克莱的意识决定外在世界,到康德的我们只能获得“现象”而无法知晓thing-in-itself。实际上这种看法就代表了常识的局限。和这个局限有关的是另一种观点,康德在《纯粹理性》和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中都曾提到,即人对于“意识”自身是无法了解的——就好像一个人无法用眼睛直接看到自己一样,思考着的意识也无法思考自身。这个错误就在于,并不是如胡塞尔所像的那样,我们所能获得的可靠的知识来自自明性和精确性。可靠的知识并不是自明的和精确的。

胡塞尔引用高尔吉亚的看法,认为只有从理性出发才能掌握整个世界,而不是有限的经验知识。那么,我倒是想知道,这种理性如何推理世界的存在和自然的秩序?不存在能够脱离经验的理性,就像不存在脱离自然世界的“意识世界”一样。理性是经验的产物,就像意识是自然的产物一样。如果把头脑看作一个加工信息的智能器官,我们就能够解决所谓主观、客观主义、现象学各种名称下的混乱。如果把意识看作是一种复杂性产生的属性,就能解决民科哲学在意识问题上脖子上的痛。如果承认世界背后存在principles,就能回答所谓mathesis univesalis的问题。如果意识到在不同的层面上会出现不同的属性,就不再会认为“一切都将融合到物理学中”,但是认为一切都在科学中。胡塞尔也就因此不会认为“最伟大的变革是从千年以来的科学的客观主义……向超验的主观主义转变”;而且也不再认为,人类的存在就是为了实现人的本质,而且只有通过哲学才能实现。

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