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华中短篇小说,堪比观看一场场超恐怖电影

Sum
2018-05-03 10:35:10

我是一个重口味拥趸,不论看电影还是看小说,都喜欢找虐找吓。今年看了很多恐怖电影,总觉得不过瘾,恐怖小说更是找不到合胃口的。没想到最近竟然被余华的一些中短篇给刺激到了。

不管是恐怖电影还是恐怖小说,主要靠两种方式吓唬人,一种依靠视觉,就是血腥、暴力、色情,把杀人场景和各种限制级画面细致展示出来,极大地刺激人的肾上腺素。很多人对这个不屑一顾,觉得太恶心、太低级、太BT,甚至觉得搞出这些东西、爱看这种东西的也不正常,这是一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矫情和偏见。

血腥、暴力说白了就是一些中性元素,好或不好,高级还是低级,关键要看利用这些元素的内容怎么样,比如狮门的《电锯惊魂》系列,阴魂不散的老头子每部都得虐杀几个人,美其名曰以恶制恶,最新一部刚在美国下映,虽然不比之前,但也收了1亿多票房。这些电影之所以受欢迎,重要一点是故事抓住了观众的HIGH点,并且跟血腥暴力融合妙。

余华也写暴力、血腥,描写的细致程度丝毫不比那些恐怖电影逊色。比如《一九八六年》,主人公是个疯子,把你能知道的古代酷刑在自己身统统上演了一遍,炮烙、剖腹、车裂、腰斩、击脑、棒杀、剥皮、自宫,“裤子脱下后他看到了自己那根长在前面的尾巴,脸上露出了滞呆的笑。他像是看刚才那截钢锯似的看了很久,随后用手去拨弄……他把双腿叉开,将石头高高举起……接着他鼓足劲儿大喊一声:宫!就猛烈地将石头向自己砸去。”这段自宫的描写得十分瘆人,仿佛真有个人就在你面前那么干了。

优秀的视觉系恐怖作品,内容上既要合情合理,又要有新意,要是能把读者或观众耍得一愣一愣的,就更厉害了。《古典爱情》就是这样。我刚看《古典爱情》,觉得这不就是才子遇佳人吗,读下去却发现它比《一九八六》还残酷,有好几大段关于杀人、吃人的详细描写,其中一个还是在菜人市场被屠宰的小女孩。爱看恐怖片的都知道,不论里面死多少人,不论故事背景多恶劣残酷,女主角往往比男主角命大,孕妇、小孩能活到最后。比如《釜山行》,你即使每看过电影,光看海报也能猜出谁最可能幸存。

余华的小说可没这些套路,谁都可能挂,而且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挂掉。《古典爱情》不仅视觉上过瘾,情节上也高潮不断,和我那时的震惊感和若干年前看《杀出个黎明》很像,不过那部电影其实只有一个大转折,但《古典爱情》的大转折一个接一个,结局更是想不到。

恐怖作品,另一种成功的吓人方式是在心理和氛围上下功夫,除了一惊一乍,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种心理和氛围要接地气。《河边的错误》是探案故事,一个神神叨叨的小镇上出现了连环杀人案,受害者都被砍下脑袋并放在河边,“马哲伸手拿过身旁那人手中的手电,向那颗人头照去。那是一颗女人的人头,头发披落下来几乎遮住了整个脸部,只有眼睛和嘴若隐若现。”但你读的时候,也会觉得这又不是通常的探案故事,它非常生活化,里面的人和事,你在现实生活中见过甚至经历过。对了,如果你的心脏小,受不得弱势人受残害,尤其是孩子(这也是电影不许直接表现孩子死的原因),那你一定得小心,这里残死的人也有孩子。

我小时候经常被中国人演的恐怖片吓到,看欧美的却不会,就因为欧美的人和环境和自己的距离太远了。不过现在没法被大陆甚至港台恐怖片吓到了,国产恐怖简直成了笑话,评分能及格都成了不可逾越的大山。很多人说原因是中国不让出现鬼,这是最可笑的借口了,谁说恐怖片就一定得有鬼了?说到底,还是缺好故事,不对,是没人去发现好故事。

说到这里,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没人把余华的中短篇小说拍成惊悚恐怖电影?《古典爱情》《一九八六》可以走残酷美学;《河边的错误》可以把惊悚恐怖和探案揉到一起,而且够深沉、够烧脑,就凶手到底是不是疯子这一点,就能引起大片讨论,说不定还能拿奖;如果完全排斥血腥,也可以拍《偶然事件》啊。

� ��e˴�\-��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河边的错误的更多书评

推荐河边的错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