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真是凶手吗?——关于《河边的错误》7个细思恐极的细节

muyunFLY
2018-05-03 10:20:32

《河边的错误》曾一度被认为是余华对中国传统侦探小说的戏仿和拆解,或是余华式暴力美学的展示和人性深处“恶”的证明。小说讲了一个被河溪环绕的江南小镇上发生了凶杀案,一个老婆婆被砍掉脑袋埋在河边,刑警队长马哲前往侦破,经过重重波折,发现杀人犯就是老婆婆悉心收留照顾的疯子。因为在法律上无法将疯子绳之以法,疯子逍遥法外且又犯下连环惨案,忍无可忍的马哲开枪打死疯子,为逃避法律的制裁,迫于妻子和局长的哀求下竟承认自己是疯子,进了精神病院。

初看这似乎就是一个结尾荒诞的罪案故事,但细看之下全文中到处都是让人迷惑不解甚至细思恐极的细节。越是深入地看下去,你越是会感觉到这个故事存在多种解读性,就像经过切割的钻石,每个面都能映照出一个真实的世界。

小编看完后脑洞大开,从中挖掘出个7个细思恐极的细节,告诉你隐藏在文本中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

细节1:诡异奇特的案发现场

马哲他们走到近旁,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刚刚用土堆成的坟堆。坟堆上有一颗人头。因为天未亮,那人头看上去十分模糊,像是一块毛糙的石头。

...
显示全文

《河边的错误》曾一度被认为是余华对中国传统侦探小说的戏仿和拆解,或是余华式暴力美学的展示和人性深处“恶”的证明。小说讲了一个被河溪环绕的江南小镇上发生了凶杀案,一个老婆婆被砍掉脑袋埋在河边,刑警队长马哲前往侦破,经过重重波折,发现杀人犯就是老婆婆悉心收留照顾的疯子。因为在法律上无法将疯子绳之以法,疯子逍遥法外且又犯下连环惨案,忍无可忍的马哲开枪打死疯子,为逃避法律的制裁,迫于妻子和局长的哀求下竟承认自己是疯子,进了精神病院。

初看这似乎就是一个结尾荒诞的罪案故事,但细看之下全文中到处都是让人迷惑不解甚至细思恐极的细节。越是深入地看下去,你越是会感觉到这个故事存在多种解读性,就像经过切割的钻石,每个面都能映照出一个真实的世界。

小编看完后脑洞大开,从中挖掘出个7个细思恐极的细节,告诉你隐藏在文本中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

细节1:诡异奇特的案发现场

马哲他们走到近旁,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刚刚用土堆成的坟堆。坟堆上有一颗人头。因为天未亮,那人头看上去十分模糊,像是一块毛糙的石头。

第一个死者是老邮政弄的幺四婆婆,人头被砍下来,端正地摆在坟堆上,尸体则被被埋在石堆下。如果按照疯子是凶手来推测,为什么疯子杀人后会在现场营造出一个诡异的具有仪式感的现场,这也是小编在初读小说时一直否认疯子是凶手的一个疑点。因为通常这样具有仪式感的杀人现场都承载着杀人者的某种意图,杀人者可能是疯狂或者变态的,但不应该是毫无理智的疯子。有没有可能疯子只是个替罪者,真凶另有其人。就像故事中的警察小李曾给出的推测:一个正常人和一个疯子共同制造了这桩凶杀案。

或者就是一个看似正常的变态杀手发泄心中杀人欲望,并嫁祸给疯子的杀人迷局。

细节2:罪犯是用柴刀突然劈向受害者颈后部。从创口看,罪犯将受害者劈倒在地后,又用柴刀劈了三十来下,才将死者的头劈下来。

杀人者是疯狂且强壮的,因为斩颈这种杀人方式是非常考验杀人者力量,人的脊椎骨十分坚硬,故事中法医说杀人者用柴刀劈了三十来下, 整个杀人分尸时间一个小时,需要高度集中的专注力和充沛的体力。一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疯子显然无法达成。别说一个疯子,就是一个正常人都未必能胜任。从这段细节可以推断:①杀人者年轻力壮;②杀人者神志正常;③杀人者十分凶残。

细节:3:疯子杀人原因

幺四婆婆牵着疯子的手去买菜的情节,尽管已经时隔两年,可镇上的人都记忆犹新。

幺四婆婆收养疯子已经两年,如果疯子真是杀人凶手,那为什么疯子两年后才展现出杀人的倾向,究竟有什么事情促使疯子开始杀人,原著中作者借邻人之口讲出幺四婆婆和疯子之间的奇怪关系——施虐与受虐。难道真的是因为对幺四婆婆的暴力引出疯子心中杀人的冲动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另外一个疑点是早在幺四婆婆被杀一个月前柴刀就丢了,而这之间镇里居民并没有看到疯子拿过柴刀。有没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拿走了柴刀,在案发当日杀死了幺四婆婆,并将柴刀交给疯子呢?

细节4:幺四婆婆的钱

据说她把钱藏在胸口,从不离身。这是去年她去镇政府要求不要再给她生活费时才让人知道的。为了让他们相信她,她从胸口掏出了一叠钱来。

小李在走访镇民时有人说了上面的一番话,幺四婆婆养了很多年的鹅,积攒了一大笔钱,且这些钱都放在身上,因为曾有人看到她从胸口掏出一叠钱来。疯子的杀人动机不会是因为钱,所以小李一直推测杀人者是为了谋幺四婆婆的钱,虽然在后面发现钱被幺四婆婆编进麻绳里,但这也不能洗脱谋财害命的可能,毕竟按照镇民的说法很多人看到她从胸口掏出一沓钱,杀人者极有可能是为了钱才去杀的人。而犯罪嫌疑人极可能就是当时在场的人或者听说过这件事的人。换句话说在那样一个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社会中,凶手可能是镇上的每一个人。

细节5:许亮的精神问题

许亮点点头,他说:“我知道你们要来找我的,我知道自己随便怎样也逃脱不掉了。上次你们放过我,这次你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就准备……”他暂停说话,吃力地喘了几口气。“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的,我想了很久,想到与其让一颗子弹打掉半个脑壳,还不如吃安眠酮睡过去永远不醒。”

许亮是故事中最莫名其妙的人物,是整个案件中的迷惑者,他的嫌疑最大,甚至直到最后也并未被洗清。他看起来正常,其实介于疯子和正常人之间。

三次凶杀似乎都和他存在着或多或少的联系,第一次他就在河边,第二次他又“巧合”地去了河边,甚至因为觉得自己嫌疑最大而服药自杀(未遂),而第三次,他根本没去河边,却以为自己又去河边,最后精神崩溃自杀。从故事中既有的信息我们能推测出许亮的精神不正常,而且有严重的臆想症。他的朋友说他经常把别人做的事儿想象成自己做的,“他总把别人的事想成自己的事。常常是我钓上来的鱼,可他却总说是他钓上来的。”那有没有可能他听说或看见了真正的杀人者行凶杀人,然后想象成人是自己杀的,如果真是这样,真正的杀人者是谁?

细节6:被杀中年男人的皮鞋

一只死者的黑色皮鞋被扔在坑边,皮鞋上也有血迹,皮鞋倒躺在那里,皮鞋与马哲脚上穿的皮鞋一模一样。

难道真的只是恰巧两个人穿了一模一样的皮鞋吗?

不,这是连环杀手的挑衅。

挑衅什么?

挑衅警察,挑衅法律。

马哲是刑警队长,代表法律。杀手为什么选择杀掉这个中年男人,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男人穿了和马哲一样的皮鞋。他显然是在通过中年男人来挑衅马哲。只是马哲根本没有从这个细节上看出他的含义。

细节7:许亮朋友的异常表现

“现在说出来也无所谓了,反正他不想活了。他想自杀,尽管没有成功,可他已经不想活了。你们可以把他抓起来,在这个地方。”他用手指着太阳穴。“给他一枪,一枪就成全他了。”

通过前面四个细节我们能够大致排除疯子和许亮的杀人嫌疑,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作者在全文的三分之二初,才把最有嫌疑的人抛出来——许亮的钓友

这个人在故事中无名无姓,余华用1318个字来描写他是多么的怪异。

首先他是许亮的朋友,而且认识时间至少两年以上,经常走动,两人还有共同的爱好——钓鱼!这几项条件决定两人的关系起码应该好朋友,但在整个问询过程中,许亮的这个朋友表现的暴躁、不耐烦,行文中多次出现“不耐烦”“很不高兴”“火了”“非常恼火”“终于发火了”,甚至巴不得许亮死掉。

通过描述我们知道这个人二十多岁,性格暴躁,冷漠、缺乏同情心,容易愤怒(和第二条细节温和)。

而在美国著名犯罪心理学家斯坦顿·萨梅洛的《犯罪心理分析》中,归纳出心理扭曲的连环杀手,通常具有6种精神上的共通特征:

①冷漠、缺乏同情心、对身边的事情麻木。

②非常缺乏责任心,漠视一切社会准则、规定和风俗,即使法律也没有任何作用,常理对他来说没任何意思。

③没有能力维持一段持久的关系,包括亲人、爱情和朋友的关系,很难与人产生感情。

④EQ 低,对沮丧挫折的事只得很低的容忍度,容易愤怒,而且充满攻击性,动怒后动手不动口。

⑤从来不会感到内疚,也不知甚么是内疚,失去理性,对任何刑罚也不怕。

⑥非常喜欢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经常为自己所做的行为找借口,理性化自己。

对照这6点来看,许亮这个朋友非常具有变态连环杀手的潜质。

因为常去钓鱼,这人显然对河边环境很了解,也显然认识常去河边放鹅的幺四婆婆及疯子,并且知道幺四婆婆身怀巨款。他完全可能成为凶手,并通过许亮迷惑警察,通过疯子洗脱嫌疑。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预定的进行,疯子被当成凶手用绳子捆着抓走了,他成功地逃脱了惩罚。结果没多久后疯子又放出来了,他忽然发现替罪羊又回来了,于是他再次按捺不住杀人犯案,为什么选择这个中年男人,我在细节5里面已经说过,他是在挑衅负责查案的警察马哲。第三个死者是开篇到处说看到死人的小孩子,之所以隔了很久才杀死这个孩子,可能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凶手觉得孩子看到了他(事实上孩子可能并未看到,或者并未注意),所以孩子并未告诉马哲,这也是凶手放过孩子的原因,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孩子可能慢慢回想起了当时的细节(自凶案后孩子父亲禁止孩子去河边),于是再第二件凶案后,孩子又去了河边,而事实上凶手并未对孩子放心,因为他知道孩子始终是个不稳定因素,所以当孩子时隔多年后又去河边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孩子想起了什么,于是他杀了孩子。并再次嫁祸给重新出现的疯子。

最终,马哲杀了他认为的杀人凶手——疯子,而真正的杀人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河边的错误的更多书评

推荐河边的错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