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8.1分

严歌苓--当代孟郊寒虫嚎

明月秋风
2018-05-03 09:32:25

2018读书清单之23 读严歌苓《芳华》

第23本

2018.05.02

严歌苓长篇小说《芳华》,2018年度第23本读物。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4月精装版,2017年12月第11次印刷,11.9万字,215页。

先谈谈阅读感受:严歌苓,是文革后期改革初期共和国培养出的精英,如今在国外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而她的《芳华》是又一个占尽体制便宜的所谓精英挖苦、讥讽甚而声讨体制的老套故事,似乎文革末期浪费了他们一帮人的芳华。而无论哪个时代,我们似乎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是吗?就你严歌苓的芳华更珍贵?现在的孩子不也是这样子过来的吗?

为什么买这本书?其实我也不能免俗,主要是电影《芳华》的火爆;而事实上我错了;《芳华》看过一遍以后,我不会再翻看,也不会再看严歌苓的书;因为我不知道作者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更不值得大名鼎鼎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居然会给这本破书精装版出版!

我只能给三星+

《芳华》写了什么?芳华写了一群病态人。

刘峰是第一号好人,号称雷又峰,也就是又一个雷锋,他倒是担当得这个名称,问题是,文革那个年代的人敢如此挖苦雷锋吗?现实中会不会有刘峰这样的人,我表示怀疑。而且这样的人哪个女人会爱?毕竟要居家过日子!小说安排他在改革后去海南卖书做生意,这样的从来只知照顾别人、自己吃亏的一个人怎么会去做生意?怎么可能?作者对刘峰的评价:太好的人,我产生不了当下所说的认同感;人得有点儿人性,之所以为人,总得有点人的臭德性;刘峰就是好的缺乏人性,他的好让我变得心理阴暗,想看他犯错,露点马脚什么的。

何小曼是受尽屈辱的第二号好人。文工团女兵对何小曼的作弄、歧视,与当今的校园暴力未必真有什么区别;青春期不到20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管住自己,正是需要大人管理引导的时候。

好人一生的刘峰、何小曼受了那么多苦难,最终也是苦难。

其他的俗人如郝淑文、肖慧子、军队的二流子以及庸俗而工心计的林丁丁,以及何小曼的母亲。

军队二流子借着改革的东风发了财,混的最好;好像改革开放的便宜全让二流子占去了一样。书中有这么一个情节,大约是1976年,做厂长的爸爸给二流子儿子用“废品”改装了一辆吉普车,如果这个情节可信,那么天长日久的汽油怎么办呢?难以想象,那时的干部会有那样的腐败!

郝淑文先嫁后离二流子,也不错;书中说文工团时期,郝淑文与二流子扯不清、藕断丝连,难以想象那时的20岁的姑娘会那样的世故!还有更离谱的事情,郝淑文为了套出肖慧子给文俊的情书,深更半夜与文俊鬼混!这想象力太丰富了吧!

肖慧子后来当了作家混的蛮好;婚姻也是几进几出。

林丁丁这个直接害了刘峰一辈子的人,最终没有一丝丝愧疚,虽然几番嫁人,可是也没有什么苦难。还是文工团期间,这个林丁丁同时与两个男人拍拖,还每人一块表,这种事居然堂而皇之的发生在那个年代?那可是文革期间,而且是在军队!有没有搞错?

何小曼一家人都很有意思。从何小曼的母亲与生父、继父的颠倒关系,从中我感觉到人的本性里有一种叫“贱”的因子在。何小曼的生父,作为高级知识分子,老实巴交的,何母并不珍惜,反而歧视他,最后生父上吊自杀,何母带着小曼改嫁,角色立马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何母小心翼翼、低声下气的伺候年龄大而自私老粗的继父,此时的何母应如嫦娥奔月后一般的心情吧:“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不失去不显其好;失去了方显其贵。

那么作者到底要表达什么?

其实这书跨度很大,从1973年一直写到2015年。作者说越战时期,刘峰勘破了人生,好像作者也勘破了,在她的笔下,整个祖国就是个乱七八糟的形象,中国竟然如此不堪?所以她声讨文工团的年代、声讨对越战争的年代,好像新中国的每一件事都难以入她老人家的法眼。这要多大的仇恨啊,才可以让一个人声讨那个生她、养她、让她占尽便宜的祖国。

书中所有的这些人物,全部都是病态不健康不健全的心态,包括刘峰。我们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吗?扯淡!

书中所有的婚姻都是不完整的,包括老实头刘峰也是几次三番的婚姻,中国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吗?扯淡!

更可悲的是父亲的形象都是糟糕的形象,要么如小曼的生父有文采而窝囊、要么如小曼的继父粗浅而自私,这让人想起“父殇”这个词。中国的父亲就是这个样吗?扯淡!

也许作者可能没有想到去表达什么,只是在写这些现象而已。但她写的的确完全符合西方主流认为中国人道德卑贱的审美需求。严歌苓究竟代表西方什么?

如何评价严歌苓

记得边芹说法国人评价文学家的标准:第一境界思想者;第二境界语言大师;第三境界讲故事的能力。所以法国人评价雨果(思想者)远高于巴尔扎克(语言大师);而巴尔扎克远高于大仲马(讲故事的人)。

中国人何尝不是如此?新中国文学大师的排序:鲁郭茅巴老曹,鲁迅是思想者兼语言大师,郭沫若是思想者;茅盾、巴金是语言大师,是次一境界的思想传播者;老舍是语言大师;曹禺属于讲故事的人了。后来走红的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以及汪曾祺之流,充其量是语言大师或讲故事系列,最多只能与老舍曹禺比肩,与前四人比,他们是明显不行的。

记得叶嘉莹评价诗歌的诗歌层次:感受、感动、感发。这个评价也可以用在小说的评价上。鲁迅为什么伟大?我们读《阿Q正传》,不仅仅感动,而且能够产生无穷的感发感想感慨。那么严歌苓的《芳华》在什么层次?充其量就是作者的一些感受而已,而且也是些低层次的感受。

回到当今的几个作家,莫言、严歌苓属于什么层次?只能是讲故事的人;莫言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比较中肯的。对严歌苓而言,《芳华》这个故事讲的也一般,而且传递了太多太多的负能量。

曾记得苏东坡评价孟郊诗为“寒虫嚎”。严歌苓无疑也属于孟郊的“寒虫嚎”一类,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别扭,读来让人不舒服。余华也是如此。其实我想,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你不舒服,除此之外,他们的书没有什么作用。

EH��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书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