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尽头照来的那道光

怕细节的魔鬼
2018-05-03 09:10:01

一口气读完英文版<<月亮与六便士>>,忽然发现读英文原版反而不会产生读不下去的尴尬。

四十多岁的Strickland 突然蒸发式地消失了,所有人都认为一定是因为一个女人,谣言甚至如此传开。“我”受他的妻子之托在巴黎找到了他,却惊讶地发现,他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I've got to paint." 他放弃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时的他,就好像被某种强大的力量侵占了灵魂,对家庭,爱人,儿女,金钱,舒适的生活,爱他以及想要帮助他的人,曾真诚地帮助过他的人,欣赏他的创作的人,因为他牺牲了家庭并付出生命的女人Blanche Stroeve,甚至最终降临在他身上的疾病,都毫不在乎。他冷酷得正如书中所说:inhuman.

如果那个侵占他灵魂的东西是一道光,那么,他的整个世界就像是:在一片漆黑的夜空中,一道细而强的光穿透黑暗的尽头,照在他身上,从此,除了这道光,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就追寻着这道光,想要循着这光,靠近,再靠近,直到亲手拨开尽头的那层黑暗,到达那个一直在召唤他的世界,一个他选择用色彩去描绘的世界。

他做到了,他到达了那个世界。饱受生活之难,最终,在他失明一年后,我想正是by his mind's eyes, 他将

...
显示全文

一口气读完英文版<<月亮与六便士>>,忽然发现读英文原版反而不会产生读不下去的尴尬。

四十多岁的Strickland 突然蒸发式地消失了,所有人都认为一定是因为一个女人,谣言甚至如此传开。“我”受他的妻子之托在巴黎找到了他,却惊讶地发现,他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I've got to paint." 他放弃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时的他,就好像被某种强大的力量侵占了灵魂,对家庭,爱人,儿女,金钱,舒适的生活,爱他以及想要帮助他的人,曾真诚地帮助过他的人,欣赏他的创作的人,因为他牺牲了家庭并付出生命的女人Blanche Stroeve,甚至最终降临在他身上的疾病,都毫不在乎。他冷酷得正如书中所说:inhuman.

如果那个侵占他灵魂的东西是一道光,那么,他的整个世界就像是:在一片漆黑的夜空中,一道细而强的光穿透黑暗的尽头,照在他身上,从此,除了这道光,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就追寻着这道光,想要循着这光,靠近,再靠近,直到亲手拨开尽头的那层黑暗,到达那个一直在召唤他的世界,一个他选择用色彩去描绘的世界。

他做到了,他到达了那个世界。饱受生活之难,最终,在他失明一年后,我想正是by his mind's eyes, 他将自己和心中的色彩融为墙上的那幅奇迹。

而其实,这一切似乎又与绘画无关。

如书中所说: He was single-hearted in his aim, and to pursue it he was willing to sacrifice not only himself-- many can do that--but others. He had a vision.

Strickland was an odious man, but I still think he was a great one.

在整个阅读过程当中,如果说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为之一颤,那便是,当他最后得知自己患上麻风,决定离去,陪伴他并深爱他的女人Ata问" Thou wilt not go?" 时,他的那句: If it please thee I will stay, poor chil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