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研究 哲学研究 9.2分

「不露齒」的幽默

南风之薰
2018-05-03 06:49:08

維特根斯坦的幽默,不是「露齒」擺放在那裡的,而是不露聲色地隱藏起來的。有時候,「當面」有點不知所云,等到過去之後,甚至幾乎有點淡忘了,也不知什麼緣由,淡然地又回想起來了,也幾乎是隨意地,略略地一尋思,卻會猛地咂出味道來,而且越嘗滋味越有味。

即如《哲學研究》中這一段:維氏借古希臘哲人蘇格拉底的一句話:基本原素不可定義,只可命名。由此而來論說什麼是組成實在的簡單構成部分呢?比如一椅,那至簡的是什麼呢?一個個小木塊?抑或分子、原子?

維氏認為語言遊戲的本質即是多樣,沒有「標準答案」,不可在多樣具體的語言遊戲之外回答問題。在什麼樣的「簡單」之上「復合」成物,有多少「遊戲」就有多少回答。絕對地說「一個椅的簡單構成部分」,那是毫無意義的。

維氏再舉棋盤為例,如果說其為復合的,那就有權問:這個復合是何意義。因為不同的描述,便成為不同的語言遊戲,同樣是沒有「標準答案」:可以說這個復合是多少黑格和多少白格組成;也可說是由黑與白與方格的圖式組成。甚至會不會有完全特殊的觀看這個棋盤的方式,連「這是復合的」亦可發生疑問。

言及此,維氏好似不經意地說了一段

...
显示全文

維特根斯坦的幽默,不是「露齒」擺放在那裡的,而是不露聲色地隱藏起來的。有時候,「當面」有點不知所云,等到過去之後,甚至幾乎有點淡忘了,也不知什麼緣由,淡然地又回想起來了,也幾乎是隨意地,略略地一尋思,卻會猛地咂出味道來,而且越嘗滋味越有味。

即如《哲學研究》中這一段:維氏借古希臘哲人蘇格拉底的一句話:基本原素不可定義,只可命名。由此而來論說什麼是組成實在的簡單構成部分呢?比如一椅,那至簡的是什麼呢?一個個小木塊?抑或分子、原子?

維氏認為語言遊戲的本質即是多樣,沒有「標準答案」,不可在多樣具體的語言遊戲之外回答問題。在什麼樣的「簡單」之上「復合」成物,有多少「遊戲」就有多少回答。絕對地說「一個椅的簡單構成部分」,那是毫無意義的。

維氏再舉棋盤為例,如果說其為復合的,那就有權問:這個復合是何意義。因為不同的描述,便成為不同的語言遊戲,同樣是沒有「標準答案」:可以說這個復合是多少黑格和多少白格組成;也可說是由黑與白與方格的圖式組成。甚至會不會有完全特殊的觀看這個棋盤的方式,連「這是復合的」亦可發生疑問。

言及此,維氏好似不經意地說了一段話:這就像一個小男孩曾做過的那樣,他必須說出某些句子里的動詞是主動還是被動,他絞盡腦汁在想「睡覺」這個動詞是主動還是被動。

這個比方實在可說是維氏的「幽默」。我們有時候「主動」地去睡覺,卻是睡不著;但是睡得香甜的時候,又好像是那麼沒有阻礙,沒有被動的痕跡,「主動」睡著了;或者睡得好,亦可以說睡覺本身「主動」地佔據了我們的身心,而我們卻好像是「被動」地任由睡覺來佔領。這個主動與被動,悉如那語言遊戲裡面的簡單與復合、此簡單與彼簡單、此復合與彼復合一樣,哪裡有什麼「標準答案」呢?

維氏幽默的「笑意」,便好像是躲藏在這裡,總之是我們不大注意的角落一樣的地方。對於這樣「不露齒」的幽默而帶來的笑意,倒也不妨學著那個小孩的樣子問一問:是主動呢還是被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哲学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