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无法裁决谁

Фрэйя
2018-05-03 看过

其实这也不过是笔者读的第二本早坂吝,一不留神又读到半夜三点半,流畅的行文和偶尔的小震颤使人如同享受一场完美的鱼水交欢,过程非常清爽,事后也心怀感恩。

毕竟这正是笔者最爱的那种故事啊。在二人做着最浪漫的事的同时进行犯罪——杀意与恋心,原本是一回事。

就整个系列而言,情色是一个噱头没错,但真的为了噱头看一本书、到最后也依然在意着这个噱头的读者,未免太浪费——不,应该说试图引导一些雄性动物同时使用下半身和脑袋进行阅读,真是太天真了。从头到尾来解谜确实啰啰嗦嗦,可能就是为了照顾这类残疾读者吧。

如同笔者早早料到的那样,作者对xx的叙述不老实,这不仅是被若干难免有些牵强的小玩笑包围的两大核心叙诡之一,还为把整个故事发生的时空变成剧场,肆意上演一幕幕荒诞剧提供了条件,由此也带来了全书最大败笔,即过度的戏剧化,“世界太小了”,你全家都是事件关系人嗯,当然,这应该也是许多轻小说和准轻小说的通病。

至于所谓的老梗,不过是为创新挑战助跑的铺垫,照应后文将要提到的观念意味,也是文本在形象层次上所利用的“工具”之一种,没有纠结的必要。

还发现许多读者拿《彩虹牙刷》来做比较,其实碍于叙事节奏,长篇肯定不可能具备和短篇同等的力度,但长篇自有长篇的优势,首要的即内容与思想的丰富性。

作者借角色之口,自指式地坦白了创作的野心:实现本格与社会派的融合。这实际上已经反映出一种对文学性的主动追求,即以结构与内容、理智和情感的同一为目标。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的呢?确如一些评论所说只是进行了拙劣的拼凑吗?

笔者没回去翻书,不过似乎是在小松的叙述里,她表示无法接受荔枝作为妓女同时擅长推理的疑惑,认为前者意味着无序、放纵、混乱的生存节奏,与将理性、节制作为出发点的后者无缘。对于这一疑问,作者在尾声前,那段“被H拯救”的自白里作出了应答:比起纠缠难解的两性关系,收钱服务,或曰“市道交”,本来是最单纯、坦诚、清白的“自然律法”之一种。包括开头的读秒牵手,中间的弃薪改口,荔枝在各种场合近乎苛刻的工作方式,无不体现了高度的规则意识,这种一致性也是这个角色的成功之处。

同时,正是借由这种无处不在的对秩序感的推崇,作者重申了自己已言明过的推理文学观:作为创作方法的“本格”,与通常的观点相反,正是人性的体现——严格的秩序往往看起来像是失序,近乎绝对的理性则总像是疯了。杀人者如是,推理者如是。

世俗的裁决则很难看清真相。提供了现实质感的法律和法规,从初出场起就并无什么正面的形象:富豪的干预、眼镜男荒唐的被捕、啰嗦的条文、无法遵循的判例、交钱了事的简易程序、法庭上的人身攻击,怎么看都是不讲理而反人性的;但我们的时代就是这样,比起伦理,这是一个法律的时代,是“无情”的。被叫做成文法的这种文字游戏,就像给你一堆线球,不要急,你总能走出迷宫的,不过付出一些代价罢了。那个疯狂而炽烈的夜晚是告别童贞,次晨的逮捕则是告别童真,开始长大成人。和理解与犯罪、自杀、杀人、救人、抽丝剥茧追求真相紧密相连的“人性”不同,少年花了好长时间才能理解“法”的存在,并学会利用它,及更多的社会潜规则。相信它们是正论是不行的,必须剔除被人藏进去的私货,把握“工具理性”。

到这里似乎有一些矛盾,法律制度同前面提及的逻辑推理、愿买愿卖,同样是“秩序”的体现,为什么推演出了截然相悖的结论?为什么少年最终依法合理被释放,似乎仍然充满了某种自打自脸般的讥刺?

说到底还是权力主体不同。重要是不是“说什么”,而是“谁在说”。比起法律,这其实是一个“规训”的时代,崇尚着崭新的精神面的弱肉强食。你能走出迷宫的——只要拖着沉重铁链的脚步声没有吵醒栖息其中的野兽。从出生到死亡,看不见的巨爪控制着全部细节,而逃脱的绝佳办法也许正是主动的内化于心,披上这层皮,完成最危险的隐匿。所以为了自保和保护重要之物,为了能稍微争得说上话的机会,人们才不得不需要“身份”,侦探的律师的或者其它的。

命案终局,凶手在杀人时出了纰漏而被迅速锁定,这是一个很现实又有点扫兴的设计,但就其性质而言是逆向突破的:平时,密室之谜是破案的阻碍;而今,密室的存在就是破案的决定性证据。

更重要的是,不难看出,作者对凶手是抱有同情的,是时刻不忘悲剧的必然性在写:即使没出这个纰漏,越过了界线也注定要走向末路;即使顺利逃亡,到底法网恢恢。虽然心理描写缺陷重重,但他对这个凶手的描绘非常温柔,人设上几乎没有可指责之处。毕竟,他要塑造的是一个(曾经)孤独的反抗者,是以错误的方式,鸡蛋撞向了高墙。

为活下去而跳,未必就不会死啊。何况对一些人而言,只因为掌中无利剑,明明什么也没做,“活下去”本身突然就成了可怜的白日梦。

此等悲悯,并非许多社会派那种隔岸观火的假惺惺,而是建立在对生存之痛苦、挣扎之无用的体认上,甚至浸染着些许女性主义的底色。

其实纵观全局,不仅总是以女性的目光和口吻进行着观看与叙述,不愧为新生代的作者,一直在明确地表达追求自由与平等的立场:女性们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从来无需被男人注视和评价,她们说的话,也无需被“父述”,她们克服恐惧拿起武器,绝对不做谁的玩偶,彼此之间也鲜有世间常见的那种廉价斗争与恶毒诋毁。

这样一个作家写出来的两位女侦探则更是多么自然、健全、讨人喜欢啊:她们具有不同的个性,但同样讲求公平正义,重视自己的职责,性格独立,实事求是又不失情怀,她们甚至互相展开了智力的角逐——笔者私心也很中意这种两个人隔空解谜的写法。

虽然恶犬扑了个空大快人心,但不必借势钻上法律的空子,不能被裁决的确实唯有灵魂。

欲望不可耻,身体不肮脏。和书中的女性角色们一样,作者对待性与爱从不贬低或抬高,它们和作为工具的法一样,能杀人,亦能救人。价值判断,再次被剥离。

所以借助双关的书名和主题,作者想传达的又一心声无疑是:没人能审判荔枝,也没人能审判他人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其反映出的私人的价值观。(也许同时想谢绝评论者对异色作者的指指点点吧233)即使是法律也无权给思想定罪。在魔爪已经伸进到生活深处的时代,现实中常被指出的女性的立场恐怕终究会是所有人的立场,但心照不宣的伪装之下,唯有人所剩无几、勉力维持的精神自由是最后的归宿。

写到这里忍不住要怼一句,那个写短评说“官能场面服务大众”“给婊子立牌坊”“早坂老师你以为你是谁”的,嗯说的就是你,你又以为你自己是谁?你能judge谁?

仅仅是从被告席到辩护人席的距离,仅仅是这种似乎能暂时摆脱玩偶身份的反玩弄还不够;用“个人独立的理性思考”这种真正的秩序,去对抗权力规训背后那足以毁灭人心和理智的阴影。这是笔者认为的,所谓本格与社会派融合,在观念层面的真正指向。

但,别忽略了,“秩序体现人性”也不过是书中推理宅的寂寞理想,和“绝不做判断”的理想一样,它偶然照进现实的瞬间,恐怕只存在于不偏不倚的浪漫主义的白纸之上。

一名少女的死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却阴差阳错给了他们以新的美梦。在这样一出浪漫的荒诞剧里,我们看见了死的深处有爱的奥秘。而故事讲下去,意外变成了救赎的财色交易,以及一晌贪欢后二十年无悔的执着守护,更是在说:爱的深处有生的奥秘。曾经孤独地冲向枪口的彼此都活了下来,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书评也写到半夜,扯得好开心,最后祝大家都能有健康愉快的x生活,勿忘遵从书中的教诲带足必要的工具。这带着镣铐的人生啊,就是争取搞大新闻,不要搞大肚子。

好想买荔枝哦。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誰も僕を裁けない的更多书评

推荐誰も僕を裁けな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