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花嫁 梦的花嫁 7.8分

当时只道是寻常

Andreja
2018-05-03 00:31:56

“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真挚的感悟没有磨灭。生命是短暂的,而爱情是永恒的。有一个可以思念的人,就是幸福。”

在《情书》的末尾,渡边博子对着白雪皑皑的山峰呼喊着逝去恋人“藤井树”的名字时,她的感情起伏随着音调的高低浸润了出来,悲伤、释怀、开心,她终于将心里的他放下了,山间的回响如藤井树从遥远的国度传来的靡靡之音,渡边博子的眼角淌下了释然的泪水,嘴角也轻轻的扬了起来,此时,我好想变成那柔软的白雪簇拥着她的脚踝,陪她一同感受这份畅然。

我惊讶于岩井俊二能够营造出如此细腻的情感,仿佛听见了初春的树枝上嫩芽抽出的声响。他的长篇小说《梦的花嫁》相比于《情书》更贴近于现代生活,社交app、婚恋网站、网络授课等等新颖的词汇都出现在了这部小说中。

《我们生活在公众中》这部纪录片里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倘若我处在某种特定的情绪里,却又被困在我的家人和朋友之间,虚拟世界将成为缓解我的痛苦的解药。”人们将物品制作出来并非出于它们的实用性,而是因为它们以某种方式予以人以乐趣和慰藉。电子产品充当了一个良好的介质,将人与社会隔离开来,塑造出一片独有的空间。发明者的本意是促进交流,哪料却成了封闭。

...
显示全文

“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真挚的感悟没有磨灭。生命是短暂的,而爱情是永恒的。有一个可以思念的人,就是幸福。”

在《情书》的末尾,渡边博子对着白雪皑皑的山峰呼喊着逝去恋人“藤井树”的名字时,她的感情起伏随着音调的高低浸润了出来,悲伤、释怀、开心,她终于将心里的他放下了,山间的回响如藤井树从遥远的国度传来的靡靡之音,渡边博子的眼角淌下了释然的泪水,嘴角也轻轻的扬了起来,此时,我好想变成那柔软的白雪簇拥着她的脚踝,陪她一同感受这份畅然。

我惊讶于岩井俊二能够营造出如此细腻的情感,仿佛听见了初春的树枝上嫩芽抽出的声响。他的长篇小说《梦的花嫁》相比于《情书》更贴近于现代生活,社交app、婚恋网站、网络授课等等新颖的词汇都出现在了这部小说中。

《我们生活在公众中》这部纪录片里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倘若我处在某种特定的情绪里,却又被困在我的家人和朋友之间,虚拟世界将成为缓解我的痛苦的解药。”人们将物品制作出来并非出于它们的实用性,而是因为它们以某种方式予以人以乐趣和慰藉。电子产品充当了一个良好的介质,将人与社会隔离开来,塑造出一片独有的空间。发明者的本意是促进交流,哪料却成了封闭。

小说中的主人公“皆川七海”就是一位沉迷于网络平台的女性,她在社交app中吐槽生活中的不满,分享生活中的喜悦,通过陌生人的“点赞”、“评论”来攫取现实生活中所无法体验的满足感,这也间接的造成了主人公的不谙世事,与异性亲吻她都未曾经历过。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将寻找对象寄托于婚恋网站,她与网友初次见面,互相给对方留下了绝佳的印象,三年的交往下来,顺理成章的结了婚。可是结婚对七海来说,简直像是某种惩罚,婚后丈夫对她爱理不理,她放弃了教师职位,全职做家庭主妇,反倒成了丈夫的拖油瓶。我不禁想起波伏娃说过的一句话,“人们将女人关闭在厨房里或者闺房内,却惊奇于她的视野有限;人们折断了她的翅膀,却哀叹她不会飞翔。”妻子之于丈夫,就如燃烧过后的蜡烛,它用微弱的火光照亮了黑暗,白天来临,却被人们嫌弃弄脏了桌椅。

当初她想象着她的婚后生活如爱丽丝的梦境般花锦簇放,哪料却只是排练过多次的毫无感情的样板戏。七海在网络上认识的“万事通”安室,精心设计了一场婚外遇诡计,强迫七海离开了她的丈夫,结束了她行尸走肉的生活,七海的生活十分被动,他一直坚信丈夫为了摆脱她才布下的局,殊不知安室为了让她过上了理想的生活煞费苦心。安室重新给七海找了工作——癌症患者的死亡伴侣,这一次,七海又被蒙在了鼓里,她与这位女性癌症患者在寥寥无几的日子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同性间的壁垒被凿为了齑粉,她们如榫卯般完美的契合,这是七海未曾体验过的生活,当她们穿着婚纱,开着汽车在海边兜风时,清风吹拂起她们的青丝,轻抚着她们的笑靥,欢声笑语如蒲公英在风中四处飘散,七海突然觉得,这才是她梦中的花嫁吧。

伴侣的死亡,让她知晓了所有的真相,她以为这样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哪料却戛然而止,往昔的日子在她身上烫出了无数烙印。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梦的花嫁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的花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