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认真的扯淡都值得用心对待

老撒
2018-05-03 看过

中国文体最发达的,不是辞赋诗词、经史文章,而是文人笔记。中国古代的笔记体,它们的篇幅大多短小,但却无所不包。笔记常常是文人的涉笔成趣,几乎没人把它们当成正经文章来看待,但却是反应作者性情和视野的绝佳载体。这些笔记中,有相当一部分的内容,是有关怪力乱神的。圣人不语怪力乱神,然而,毕竟大多数人并非圣人,所以谈论怪力乱神的文字,从来都不乏问津者。

比如我就一直很关心神鬼精怪们的衣食住行问题。那天,当我从一位网友那里得知有《纸上寻仙记》这么一本书时,深感遗憾,因为这样的书,应该是我写出的才对啊。几年前,我随手记了一些有关怪力乱神的文字作为读书笔记,在豆瓣阅读上发表,一数才一万多字,没好意思收费。同样是喜欢读一些怪力乱神,神神鬼鬼,《纸上寻仙记》的作者锦翼能分类辑录,触类旁通,编成一本有趣的书,我却只是拣得边边角角,不成样子。

我看完这本书中的“饮食”部分,觉得信息量还是很大的。我不知道作者写这本书时,采取的是什么方法,目前我能想到的一种偷懒方法,是利用数据库,就是利用电子文本,进行关键字查找。比如我要利用《阅微草堂笔记》这本书,那么我找到该书的电子格式,然后用关键字搜索,就可以得到该书中包含关键字的段落。如果不是用这类方法,而是和大多数读者一样,和我一样,一本一本一则一则地看,最后能得到《纸上寻仙记》的成绩,那么是令人叹服的。

比如,就书中的饮食部分来讲,作者不单为佐证(或形成)观点摘引、抄录了很多条笔记,更可贵的是,行文中有他的内在逻辑,并非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乱抄书,而是能将需要的笔记材料分门别类,安排它们进入书中的段落,使它们服帖于自己的行文逻辑。这样就要求作者不单阅读量要足够,而且还要勤于归类和思考。做到这点很不容易。

我前文说信息量很大,是因为就我目力所及,作者言必有征,并非自己胡编滥造,而是从古人的书上来,都是满满的干货。它们像一颗颗的珠子,本身就有价值,更不消说作者还用他轻松有趣的语言组织、串联起来。——这本书的例子很多,读来却不觉枯燥,这应该得益于例子与例子之间语言组织地妙。可见作者读书多,而且不是冬烘先生,不是酸腐文人,而是有现代思维和观念的风趣的人。

我们喜欢读笔记小说,喜欢谈论神鬼,除了它们本身就有趣之外,还在于神鬼精怪,都是人的夸大反映。这些神鬼,形态上已不是人,是不折不扣的“异物”,但是它们本质上,有着人性的体现。一切神鬼,都是人。我们阅读这些故事,看到的是神、鬼,见到的,却是人心。这也为神鬼故事的解读,提供了更广泛的基础。

最后我想到,据说作者是财务工作者,一名会计。看来读这些笔记小说,写这样的一本书,完全是他的兴趣所在。在我看来,这是读书写书的理想状态,有一个完全无关读写的工作糊口,那么就可以想读什么就读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委屈,因为不靠它吃饭,这样往往能读得好,写得好。想起作者锦翼在白天做了几个小时的财务报表之后,晚上下班回家,与葛洪、干宝、洪迈、蒲松龄、纪晓岚、袁枚等大咖交谈,拥书而眠,神鬼入梦,不亦快哉。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纸上寻仙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寻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