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独行=异类

懒蛋蛋
2018-05-02 23:05:24

传统的日式便利店在我的印象中是24小时营业,店员穿着统一的制服,认真的摆放着货架上的商品,收银员面带微笑,亲切地问候着每一个顾客,然后真诚地送走顾客的场景。当然,便利店更吸引我的是那里的关东煮、红豆面包、提供开水的泡面,可以坐在店里吃泡面喝可乐的场景。在甫一拿到这本《人间便利店》没看简介之前,我单纯地以为这是一本关于店员在便利店里看到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故事,就像《灵魂摆渡》里演的那样,午夜总有灵异事件发生。 《人间便利店》的作者是村田沙耶香,她的作品有《哺乳》、《银色的歌》、《白色的街、那种骨头的体温》,分别获得过新人文学奖优秀作品奖、野间文艺新人奖,三岛由纪夫奖,而这部《人间便利店》则是获得了芥川奖。 惠子是个异类,从小处事态度就和别人不一样,这让她的家人非常苦恼。比如,在幼儿园的时候,有只小鸟死了,当小朋友们忙着为小鸟造坟墓、唱悼词的时候,惠子认为把它烤着吃了才是正道;上小学时,两个男生扭打在一起,大家很慌乱想要阻止又阻止不了,惠子拿着铲子对着吵闹的男生一下,这下他们停手不打了;有一次上课,女老师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大吼大叫,同学们害怕地呼喊时,惠子扒了老师的短裙和内裤,老师瞬间

...
显示全文

传统的日式便利店在我的印象中是24小时营业,店员穿着统一的制服,认真的摆放着货架上的商品,收银员面带微笑,亲切地问候着每一个顾客,然后真诚地送走顾客的场景。当然,便利店更吸引我的是那里的关东煮、红豆面包、提供开水的泡面,可以坐在店里吃泡面喝可乐的场景。在甫一拿到这本《人间便利店》没看简介之前,我单纯地以为这是一本关于店员在便利店里看到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故事,就像《灵魂摆渡》里演的那样,午夜总有灵异事件发生。 《人间便利店》的作者是村田沙耶香,她的作品有《哺乳》、《银色的歌》、《白色的街、那种骨头的体温》,分别获得过新人文学奖优秀作品奖、野间文艺新人奖,三岛由纪夫奖,而这部《人间便利店》则是获得了芥川奖。 惠子是个异类,从小处事态度就和别人不一样,这让她的家人非常苦恼。比如,在幼儿园的时候,有只小鸟死了,当小朋友们忙着为小鸟造坟墓、唱悼词的时候,惠子认为把它烤着吃了才是正道;上小学时,两个男生扭打在一起,大家很慌乱想要阻止又阻止不了,惠子拿着铲子对着吵闹的男生一下,这下他们停手不打了;有一次上课,女老师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大吼大叫,同学们害怕地呼喊时,惠子扒了老师的短裙和内裤,老师瞬间安静。看到这些情节时,我哈哈大笑,在想惠子解决问题的办法还蛮简单粗暴的,可是在正常人的我们眼里,惠子的行为不正常,是个异类。父母带她看过医生,可是没什么用,惠子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将这些异类的想法藏在心中,沉默寡言伪装成正常人,作为大龄未婚女青年的她来到了便利店开始了兼职生活。 作为店员,她熟悉每一则规章制度,对货品的摆放次序熟练于心,她将这份工作看作是毕生职业,也可以说,便利店是她的治愈之所,在这里她非常享受。可是她却不融于朋友、家人,因为她没有男朋友,因为她没有结婚,因为她没有孩子,这个“这边”的人被“那边”的人紧紧隔离在外。 白羽这个好吃懒做的王八蛋,总有理由逃避现实。比如,他不好好工作是认为工作太低级,和他这种高级的人不配,四处打工,消极怠工,还总有各种理由不干活,动不动扯出“绳文时代”怎么怎么样;他到处借钱,到处欠钱,还到处骗钱,妥妥的一个渣渣;这个王八蛋,认为社会虽然在发展,思想却没有变化,比如部落们要的是强壮有力的男人,虚弱的男人要被赶出部落,他们以同化所有人为目的,他是特殊的那个、清醒的那个,不想被同化。 这样的两个人竟然有一天会住在一起,惠子打工赚钱养白羽,白羽躲在惠子家的浴缸里醉生梦死。这种独特的搭配引来的不是众人的唾骂,竟然是和家人、朋友、同事更加亲密的关系?为什么是这样?只有读过《人间便利店》之后你才能找到答案!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便利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便利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