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星空
2018-05-02 22:07:46

第一次和鲁迅“见面”,还是通过小学时候学到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至今依然记得清晰的,就是那会儿要求背诵的“不必说碧绿的共畦,光滑的石井栏……”这一段。第一印象就是鲁迅的文章不大好读,半文半白的,他的那些话平时说话用不着,但用在作文中却似乎自有一种郑重其事在里面——后来竟然相当多。至今想来,譬如“罢”字的用法,其实按现代用法应该用“吧”的地方,但用如鲁迅一般地用“罢”字的时候,便感觉似乎很有些不一般。但更大的“收获”的收获似乎是在字、词、句、段之外,比如捕麻雀的方法,比如不答应陌生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至今也还是有一个困惑,不知道那个在课桌上刻一个“早”字的典故出自哪里,但小学时几乎每一张双人课桌上都少了至少两个“早”字与一道“三八线”。

后来学《藤野先生》,印象最深的就是后来非常喜欢用“且美其名曰”这一句,也学会了像鲁迅一样,像是粗线条勾勒一般,只不过寥寥几句,便把

...
显示全文

第一次和鲁迅“见面”,还是通过小学时候学到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至今依然记得清晰的,就是那会儿要求背诵的“不必说碧绿的共畦,光滑的石井栏……”这一段。第一印象就是鲁迅的文章不大好读,半文半白的,他的那些话平时说话用不着,但用在作文中却似乎自有一种郑重其事在里面——后来竟然相当多。至今想来,譬如“罢”字的用法,其实按现代用法应该用“吧”的地方,但用如鲁迅一般地用“罢”字的时候,便感觉似乎很有些不一般。但更大的“收获”的收获似乎是在字、词、句、段之外,比如捕麻雀的方法,比如不答应陌生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至今也还是有一个困惑,不知道那个在课桌上刻一个“早”字的典故出自哪里,但小学时几乎每一张双人课桌上都少了至少两个“早”字与一道“三八线”。

后来学《藤野先生》,印象最深的就是后来非常喜欢用“且美其名曰”这一句,也学会了像鲁迅一样,像是粗线条勾勒一般,只不过寥寥几句,便把一个人的形象展示得极为传神——“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小学时候学过的鲁迅的文章,都经过了一定的删节——应该是为了方便小学生学习的缘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和《藤野先生》就是如此。

初中以后学到的课文就多了起来,但印象深的却没有几个。除了小说里的《社戏》几篇,还是要数散文《记念刘和珍君》和《为了忘却的记念》。前者,记住的是其中的两句半以及陶渊明的那四句诗。两句也即“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而另外的半句,也即“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陶渊明的诗,即“亲戚或余悲,他人亦以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当时就觉得诗句很有一种悲壮的意味。后者,则是记住了“明珠投暗”这一个词以及两首诗,一首是名为《无题》的“惯于长夜过春时”那一首,一首是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那一首。

鲁迅的散文,以小学、初中和高中时学过的那几篇印象最深,其他就是几首古体诗,除了上面所说的“惯于长夜过春时”,还有《自嘲》《答客诮》《题三义塔》以及另一首《无题》,其中分别有名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和“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心事浩茫连宇,于无声处听惊雷”。这四首诗的名字以及全诗都没有背下来,只是因为要默写诗句的原因,才记住了其中的一半句。

一本厚厚的关于鲁迅的散文、散文诗、诗以及书信的集子,至今仍有印象、再读之亦不禁回想颇多的就是这些了,总有一种“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内心应和。除了那些书信是第一次读到外,十数篇散文诗中,只是对“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一句印象很深——不是因为读到了这一篇,而是在讲修辞的时候老师以此作为了例子。

当然,对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的这本由林贤治评注的《鲁迅选集:散文·散文诗·诗·书信》来说,除了可以重温鲁迅先生的佳作,便是那些阅读时应该留心到的评注了。林贤治也是一名是一名诗人、学者,对鲁迅很有研究。他的这些评注意见也是中肯的,足见研究功力。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鲁迅选集•散文 散文诗 诗 书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迅选集•散文 散文诗 诗 书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