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酒温一温

湖泊爱樱桃
2018-05-02 18:06:48

用了三个小时一口气读完了余华的这本书,只觉得意蕴无穷。

这本书勾勒的是一个平凡的城镇工人,通过一次次卖血,他顺利娶妻成家并度过了人生中一个又一个艰难无助的时期,对于许三观而言,血不仅是他的物质援助,更是精神上赖以生存的依靠。所以,当他年老之际得知自己的血没人要时,一下子情绪失控、陷入悲伤。

许三观第一次卖血,是和同乡的另外二人一起,出于好奇尝试了一遍卖血的流程; 第二次卖血,是因为一乐把方铁匠儿子的头砸破了,他需要支付医药费; 第三次卖血是因为年轻时喜欢的女人林芬芳摔断了腿,他想买一些补品送给她; 第四次卖血是因为全家人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想带家人去胜利饭店改善一下伙食; 第五次卖血是在送一乐回乡时看到一乐身体虚弱,进了医院卖血给了一乐三十元钱; 第六次卖血与上次隔了不到一个月,二乐所在生产队的队长来家吃饭,许玉兰哭诉着求他换点钱回来买烟酒鱼肉招待队长,许三观又去卖血时却遭到了李血头的拒绝,担心他连续卖血身体吃不消,后来看在旧熟识——根龙的面子上才顺利卖成血; 第七至十一次,许三观在去上海的路上沿途卖血,都是为了给一乐攒够看病的钱。

许三观的人物个性很鲜明,会因为一乐不

...
显示全文

用了三个小时一口气读完了余华的这本书,只觉得意蕴无穷。

这本书勾勒的是一个平凡的城镇工人,通过一次次卖血,他顺利娶妻成家并度过了人生中一个又一个艰难无助的时期,对于许三观而言,血不仅是他的物质援助,更是精神上赖以生存的依靠。所以,当他年老之际得知自己的血没人要时,一下子情绪失控、陷入悲伤。

许三观第一次卖血,是和同乡的另外二人一起,出于好奇尝试了一遍卖血的流程; 第二次卖血,是因为一乐把方铁匠儿子的头砸破了,他需要支付医药费; 第三次卖血是因为年轻时喜欢的女人林芬芳摔断了腿,他想买一些补品送给她; 第四次卖血是因为全家人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想带家人去胜利饭店改善一下伙食; 第五次卖血是在送一乐回乡时看到一乐身体虚弱,进了医院卖血给了一乐三十元钱; 第六次卖血与上次隔了不到一个月,二乐所在生产队的队长来家吃饭,许玉兰哭诉着求他换点钱回来买烟酒鱼肉招待队长,许三观又去卖血时却遭到了李血头的拒绝,担心他连续卖血身体吃不消,后来看在旧熟识——根龙的面子上才顺利卖成血; 第七至十一次,许三观在去上海的路上沿途卖血,都是为了给一乐攒够看病的钱。

许三观的人物个性很鲜明,会因为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心存芥蒂:一乐砍伤方铁匠儿子时不想出医药费而让一乐去找他的亲生父亲何小勇;带全家去饭店吃饭却留给一乐五角钱让他独自去买红薯;甚至不愿意让许玉兰用自己卖血的钱给一乐做新棉袄。但是,在何小勇需要一乐去给他叫魂时,许三观虽然嘴上骂骂咧咧声称决不会帮何小勇,但一转身却郑重其事地把一乐叫到自己面前告诉他,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虽然何小勇之前做得不对,但是我们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不管许三观怎样抱怨,他始终都是一个心底留存温情的人,这一点同样体现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当时许玉兰被扣上穿破鞋的帽子拉到街上批斗,她每天站在街头低头反省,许三观给她送饭,怕被别人看到不是纯米饭,于是肉和菜被埋在米饭下面。 所以你看,许三观也确实是一个好爸爸和好丈夫。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

许三观也终于不再因为卖血才能去胜利饭店说这句话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