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者

月下
2018-05-02 17:51:30

人性本恶,还是本善?我想,人性本无善恶,人性是环境的产物,可是,为什么同样的环境里出来的人又执千面呢?人性是天赋性格与后天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天赋的利己主义和趋利避害,环境的教化规制和互利因素的制约,各方面互相牵制抗衡,这就产生了人性。

基督教等宗教教人与人为善、克制自己,孔夫子教人负责任、守规则,条约越来越严苛,以至于让人束手束脚,甚至违背了人性的自然属性;压迫与反抗相连接,人文精神、人道主义如雨后春笋般自然冒出。尼采的超人哲学,蔑视弱者,崇尚强者,一切只为生命整体的上升而存在,生命力量在强弱争夺中此消彼长;萨特的存在主义,人是自由的,人被抛入这个世界只为成为他自己,要从群体中分离出来成为个体,保有他的个性,保有他的自我。如此,他人即成了地狱(他人乃一个存在的客体,这种客体不同于物,他不但存在着,而且还对我构成了威胁,因为他是自由的物体)。那么,人类社会会不会变成一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动物界的野蛮凶残的争夺?会不会是一场文明上的后退?文明又是什么?是枷锁还是矫饰?

如果说存在即是合理的,那么没有善恶,没有彼岸。我们只能活在争夺中,或者说挣扎中,这就出现了道家的

...
显示全文

人性本恶,还是本善?我想,人性本无善恶,人性是环境的产物,可是,为什么同样的环境里出来的人又执千面呢?人性是天赋性格与后天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天赋的利己主义和趋利避害,环境的教化规制和互利因素的制约,各方面互相牵制抗衡,这就产生了人性。

基督教等宗教教人与人为善、克制自己,孔夫子教人负责任、守规则,条约越来越严苛,以至于让人束手束脚,甚至违背了人性的自然属性;压迫与反抗相连接,人文精神、人道主义如雨后春笋般自然冒出。尼采的超人哲学,蔑视弱者,崇尚强者,一切只为生命整体的上升而存在,生命力量在强弱争夺中此消彼长;萨特的存在主义,人是自由的,人被抛入这个世界只为成为他自己,要从群体中分离出来成为个体,保有他的个性,保有他的自我。如此,他人即成了地狱(他人乃一个存在的客体,这种客体不同于物,他不但存在着,而且还对我构成了威胁,因为他是自由的物体)。那么,人类社会会不会变成一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动物界的野蛮凶残的争夺?会不会是一场文明上的后退?文明又是什么?是枷锁还是矫饰?

如果说存在即是合理的,那么没有善恶,没有彼岸。我们只能活在争夺中,或者说挣扎中,这就出现了道家的无为、佛家的空相,不愿意或者无力参与,既不争夺也不挣扎,只是冷眼旁观,消磨度日……

众家之言,各执一端。剩下的就是人们因着自己的喜好和欲望做出选择,甚至也因着自己的欲望多项选择,为每一行为冠上一个理论借口。全都是欲望的满足。这样看来,哲学似乎就成了人类欲望的理论支撑。

说到底,这所有理论不过是欲望的满足与节制的较量。人性即欲望,欲望的层次即善恶,而层次的定位又是不确定、不统一的,人类的生命历程如同登上巴别塔,自说自话。真如昆德拉所说的:“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预先被原谅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许了。”在这个世界里,自私、无信、凶残、野蛮,都是中性词。

我们都是个人主义者。个人主义往前跨一步是什么?哲学家会强调个人主义不同于利己主义,可是两者的界线在哪里?个人主义是在不损害他人的利益前提下保证自己的利益,但是,如萨特所说,这个人人世界,不是我视你为物,就是你视我为物,是操纵与被操纵的关系,又如何真正达到双赢呢?合作不过是权宜之计,在很多时候,是没有这种权宜可行的。两者相较,两军对垒,这时可以采用尼采的强力意志吗?

那纪德为什么把这本以个人主义者为主人公的小说命名为“背德者”呢?

米歇尔与新婚妻子去旅行,他途中咯血,生了病,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恢复了健康,此时他感到健康的生命是那么可贵,他要好好享受这生命,享受他的人生。他本来是在宗教、学者家庭中长大,养成了刻板、无趣的生活习性,机械化地活着;如今,他仿佛死而复生般在大自然里流连,丢下怀孕的妻子夜夜跑出去与男性伴侣玩耍。他对她漠不关心,他努力隐藏这一点,却终究隐藏不了自己的真心,使得妻子郁郁成疾。直到妻子流产,后来又得了他先前患的肺结核,他们再次去旅行,他一边觉得内疚,用挥霍他的财产求得心理上的一点平衡,一边再也不能忍受这个对她养病最好的地方,拖着身体虚弱的妻子转去凄风寒雨的意大利。“我对她说,高山空气的滋补作用在她的身上已经完全发挥出来,现在最好下山去意大利,那里春光融融,有助于她的痊愈。我没有多费唇舌就说服了她,我本人更不在话下,因为我对这些高山实在厌倦了。”他不顾她的死活,甚至厌恶了她痛苦的表情,等她一睡着就偷偷地溜出去找那些流浪汉寻欢作乐。他回到旅馆,发现妻子“半坐在床上,一只瘦骨伶仃的胳膊紧紧抓住床头栏杆,支撑着半起的身子;她的床单、双手、衬衣上全是血,面颊也弄脏了;眼睛圆睁,大得可怕……”而他对她没有丝毫怜惜,只是恐惧,硬着头皮吻了她一下,他要去找人来抢救,“她的手却拼命地揪住我不放。哦!难道她以为我要离开她吗?她对我说:‘噢!你总可以再等一等。’她见我要开口,立即又补充一句:‘什么也不要对我讲,一切都好。’”“你总可以再等一等,不要丢下我,再等一等我就会死了。”她终于死了……他的冷酷把她送进了坟墓。

这是个人主义者带来的后果,所以纪德说这是“背德者”。

可是,什么是德?社会制度的规约吗?习俗规范的责任吗?人道主义的关怀吗?这一切怎么能约束得了我,我不是自由的吗,不是可以保有自我吗?由着我的喜欢——我厌倦了所有的规约,我就是想做个个人主义者,责任是人性的大敌。米歇尔不想要文化、礼仪、道德的束缚,他只想要真相,人类存在的真相——生活。“大家都谈论生活中的事件,但绝口不提那些事件的原因……他们生活,徒有生活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在生活”,偶然出现的梅纳尔克是在生活,过去和将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活在当下,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梅纳尔克独自一人,不为回忆而苦恼,不为将来而焦躁,他只注重此刻,把握瞬间,享受瞬间。他要绝对的自由,所以摒除一切牵绊。米歇尔羡慕这种生命之轻,但是他有妻子这个责任——或者对他来说是沉重的负担,所以梅纳尔克劝他去享受自己的“平静的幸福”。

从规约中挣脱出来,成为个体,可是这个个体又该何去何从?觉醒的米歇尔不能在众人所谓的“平静的幸福”中昏昏欲睡了。真正的人不是这样的,真正的人“是《福音》弃绝的那个人,也正是我周围的一切:书籍、导师、父母乃至我本人起初力图取消的人”。

他拿这个真正的人怎么办呢?拿他的欲望怎么办呢?

也许,当真理摆在面前时,你会觉得它并不可爱,真实的“存在”并不可爱,索伦·克尔凯郭尔说:“真实存在的东西只能是存在于个人内心中的东西,是人的个性,人是世界上唯一的实在,是万物的尺度,人即是个人的主观意识,但这不是感性、思维的意识,而是非理性的意识,是个人的心理体验。当个人处于心理体验这种意识中时,最直接、最生动、最深切体验到的是痛苦、热情、需要、情欲、模棱两可、暧昧不清、荒谬、动摇等的存在,它是纯主观性的、最基本的存在。”所以,真正的人并非就是可爱的,他凶残、自私、冷酷,他左右摇摆、没有诚信、暧昧不清、被情欲折磨,他,开始犯罪——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追求的还是这个“真”,拥抱残酷的真实,正视它,接受它,批判它,而不是畏惧它。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摘自《时间的灰烬》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14743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背德者·窄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背德者·窄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