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的理由

苏听风
2018-05-02 看过

在去泉州的动车上读的这本书。

广播站内播到了厦门北,书才读到一半。其实已经快读了三个小时了,按我正常的的阅读速度,好多的书一般在三个小时就读完了。张春的这本《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是一个例外。

动车在厦门北停了5分钟,我一下子就想起在2011年或是2012年和三个姑娘一起去厦门玩的情形。当时我们到厦门吃的第一个冰淇淋,是在一个叫“睛天见”的小店里卖的。

四个风华正茂的姑娘,好不容易出来旅行一次,吃吃喝喝走路跳跃都在拍着照。看到张春在这本书里写过好多来店里买冰淇淋的路人,当然,也有写到一二回老是拍照的客人。说不定其中之一就有我在内。

想到这一点,有些羞愧,也有一点开心。毕竟我们那么多年就有过交集了,因为晴天见,我并不止去过一次。

动车离开厦门北后,我收起了回忆,又翻开了书。读的有些难过,还在车上偷偷地抹了几回眼泪,生怕被人看见,即便满车都是陌生人,即便并不会有人注视过我。

这大概是我的怯懦之处,但我并不敢承认。张春却不是这样的。在书中,她大胆地承认自己的病情(还不止一种)。连自杀,都说过好几回,甚至非常自然地说出自己的失败、痛苦、胆小、挫败。

在有一篇里,张春写到:带着生病的经验生活下去,就可能获得局部自由。

这种勇气,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比如说我自己就没有。

看书的第三章:一种度过人生艰难的方法。最为难过。她写出的痛,我并不能体会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和苦,非常无能为力。有一种想做点什么,却无从下手的虚弱感。

书中每回提到自杀,我都会心中一惊,整个人变的紧张又不安。特别开心的是,一次又一次,张春都在这些难熬的日子里走了出来。为什么没有自杀呢?“因为有特别旺盛的生命力。”

“因为有特别旺盛的生命力。”

这是书中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

在书的最后附录中,有一篇演讲稿,叫《我为什么不想被拍成电影》。演讲中说有一个导演看上张春的第一本书《一生的某一个时刻》,希望拍成一个战胜抑郁过上快乐生活的电影,张春却拒绝了有可能名利双收的机会。

为什么没有接受呢?张春说:人们总是希望故事有美好结局,有病的人都康复,失去的可以再回来。事实不是这样的。我拒绝这个邀约,是因为生活不是童话故事,我不想无谓地成为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中的人,不想我和病友们被 廉价地解读,我不能停留在病这件单一的事情里,真实的生活仍然需要面对。

在动车走走停停的路上,读到这本书的字字句句,让我看到了那个叫勇气的东西。并努力让自己也具备拥有它的能力。

"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